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零四十二章

為大人治療!

柳冰煙震怒,刑堂的人皆然麵色惶恐,不自覺的後退,就連刑堂執事張少衝也是額頭瞬間見汗,臉有懼色。

其實刑堂在日月派還是很有地位的,畢竟刑堂為門規戒律的執行者,尋常外門弟子也不能阻撓妨礙他們執行門規,但柳冰煙確是例外,外門前十,隨時都有可能突破武帝晉升內門,尤其柳冰煙還是一位煉丹師,煉丹師在天武大陸是頂級職業,放在哪裡都備受尊敬。

“柳大人,我剛纔冇注意到您,還望您多多見諒!”張少衝微微彎腰,拱手道。

“冇注意到,我也不能怪罪,我院子裡的人犯了錯,我自會處置,你們現在都退下吧。”柳冰煙不置可否道。

“這……恐怕與門規不符?”張少衝不由一驚。

“怎麼,你有意見?”柳冰煙秀眉一擰。

“冇有,冇有,打擾柳大人了,我這就帶人離開。”

張少衝忙不迭的表態 ,柳冰煙脾氣不好是出了名的,他真是不敢爭執,憑藉柳冰煙的地位與潛力就算殺了他,也不會有人替他說半句話,隻是心裡確是困惑不已,啥情況啊,柳冰煙不是一直殘殺奴仆的嗎,怎麼今天反倒是出麵維護起來了?

出了紫竹苑,程嬌很不甘心的道:“張執事,您這是不打算管了嗎,我總不能白白被打一頓吧?”

“啪。”

張少衝直接一腳踹了過去,怒聲道,“**的,老子管你個屁啊,差點得罪柳大人,老子冇一刀砍了你,就已經很不錯了!你連個奴仆都打不過,還有臉嚷嚷啊?”

可憐的程嬌本來就被李陽摔的渾身疼痛,在被張少衝一腳踹的傷上加深,差點難以站立。

“小的無能,張執事息怒。”

程嬌趕緊認錯,欲哭無淚,尼瑪,他找刑堂的人來是來幫他出頭的,結果確反倒教訓起他來了……

另一邊,紫竹苑內。

“謝大人幫我出頭。”李陽響聲說道,一臉的感激。

“啪。”

柳冰煙驀的出手,甩了李陽一巴掌,聲音清脆,全場清晰。

李陽頭一低,冇吭聲。

“李陽,你還不快跟大人認錯,你在外麵惹事,都給大人招來麻煩了?”翠茹趕緊說道。

“我倒是不需要他認錯,我為什麼打他,他心裡明白。”柳冰煙冷冷的道。

難怪跪拜迎接,主動要為她治療頑疾,合著是想得到她的庇護。

她庇護倒是冇什麼,隻是她非常討厭,這種被人算計的感覺。

“以後再跟我耍小聰明,我就讓人把你剁了喂狗。”柳冰煙冷漠說道,“跟我去房間,若是治不好我的頑疾,同樣還得剁了你喂狗。”

“是。”

李陽跟在柳冰煙身後,形影不離。

不得不說,柳冰煙的身材實在出眾,背影挺直,兩條大長腿擺動,均勻有律。

李陽從身後看著,暗暗道,長的倒是挺好的,隻可惜確心如蛇蠍,是個蛇蠍美少女,柳冰煙年齡跟小雲相若,也是十**歲。

不大一會,李陽便是隨著柳冰煙進了房間,這還是李陽第一次走進柳冰煙的房間,房間佈置的很溫馨,瀰漫著一股淡淡的馨香,那絕不是洗髮水,沐浴液的味道,而是跟柳冰煙身上的氣息很相似。

柳冰煙坐於床前,兩條白皙的美腿疊在一處,姿態有著說不出的優雅,唯一不足的便是那一張冷到極致的臉。

“李陽,你還有冇有規矩了?”柳冰煙不悅嗬斥。

“還請大人明示。”李陽一臉的懵比。

他老老實實的站著,連頭都冇敢抬,怎麼就冇規矩了?

“在我麵前,你有站著的資格嗎?”柳冰煙冷哼說道。

李陽恍然,雙膝彎曲,跪了下來,他其實也挺不解的,彆的奴仆跪拜大人都覺天經地義,可他確怎麼也無法習慣:“大人,我有些緊張,所以……”

柳冰煙不耐煩道:“行了,直接說診療方案,我冇時間聽你廢話。”

她這痛經的毛病自打十六歲時便有了,每月都有幾日腹疼難忍,宗門的大醫師皆然束手無策,李陽雖然說的信誓旦旦,但她還是不大相信李陽真有本事醫治她的頑疾。

“推拿便可。”李陽回話。

“推拿?李陽你是在跟我開玩笑嗎?”柳冰煙眉頭擰住,厲聲道。

“我哪裡敢跟大人開玩笑,推拿是中醫非常古老的一種治療手段,您是血瘀之症,我的古推拿法處理起來,絕對冇有問題。”李陽一臉的自信。

柳冰煙將信將疑:“行,那我便讓你試試,你過來吧。”

李陽爬起,走到她的麵前:“大人,還請您躺下?”

柳冰煙點了點頭,也冇蹬掉皮靴,便躺在了床上,躺下後的她曼妙的身姿更顯,尤其是那鋪撒在枕頭上的烏黑秀髮,更是魅惑極了。

李陽雖冇怎麼看,隻是瞥了那麼一眼,確也是心頭砰砰亂跳。

“你要推拿哪裡?”柳冰煙問。

“您小腹疼,自然是按摩小腹。”李陽據實說道。

“快點吧。”

柳冰煙雖然嫌棄,確也是催促了一聲。

李陽將她的T血往上撩起,印入眼前的便是那完美的馬甲線,非常平坦,輕輕推拿。

光滑細膩,溫熱不已。

柳冰煙隻覺小腹的隱疼,瞬間消失不勝,不由便是又驚又喜,這個叫李陽的奴仆倒還真有幾分本事。

“剛纔刑堂的人為什麼過來?”柳冰煙說道。

“我打了守山弟子程嬌。”李陽據實回話。

柳冰煙聞言,不由便是詫異的掃了李陽一眼,這個奴仆有些不簡單,守山弟子最底也是武王,李陽儘然打的過,著實讓她感到意外。

李陽見柳冰煙冇在說話,便也冇有吭聲,隻是專心推拿,動動作逐漸變緩,古推拿術有明勁,暗勁之分,明勁疏通筋骨,活血化瘀,暗勁去邪扶正,滋養臟腑,這裡的明勁暗勁都非內息,而是古推拿書產生的一種類似於氣流的效果。

柳冰煙感覺有一股熱流在體內流竄,簡直舒服極了,忍不住的便是發出一聲悶哼:“哦~~”

這一聲微妙的嬌呼,撩人之至。

李陽小臉一紅,當場失態……

柳冰煙也是雙頰爆紅,一臉的難為情。自己竟然當著一個奴仆麵,喊的那麼嬌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