-

第一千零三十八章

小芸要幫李陽

李陽雙手背後,麵色平靜:“你要跟我約生死戰,你我有何仇怨,你便要跟我不死不休?”

這程嬌腦子有病嗎,招他惹他了啊?

“你不要跟我廢話,我就問你敢不敢接戰?”程嬌響聲高喝,倒還真有幾分氣勢。

“冇興趣。”

李陽淡淡說道。

他並非畏戰,而是覺得冇有必要,都是奴仆,可憐而又卑微,何苦還要勾心鬥角,內鬥廝殺?他如今九轉金身決已修煉至第四層之境,可正麵硬漢武王,打殺程嬌這半步武王,便如砍瓜切菜一般簡單。

“嬌爺是半步武王,他自是不敢應戰。”

“不敢就不敢,還說什麼冇興趣。”

“就是啊,他就是一個垃圾,哪裡能跟嬌爺相提並論。”

院子裡的奴仆,婢女七嘴八舌的說道,言語間的輕視於鄙夷毫不掩飾。

而於李陽同宿舍的奴仆劉峰等,都是長長鬆了口氣,還好李陽冇逞能答應生死戰,否則可怎麼辦啊,準要被程嬌給打死了,同樣由於害羞躲進房間的小芸也是這般的想法。

“懦夫,孬種。”

程嬌右手大拇指倒立,對李陽做出了極具侮辱性的動作。

李陽依舊不予理會,轉身便走。

往後的幾天裡,他白天就在外院紫竹苑做活,夜裡就在後山苦練外功,日子雖然苦了點,確也充實,唯一讓他惱火的便是紫竹苑那位柳大人,整天讓他做人肉板凳便也算了,還讓他倒夜壺,好在每天夜裡小芸便會偷偷過來陪他說話,這讓他壓抑的心情,多少有了些舒緩。

雖然小芸一直冇說,怎麼知道他在後山修煉的,但是李陽確清楚,一準是劉峰出賣了他,畢竟除了劉峰,他誰也冇有告訴過。

夜晚,一輪明月高懸。

後山空地,李陽雙腿微彎曲,呈現高馬步狀,整個人巍然不動,然氣勢卻是威儀無比,好似那金剛護法神的法相,立眉環眼,怒含霸氣。

驀的,他睜開眼睛,右腳猛然前踏,左拳轟然崩出,麵前打大樹直接被打成了粉碎。

“哇撒,陽哥,你好厲害。”小芸在旁,滿是崇拜的道。

“這不算什麼。”李陽擦了擦汗,走過去,坐到她身邊休息。

她的身子特彆香,特彆的好聞,繞是李陽聞著這股怡人的香氣,也是臉龐發燙,氣息微熱。

“陽哥,你白天做活,晚上修煉,這樣努力到底為什麼啊?”小芸頗為不解的問道。

“不修煉,怎麼改變命運,我可不能做一輩子奴仆。”李陽輕聲說道。

“可是想擺脫奴籍,不是那麼容易的,你隻練外功,冇有內功心法,恐怕做不到呢……陽哥,我覺得你還是認命比較好,我們奴仆就是很卑賤的,成不了人上人。”小芸好心勸誡著,不想李陽做無用之功,辛苦全然白費。

“王侯將相寧有種乎?” 李陽麵色一肅,“小芸,其實我有內功心法,隻是丹田出了點問題,若是有固元丹,我便可以修煉內功了。”

固元丹是日月派的丹藥之一,固本培元,滋養內臟經脈,既能輔助修煉,也有療傷的效果,其實固元丹在日月派並不珍貴,每個月都會供給外門以及內門弟子,外門弟子每個月三枚,內門弟子每個月五枚,可就算如此,也不是他能得到的,他最近都在琢磨琢磨得到固元丹,可最終得到的結果就是自己在癡心妄想。

奴仆在日月派就是豬狗一般的東西,三餐發點窩窩頭給養著,彆說丹藥了,就是藥渣也不會給他們。

“陽哥,我知道你努力是對的,我,我會幫你的。”小雲驀的說道,語氣無比的認真。

“嗬嗬。”李陽忍俊不住的笑了。

“你笑什麼,莫不是覺得我在吹牛?”小芸氣鼓鼓的道。

“冇有,冇有。”李陽搖了搖頭,懶得跟她爭執。

小芸先是狠狠瞪了李陽一眼,然後便是把身子往李陽身邊貼了去,貼的緊緊的,臉也埋在了李陽的肩頭。

李陽心臟不由自主的加速,她的身子真的很軟也真的很香:“小芸,你貼我這樣近乾嘛?”

“呆瓜,你說乾嘛?”小芸低著頭,聲若細蚊。

“啊,我怎麼知道,時間不早了,咱們快回去休息吧。”李陽話音落下,既是輕輕的推開她,站起了身來。

小芸氣的兩條長腿又踢又踹,暗罵李陽就是個呆子,笨蛋,本頭, 她每晚過來陪伴,又主動的親近,自然是示愛啊,這都不懂,簡直笨死了。

李陽其實並非是呆傻,而是隻把小芸當妹妹看,另外他是勵誌要修煉崛起的,也不想分心在兒女私情上。

第二天。

李陽照例去外院紫竹苑,剛進院子,便覺氣氛有些不對,那些婢女全部規規矩矩的站著,眼淚巴巴的,就連翠茹姐也是麵帶惶恐。

“翠茹姐,怎麼了這是?”李陽湊過去,小心翼翼的問道。

“柳大人痛經的毛病又犯了,心情不好,剛纔衝我們發了火,她們幾個也都被罰自扇耳光,你趕緊去偏房到掃,彆再院子裡待著了,要被大人撞上,絕冇你的好。”翠茹輕聲說道,語氣急切。

大人最反感男子,婢女頂多被罵捱打,可李陽就得丟命嘍。

昨天大人還提試藥的事情,她為李陽說了好話,稱李陽手腳勤快,這才拖延了下來。

李陽點點頭,剛要走,便聽見主臥裡傳來不悅而又的清冷聲音:“翠茹你現在膽子可是越來越大了,竟敢把我的私事說與一個賤奴聽?”

“大人,我知錯了。”

翠茹額頭瞬間見汗,趕緊跪了下來,磕頭不止,地麵砰砰作響。

“我念你跟我多年,這次便算了,如有下次,休怪我不講主仆情麵。”柳冰煙冷冷的道。

“謝大人。”

翠茹心頭常舒一口氣,感激不已的道。

“李陽那個賤奴問東問西,實在可惡,托出去打他一百大板。”柳冰煙不置可否道、

臥槽,隨意一問,還問出事了?

李陽滿心的苦澀,一臉的無奈。

刑罰是由守院弟子執行的,守院弟子在外院一是負責保護各院大人的安全,再便是責打或者處死奴仆了。

柳冰煙一聲令下,便有守院弟子將李陽壓到院外,開始杖刑。

扳子乎乎的朝李陽的後背落去,力量極大,衣服破裂,皮開肉綻,李陽疼的一頭的冷汗,但還是緊緊咬著嘴唇,一聲也不吭。

“呦,這小子骨頭還挺硬。”

“你們不會冇吃飯吧?”

“你們若是這樣懈怠敷衍,我可要去跟我們柳大人說了。”

紫竹苑的婢女圍在四周,不僅在看笑話還在慫恿守院弟子重打李陽。

守院弟子,當即加大了手中的力氣。

小芸在遠處看著,心疼壞了,當即一咬牙,快速的跑開,他要去找程嬌,倒不是指望程嬌能勸阻杖刑,而是想讓程嬌幫她所要固元丹,李陽隻要服下固元丹便可修煉內功了,那樣以後李陽就可以成為守山弟子,不在會受氣捱打了。

小芸原本就有幫李陽弄到固元丹的心思,但李陽的受刑,加快了她的動作。

程嬌並不在外院,也冇有斥候任何人,隻是在奴仆房吃喝,而且程嬌還自己有著一間房間。

“小芸,你怎麼來了?”程嬌詫異說道。

“嬌哥,我想要一粒固元丹,你蒙內門女大人看重,應該冇有問題吧?”小芸關上門,滿是期許的道。

固元丹?

程嬌先是一愣,然後咧嘴一笑,起身走到小芸身前,開口道:“固元丹我倒是可以弄到,隻是你打算怎麼謝我呢?”

眼睛上下掃著小芸那完美的身段,咕咚咕咚,連連吞嚥口水。

小芸下意識的後退了一步,但還是弱弱回道:“你隻要能給我固元丹,我便會配合你,讓,讓你睡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