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保鏢們聽言,踹的更加賣力,就連被李陽打倒在地,爬不起來的那兩位也加入了群毆的行列。

他們要抓住機會,立功贖罪,剛纔太有眼不識泰山了,竟然敢上前和人家李先生動手?

徐爺口中的李先生必是護住周雪的李陽,這一點,場中無論是誰,都是十分清楚著。

“冇想都李先生這樣牛掰啊。”

“我原來還以為他隻是個普通醫生,被周總養著的小帥哥呢?”

“幸好今天有李先生在,要不然,我們可就慘了。”

天廣集團的一眾白領精英,紛紛對李陽側目,很是感慨的嘀咕著。

周雪也是詫異的看了李陽一眼,心裡暗暗道,真是不知道這混淡究竟認識多少大人物,交友到底有多廣泛?

李陽臉色淡漠,隻是上前兩步,迎上了快步走來的徐西林,於徐西林親切握手。

冇錯這徐爺,正是李陽前段時間救下的哮踹病發,命懸一線的徐西林。

徐西林之所以這樣快就過來,那是因為跟李陽約好了,徐西林辦理好出院手續,冇見到李陽,通了個電話就是找到了天廣集團來。

徐西林滿臉堆笑,和李陽很是熟絡的聊 了起來,弄清楚真相的徐西林更加的暴怒!

“好啊,果然在巧舌如簧,搬弄是非,打,照一夜的給我打,打完了送醫院,醫好了繼續打,耍大牌,不講信用,不懂得尊重彆人也就算了,還他孃的敢對李先生不敬?”

“徐爺,饒命,我也是爹媽養的啊,真的快要被打死了,徐爺,我下次再也不敢了嘛。”丁淩燕聲嘶力竭的求饒,痛哭不已,之前的囂張跋扈,趾高氣昂半點都是不剩。

場麵大快人心!

“再敢哭喊,擾了李先生清靜,直接丟進河裡餵魚。”徐西林厲聲道。

丁淩燕當真不敢在喊,咬著牙忍著疼,雙手死死護住臉。

“要不,算了吧?”周雪真有些擔心,照這樣下去會把她給打死,鬨出人命來。

“這位是?”徐西林看著周雪眼前一亮,娛樂圈裡向來不缺少美女,但能比的上週雪的真是不多。

李陽遲疑了下,一時之間竟是不知道該如何介紹了,妻子亦或者表姐?

周雪很是不滿的偷偷掐了李陽一把,俏臉微紅,開口道:“你好徐總,我是李陽的妻子,天廣集團的總經理周雪。”

徐西林愣了愣,真是冇有想到李陽已然結婚,難怪王娟多番主動相約,人家李陽都冇有迴應 ,真是可惜啊,我的好女婿冇了:“既然弟妹說了,我這個當老哥哥的自然要給麵子,都住手吧。”

保鏢們退後,丁淩燕倒在地上不停的抽噎。

徐西林看著就來火:“裝那可憐給誰看呢,收起你那一套,趕緊給我跪好。”

丁淩燕不敢不聽,連忙跪在了當場,心裡真是委屈到不行,暗暗道:“我現在可是真委屈啊,真不是在裝了。”

徐西林哼了哼:“弟妹啊,咱不讓她代言了,我這裡有份名冊,上麵有我旗下所有的藝人名單,一線二線,你隨便挑,挑好了我給他們打電話,讓他們明天找你來報道,至於代言費全免!”

立時就有隨行人員送上了名冊。

周雪接過,連忙致謝:“謝謝徐總。”

徐西林笑著擺了擺手:“不用謝我,要謝就謝我李老弟吧,等回家了燈一關,在我老弟麵前,熱情一些,奔放一些就可以了。”

周雪俏臉爆紅,實在不好迴應,隻是低頭翻著看名冊。

“周,周總,周姐姐,要不還是讓我代言吧,換人也挺麻煩的,我真的好想為周姐姐您做點事情呢。”丁淩燕低三下氣的道。

這如果換人了,自己可連彌補過錯的機會都冇有了,以後徐西林肯定不會在自己身上砸資源,捧自己,更加有可能會被封殺,淪落到冇有戲怕的地步。

周雪看都冇看她,現在要代言了?早乾嗎去了,等了你整整十天!

“丁小姐,我們公司的代言費,你是看不上眼的,那您可很忙呢,是冇有功夫搭理我們這些小人物的。”景助理有些記仇的在挖苦著。

“現在還提這些乾嗎?”丁淩燕雖然覺尷尬,但還是說道:“不會的,不會的,我,我一點都不忙,求周總答應我的請求,我給您磕頭了啊。”

“你在說一句話試試?”徐西林眼睛一瞪。

丁淩燕怕的要死,確還是磕了好幾個響頭,額頭一直貼著地麵。

周雪翻看著名冊,心頭十分震驚,好多大腕的照片資料都在名單上麵,不乏炙手可熱,家喻戶曉的存在,這昭然若揭著徐西林在娛樂圈的超然地位。

隻是好像有些男女比例失調,徐西林旗下的男藝人比較多,一線二線那有好幾位,女星確很少了,隻有六七人,還普遍在四線左右徘徊,丁淩燕這三線藝人已經算高的了。

好在有一人,讓周雪十分滿意。

“徐總,這位也免費嗎?”周雪走到了徐西林跟前,指了指第一頁的照片。

“我說了免費肯定免費……呃,你竟然看上了這位?”徐西林麵色一僵。

“徐總,不會是那種說話不算的人吧?”周雪有些將軍的味道。

徐西林苦笑了下:“弟妹,這不是免費不免費的問題,她可是超一線,家裡背景又硬,根本不聽我的,也從來不給商家代言,弟妹,你還是換個人選吧,人氣天後就算了,選一些知名男星就好。”

周雪搖了搖頭:“徐總,我們天廣集團對代言人的定位,是青春時尚,可以領銜時代潮流的女性……”

李陽有些好奇,也湊過來在看,一看之下竟是覺得有些眼熟,但要說是誰,一時半刻真是想不起來。

“還是我來代言吧,我最合適了,求周總給我機會。”丁淩燕一直豎起耳朵在聽著呢,聽到這裡神情一震,連忙說道。

“那要不,就還讓丁淩燕來吧?”徐西林試探的問著。

丁淩燕喜上眉梢,爬到了周雪跟前,直接抱住了腿:“周總,求求你了,您看上的 那位真的不會出麵代言的……”

“誰說我不會啊?”門外一個清脆的聲音響起,隨著一道靚麗的身影,搖拽生姿的走了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