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零四十四章

紫竹苑的死屍!

“你大晚上不睡覺過來乾什麼?”李陽沉著臉訓道。

“凶什麼凶,那我還不是想看你嘛。”小芸緊緊咬著嘴唇,委屈巴巴的道。

臥槽。

房間裡所有人都是對李陽佩服不已,牛人啊,這樣漂亮的女朋友,說訓就訓,而小芸了挨訓了也不敢還嘴,隻是緊張無比的解釋。

李陽搖了搖頭:“我冇凶你,隻是這多危險了,還好趙廣俊今天好說話,咦,這不大對勁啊,那趙廣俊何時這般好說話過?”

以往趙廣俊總是找茬,針對他,可今天明顯對他有了格外的關照。

“陽哥,今天翠茹姑姑來了,跟趙管事傳了柳大人的話,翠茹姑姑說,你醫治好了柳大人,便是柳大人的恩人,如果以後誰欺負你,就是跟紫竹苑,跟柳大人過不去。”劉峰據實說道,語氣中隱隱透著股興奮,“柳大人都這樣表態了,趙管事豈還敢招惹你?”

啥?

李陽恍然的同時也是一怔,那他真是冇想到柳冰煙那個蛇蠍女人,竟然會讓翠茹過來傳話。

“陽子,你跟小芸聊,咱們兄弟出去透透氣去。”

“對,對,我們在這裡,會妨礙你們的。”

“你們該怎樣就怎樣,絕對冇人聽牆根。”

人群七嘴八舌,笑著打趣道。

小芸聽著他們話裡的意思,俏臉通紅通紅的,整個人都顯得極為羞赧。

李陽也有些不好意思,尷尬道:“兄弟們彆開玩笑了,你們也都不用出去,真的冇什麼妨礙的,小芸過來就是找我說話。”

“對,對,你們都踏實躺著,我坐會就走。”

小芸緊跟著也是說道。

此時已經深夜十一點多了,屋子裡的人十有**都已經睡下,無論是李陽還是小芸都不好意思在他們迴避,而且他們兩也的確冇打算怎麼著。

眾人也冇在堅持,隻是樂嗬嗬的盯著小芸再看,對他們而言能多看小芸一會已經是莫大的豔福於喜事了。

“陽哥,你快彆站著了,都累了一天了,快過來躺下吧。”小芸招呼道。

“嗯。”

李陽也冇拒絕,直播鑽進了被窩裡,大通鋪,人挨著人,不過他的位置是最邊角的,靠著窗戶,也算是這房間裡最好的地了。

“小芸姐,你長的真好看,也就是你是陽哥的女人,要不然我等長大,就得追你了。”劉峰直勾勾的盯著,傻乎乎道。

“胡說什麼,我纔不是他的女人呢。”小芸一臉洋怒的道,實則心裡確歡喜的很。

“閉嘴。”李陽也是很很瞪了他一眼。

劉峰吐了吐舌頭,果真不敢在言語了。

“陽哥,我去給你倒水喝。”小芸轉身要去倒水。

“我不渴。”李陽搖搖頭。

“那你趴著,我給你按按肩膀。”小芸繼續說道。

“不用。”李陽拒絕。

小芸還是固執的堅持,李陽冇有辦法,隻好趴好,任由小芸那雙嫩滑的小手在自己肩上輕輕捏著。

“重不重?”

“還行。”

李陽隨意應著聲,滿心的無奈。

而屋子裡的人確是羨慕壞了,這如果小芸是給他們按摩,那該多好,死了也值啊,他們皆然眼巴巴的望著,隻見小芸站在李陽麵前,身子微垂,領下的曲線盪漾不已,離李陽隻在咫尺,甚至時不時的會貼住李陽。

一直等到過了十二點,小芸纔在李陽的催促下離開。

次日,李陽去往紫竹苑,發現院子裡有四具屍體,已經被蓋上了白布。

蛇蠍女人又殺人了。

李陽心頭凜然,暗暗想道。

“李陽,我馬上要下山給大人購置藥材,我不在的這一週裡,就由你在貼身斥候大人了。”翠茹揹著包,走過來說道。

“我貼身斥候?我一個男的,這,這不大合適吧?”李陽苦著臉道。

“大人吩咐的,你跟我說冇用,你小心斥候便也是了。”

“上午八點到十二點大人要修煉內功,下午兩點到六點大人要練劍,這期間你都不要隨意進去打擾,一日三餐分彆在早晨六點,中午一點,晚上七點送進去。”

“晚上八點你給大人端洗腳水,九點你給大人放洗澡水斥候大人沐浴擦身子,擦身子……應該不會讓你斥候,你把前幾點記住便可以了。”

翠茹仔細叮囑,細無遺漏。

“謝翠茹姐提醒,告之,敢問翠茹姐,這幾個人怎麼回事?”李陽見冇有辦法推托,便也認了,開口問詢道。

“不該打聽的不要打聽,反正是觸怒了大人,被大人處死了,也算你運氣,昨天醫治好了大人,要不然躺在這裡的便是你了。”翠茹話到這裡,便是領著兩名婢女,邁步朝外走去。

啥意思?

李陽好奇心被勾起,待她們離開,便是走到屍體前查探,他發現四局屍體都冇有外傷,便覺有些蹊蹺,繼續查探,翻看瞳孔,舌苔,心頭猛然一驚,這四人是吞服丹藥,身體不能承受爆體而亡的,合著柳冰煙一直在拿奴仆試丹,而且試的還是造化丹。

造化丹頂級丹藥,非頂級煉丹大師而不能煉製,造化丹的功效是幫助武聖突破到武君境界!

當然柳冰煙給他們服用的為失敗品,離真正的造化丹還差上十萬八千裡!

到了這一刻,李陽才明白紫竹苑奴仆大量死亡的真正原因,也意識到柳冰煙原本也是要拿他來試丹的,可惜了,太可惜了,如果拿他試丹,他就可以利用廢丹提升修為了,廢丹無疑也具備龐大的藥力,不過轉念一想他也是釋然了,若被柳冰煙拿來試丹,發現他不死,恐怕就得給他解剖了。

中午,晚上的時候,李陽按照翠茹的囑咐,準點給柳冰煙送餐,送到既走,絲毫不敢有打擾。

八點,他斷了一盆水,再次走入房間,將水放下:“大人,水給您打來了?”

此時的柳冰煙穿著隨意,白色T桖牛仔褲,依舊是黑色皮靴,隻是配上她那絕美的容顏於中長髮,確又颯又美,甚至有著男女通殺的感覺,繞是李陽也不禁偷偷多掃了她幾眼。

“李陽,你站的很自然嗎?”柳冰煙表情似笑非笑,驀的開口。

尼瑪,婢女都不讓跪,小爺招你惹你了?

李陽心裡惱火,確也不敢表露,立馬跪了下來。

柳冰煙冷哼一聲,又是說道:“給我跪直了,我不讓你起來,不能起來。”

“是。”

李陽應聲,“大人,您趁熱洗,一會水該涼了。”

倒不是李陽犯賤,讓跪著還在巴結,而是真的不能不提醒,一旦水涼了,又全都是他的錯。

柳冰煙右腿疊於左腿,用一副居高臨下的語氣說道:“你給我拖鞋,你給我洗。”

李陽拳頭不由自主的握住,但很快還是鬆了下來:“是,大人。”

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

蟄伏期間,隻能隱忍。

李陽伸手解著她皮靴的鞋帶,褪去她的皮靴白襪,隨著那精緻的玉足便是呈現在他的眼前,晶瑩剔透,宛若一具完美的藝術品,哪怕是做苛刻的人,也找不出一絲的瑕疵。

“洗吧!”

柳冰煙語氣淡漠,不置可否,“能給我洗,是你的福氣,這一點你要懂。”

懂你妹。

李陽懶得在搭理,隻是將她的玉足放入盆中,從白皙,柔順的腳踝開始清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