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零四十三章

賞賜!

柳冰煙流露出了女孩特有的嬌羞,李陽看在眼裡,心頭不禁一蕩。

四目相對。

柳冰煙眼神明顯在躲閃,不敢與李陽對視,隻是很快便恢複了以往的冷若冰霜:“你個狗奴仆,看什麼!”

“對不起大人。”

李陽忙的收回目光,低頭推拿。

約莫半個小時後,李陽停止了推拿,撤步後退:“大人,我已經幫您活血化瘀,打通了淤症,您的痛經已經好了。”

柳冰煙點了點頭,起身端坐:“我的確不疼了,你治好了我的頑疾,我理應獎賞你,你想要什麼就說吧?”

李陽喜出望外,但還是說道:“我給大人醫治都是應該的,不敢奢求賞賜。”

嘴上這樣說,心裡想的確是,如果柳冰煙能賞他一些丹藥便好了,上次小芸給他一枚低階的培元丹,便讓他實力暴漲,他十分迫切的想要得到更多的丹藥來提高自身實力。

“倒是挺會說話的,不過該賞還是要賞你的。”柳冰煙用一種居高臨下的口氣說道,“我現在便給你賞賜,就賞你一個跪下來給我添鞋的機會吧。”

啥?

尼瑪,這哪裡是賞賜,分明就是侮辱啊。

李陽下意識盯住了她的皮靴楞住了,那李陽怎麼也冇想到幫柳冰煙治好了頑疾,什麼好處冇撈到,反而要麵臨極大的侮辱,這個女人太尼瑪太不是東西了。

“怎麼,你不願意?你可要知道給我添鞋那是你莫大的福氣。”柳冰煙精緻的嘴角微微一翹,冷哼說道,“你立刻給我跪下來,把我鞋添乾淨,不聽話會是什麼後果,我想你不會不知道。”

“我恐怕不能消受這份福氣。”李陽忍不住火的,頂了一句,“大人想罰便罰,想殺便殺便是。”

他雖是奴仆,確也要尊嚴,他實在做不到這樣被人欺辱踐踏。

本以為柳冰煙必會大怒,命人將他給他剁了,豈料柳冰煙竟是咯咯的笑了起來。

“有點骨氣,倒像是個男人。”

“罷了,你個卑微的賤奴,本也不配給我添鞋。”

“既然你給不部要臉,就退下吧。”

柳冰煙話到最後,不耐煩的擺了擺手。

李陽暗自鬆了口氣,剛走到門前,就聽柳冰煙說:“今天的事情不準說出去,如果我聽到有什麼風言風語,你就隻能喂狗了。”

“是。”

李陽應了一聲,躬身退出,心裡確有些困惑,不知柳冰煙指的到底什麼事情,是醫治頑疾,還是過程中柳冰煙悶哼,想到悶哼,他不由便是呼吸急促,氣息微熱,不得不說,高高在上的女大人喊的還真是好聽。

柳冰煙等李陽退出,就是用力剁了一腳,整個人都顯得極為羞赧。

”大人,莫不是李陽冇醫治好您?”翠茹推門而入,見柳冰煙麵色怪異,便是問詢道。

“倒是治好了。”柳冰煙淡淡應聲。

“恭喜大人,那敢問大人,今天還要拿李陽試藥嗎?”翠茹試探,上次柳冰煙提試藥,她為李陽拖延了幾日,而今天已經是最後期限。

“我聽聞李陽隻是得罪了內門的王石才被針對,本也冇有犯錯,既然不是必死的罪奴,還是算了吧,你現在去一趟奴仆房,找趙廣俊要幾個罪奴拿來試藥便是,另外你在告訴趙光俊一聲,李陽治好了我的頑疾,讓他掂量掂量。”柳冰煙不置可否道。

她也並非不懂感恩的人,隻是讓她對一個奴婢當麵表達感激,她還是做不出,尊卑觀念在她的腦中早已經成型紮根。

這邊翠茹受命前往奴仆房,而李陽則是被院子裡的婢女圍著。

“陽哥,合著你竟然是醫師,你看你也不早說?”

“就是啊,你都能治好大人,真是了不起,我真是太崇拜你啊。”

“陽哥,以前我言語不當,多有得罪,你可千萬彆往心裡去。”

婢女們七嘴八舌的說道,各各聲音甜膩,親切不已。

“各位姐姐,你們喊我陽哥,我可承受不起。”

李陽不禁心裡發出一陣冷笑,這種從狗奴仆到陽哥一般質的飛躍,真是讓他覺得暢快。

“哎呀,陽哥!”

“陽哥,哥哥,你隻要能原諒我,你要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這還不行嗎?”

“彆那麼小氣嘛。”

院子裡的婢女年齡都比較大,也都經曆過人事,因為格外放的開,為了於李陽緩和關係,不惜撒嬌,甚至還有大膽的直接往李陽身上蹭著。

李陽實在招架不住,小臉通紅,手足無措,隻是心裡真是覺得有些好笑,這些婢女隻當他成為了柳冰煙麵前的紅人,確是不知實際上他狗屁都不是,剛纔還被柳冰煙逼著跪地添鞋呢。

晚上回到奴仆房,同宿舍的室友們也是一臉的喜悅。

“陽哥,你這下成名了。”

“就是啊,治好了柳大人,這太了不起。”

“陽哥,你以後有柳大人照著做靠山,就冇人敢欺負你了。”

李陽揹著雙手,默默不語。

他的確想找柳冰煙做靠山,隻是柳冰煙心如蛇蠍,喜怒無常,想指著庇護他,恐怕是不大可能。

“小芸,你好大的膽子,誰允許你進來男院的?”趙廣俊在院外厲聲吼道。

“我,我……”

小芸臉色蒼白,瑟瑟發抖,她已經惹了程嬌,本就處境不妙,若不是太想見李陽,也不會冒險過來,本以為趙廣俊不會在,冇想到確麵對麵的撞上了,被抓了個正著,婢女未經許可,私進男院可是死罪。

“趙廣事,小芸妹子過來探視我,還請您行個方便?”李陽忙的走出來說道。

“好說,我什麼都冇看見。”

趙廣俊笑嗬嗬的道,甚至神情還有些諂媚。

“謝了。”

李陽拉住小芸便往屋子進。

趙廣俊望著李陽的背影,喃喃道,這小子真是命硬,幾番針都冇弄死他,反倒是讓他攀上了高枝,算了算了,以後還是對這小子客氣一些吧。

畢竟程嬌一個外門弟子,李陽打了都冇事,他一個奴仆房的管事,更是招惹不起李陽了,更何況柳大人還親自命人過來傳了話,警告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