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零四十章

替小芸出頭

李陽走正門,直奔後山而去,日月派對奴仆峰的看管並不嚴謹,因為奴仆向來本份不敢深夜外出,在便是也從冇奴仆能跑出大青山脈去,大青山脈外圍駐紮了整整十萬守山弟子,堪稱銅牆鐵壁。

後山空曠無人,空氣煞是清晰。

李陽吞服固元丹,隻覺四肢百骸都暖洋洋的,有著說不出的舒適,他立馬盤膝坐下,雙手掌心虛下,舌頂上顎而不頂實,口似開似合,呼吸若有若無,兩肋開張,引氣上行,隻是當氣息引到心臟的位置時,便是滲透入了心臟,刹那間藥力銷售殆儘。

“怎麼會這樣?” 李陽一臉的驚駭:“我,這心臟定是鑽進東西了,否則絕不能跟我搶著吸收丹藥。”

其實他在月前,就感覺到心臟有詭異了,而此刻確是確定了,心臟裡蟄伏有未知的東西,而且這東西無形無質,似乎已經與他的心臟融為一體了。

震驚過後,便是極度懊惱於失望,原本他還指著固元丹修複丹田,恢複內力,從底層逆襲崛起,改變命運,現在看來,根本不可能了,照心臟裡東西吸收藥力的速度來看,哪怕在吞一百玫固元丹也喂不飽。

小芸雖然冇告訴他,怎麼得到的這固元丹,但他確也知道,小芸不會再有辦法弄到更多了,至於更上等的丹藥,他更是不敢想了。

死老天這是讓我一輩子隻能做奴仆了嗎?

李陽越想越窩火越不甘,揮拳便是砸向了麵前的巨大岩石,岩石炸裂,粉碎,煙塵滾滾。

這,這……

李陽當即愣住了神,目瞪口呆,他的外功修為明明昨日還隻能打樹,可現在儘然連岩石都能粉碎,力量提高一倍不止,這尼瑪到底怎麼回事,難道心臟吸收藥力,反饋給肉身了?

可這也不符合邏輯啊,固元丹隻是固本培元,滋潤內臟的,並無煉體之效,退一步說,就算有煉體之效,也絕不可能效果這樣大。

憑藉他現在的力量,絕對可以正麵硬撼初階武帝,這尼瑪簡直太離譜了。

李陽思索一夜,依舊不得其解,見天空放亮,隻能作罷,離開後山,走在山路上的他心情略有輕鬆,勿論如何固元丹還是提高了他自身實力於自保本錢的,也算有所收穫吧。

往後幾天裡,柳冰煙隨門中長老下山曆練,冇在紫竹苑,這讓李陽的日子好過了幾分,總歸冇有在捱打。

週日。

李陽來到紫竹苑後,發現婢女都不在,隻有翠茹一人,便是心頭一沉,暗暗道,莫不是柳冰煙那賤人回來了?

“翠茹姐,柳賤……柳大人是不是回來了?”李陽差點口誤,嚇出了一聲冷汗。

“李陽,你這是不要命了嗎,好在今天院子裡隻有我一人,否則就憑你對大人不敬這一條,你就得去喂狗了。”翠茹狠狠瞪了他一眼,厲聲說道。

“我,我隻是口齒不大清楚,柳大人高高在上,我不敢有絲毫不敬的。”李陽趕緊解釋。

“你也不必狡辯,我就當什麼都冇有聽見。”

“柳大人冇有回來,今天有內門大人過來交流聯誼,婢女都過去正殿幫忙佈置了。”

“你也得去,過去了小心點,多做事,少說話。”

翠茹淡淡的說道,語速不急不緩,她雖也是婢女,但由於自幼便跟著柳冰煙,氣質這塊還是有的,隱隱也有著上位者的氣息,也的確,日月派數千奴仆,她的地位算是上層了。

“是,翠茹姐,那那我這就過去。”

李陽應了一聲,轉身退出院子,徑直去往正殿。

正殿是外院最豪華的宅子,雕梁刻畫,奢侈華貴,占地也是碩大,足足三千平有餘。

男仆女婢都在忙碌,形色匆匆,那執管外院奴仆的管事張麗美,冷著張臉罵東罵西:“你們這些賤奴,都給我手腳放快點,一會內外兩院的大人就該到了。”

“張管事,我做些什麼?”李陽走過來問道。

“滾過去當人肉板凳去。”張麗美冷冷的道。

尼瑪,又針對小爺我。

憑啥這樣多人,就讓我做人肉板凳,跪趴在那裡,任人踩踏。

李陽滿心的不情願,神情略有不悅:“張管事,我前日剛受到杖刑,後背傷勢還未愈……”

“傷勢未愈怎麼了,有傷就能當爺了?你若不服從分配,我有權將你就地格殺。”張麗美麵色一沉,眼中凶光外露。

“還是讓他打掃廁所吧。”

這時彩雲冷不丁的在遠處喊了一聲,語氣不置可否。

“是。”

張麗美先是應聲,然後不耐對李陽吼道,“速去打掃廁所,彆再這裡礙我的眼了。”

彩雲是內門最顯赫人物唐沐霜的貼身婢女,她自是得罪不起,不過心裡真是有些奇怪,彩雲怎麼會幫李陽說話解圍?

打掃廁所雖然臟了點,但總比眾目睽睽任人踩踏,尊嚴儘失,強的太多太多了。

李陽也知彩雲是好意,隻是確怎麼也高興不起來,反正這種為人奴仆的日子,他是一天也不想再過。

這裡的廁所是男女共用的那種,小單間,獨立型和隱蔽性都非常的好。

李陽剛進來,拿起拖把,冇拖兩下,便是聽到一間衛生間裡,傳來了小芸的聲音:“嬌爺,你彆這樣,我,我上廁所呢。”

今天程嬌正式脫了奴籍,成為了守山弟子,地位已經非同一般了,因此小芸得尊稱其嬌爺。

臥槽。

這個程嬌也**的太渣了吧,人家小芸上廁所,他確鑽進去了。

李陽火往上湧,正要破門的時候,程嬌喝道:“小芸,你可是答應我讓我睡一次的,你這兩天老是躲著我幾個意思,不會是騙我的吧?我程嬌現在可已經是日月派弟子了,還有內門女人照著,你如果騙我,後果自己掂量。”

啥?

小芸竟然答應程嬌了,這怎麼可能呢?

難道平時表現出來的純潔都是表麵與偽裝嗎?

李陽不知為何,突然覺得心裡有些發堵,最近小芸經常陪著他,他已經把小芸當成妹妹了,確不料小芸不要臉,不自愛的女生。

既然小芸都答應了,李陽也不想管了,可小芸回道:“嬌爺,我真的不能配合你,我也不是要騙你,而是江混龍江大人不允許啊?”

“你少拿江大人來壓我,我不是三歲小孩,江大人若真還管你,你會找我索要固元丹?固元丹的珍貴你是知道的,我給你一枚,你陪我一次,對你來說已經很超值了。”程嬌冷笑說道,語氣明顯透著一絲不滿。

原來小芸是為了幫他要固元丹,才答應程嬌的。

李陽聽明白後,心頭的不滿立馬轉化成了深深的感動。

“嬌爺,你,你就放過我吧?”小芸哭著祈求道,徹底慌了,她打算的好好的,誆騙程嬌得到固元丹,然後在利用江混龍來讓程嬌知難而退,可現在被程嬌識破,硬是逼著她,這可怎麼辦啊?

那她真的不能陪程嬌啊,如果陪了程嬌,她就不乾淨了,再也不配和李陽在一起了。

“放過你?你想什麼呢,要麼你還我固元丹,要麼就賠我一次,彆跟我墨跡。”程嬌不耐煩的道。

“我,我哪有固元丹賠你,我,我出去了……”小芸趕緊道。

“你今天哪都不能去,我也看出來了,好好跟你說,你也不能乖乖聽話,我今天就在這裡得嘗所願,讓你知道知道我的厲害,哈哈……”程嬌哈哈笑道,一臉的猙獰,眼中透著股貪婪。

隨著,李陽聽到了程嬌解皮帶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