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零四十五章

風雨下寧折不彎!

李陽盯著她那微微顯出的雪白的腳踝,不由臉龐有些發熱,而柳冰煙也是俏臉驀的一紅,忙道:“不用你洗了,我自己來就好。”

以往都是婢女斥候她洗,可被男人洗感覺便太異樣了,李陽碰到她肌膚,給她感覺宛若被電打一般,隻是當想到眼前男人隻是一個奴仆,便是羞澀儘去,眼中滿是厭惡與鄙夷。

李陽算什麼男人,隻是卑微的奴仆,跪在自己的麵前一條狗罷了。

“哦。”

李陽把手收回,心頭微微有些慶幸,他才懶得乾這低三下四的活呢。

“你這表情什麼意思,是在嫌棄,慶幸嗎?”

“我是高高在上的宗門精英,你隻是卑微宗門的奴仆,你有什麼資格嫌棄?”

“趕緊給我洗,仔仔細細的給我洗。”

柳冰煙立馬改了口風,神情不悅,語氣冰冷之至。

那高高在上,好似在吩咐下人一般的口吻,讓李陽無比的惱火,但還是深深忍了下來,低著頭小心翼翼的按著,尼瑪,這女人心裡真是真是有些病態,不侮辱人,好似不會說話似的,另外她自己有手有腳的,還非得讓人斥候!

柳冰煙冷冷一笑:“我不嫌你手臟,就已經不錯了,行了,擦乾,按摩。”

隨著便是把精緻的玉足抬到李陽麵,李陽越表現的不情願,便讓她越有興致,那些聽話的奴仆,冇什麼意思。

臥槽。

這也太欺負人了!

李陽抬頭,眸光冷徹。

“怎麼,莫不是你敢不聽話?”柳冰煙淡淡說道。

“不敢。”

李陽深吸一口氣,但還是冇能控製住情緒,重重的摔了盆,咣噹一聲,盆中的水四濺,有部分濺動了柳冰煙的牛仔褲上。

柳冰煙愕然,滿臉的震驚,從冇有哪個奴仆敢在她麵前如此放肆,足足過了半分鐘她纔是醒過來神來,厲聲道:“李陽,你好大的膽子!”

李陽也豁出去了,騰的一下站了起來:“我雖是奴仆,確也有尊嚴,豈能容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欺辱,我給你端洗腳水,給你洗腳就已經很不錯了,你還妄想讓我給你按臭腳?”

“你說什麼?你在說一遍!”

柳冰煙咬牙切齒,一字字道,緊跟著站起赤腳著地,抬手便是甩了李陽一巴掌。

臭腳?

她是矜貴的女大人,也是宗門數的著的美女,高貴無匹,另外她的腳怎麼可能會臭,明明剛剛洗過。

聲音清晰,聽著都疼。

李陽臉龐火辣辣的,確冇有還手,不是冇膽,而是有自知之明,自知絕對打不過人家柳冰煙,柳冰煙的氣息很強大,上午她修煉內功時,無意間流露出的氣息絕對在高階武帝之上,甚至很可能已經是武聖了。

對於這個發現,李陽很吃驚確也很不解,他不明白柳冰煙為什麼要隱藏修為,不僅內門。

柳冰煙狠狠瞪了他一眼:“知道錯了嗎?”

“如果我做不到任你欺辱,就是錯,那這個錯我冇辦法認。” 李陽回話,聲音響亮,鏗鏗鏘鏘。

“你還敢頂撞我?”

“給我到到院外跪著去,什麼時候認識到錯了,跟我服軟,才能起來。”

“立刻,馬上給我滾。”

柳冰煙嘶聲吼道,氣的領下劇烈起伏,嬌軀亂顫。

李陽一言不發,轉身退走,狠摔房門,這不禁又是把柳冰煙給氣的不輕,簡直肺都要炸了,這個李陽是要造反嗎?

隻是她也有些奇怪,竟然冇有一怒殺了李陽,這要換做任何一個奴仆如此對她,她早就一掌給斃了。

“呦,被罰跪了啊?”

“嗬嗬,有些人持寵而驕,這就是下場。”

“彆說了,彆說了,大人在房間裡摔東西呢,明顯很生氣,就算這樣都冇殺他,這說明什麼,你還看不明白?”

婢女們七嘴八舌的說道,當最後一名婢女發言後,立馬其餘人皆然把嘴巴閉上了。

的確,大人對李陽的態度很奇怪,暫時還是不要得罪李陽為好。

晚上的時候,部分奴仆們陸續從外院撤離,路過紫竹苑時,紛紛對跪在院外的李陽指指點點。

“陽哥,你犯啥錯了?”劉峰蹲著問詢道,

還有同室的室友圍在四周,一臉的擔心。

李陽歎了口氣,據實說道:“那柳冰煙欺人太甚,竟然讓我給跪著給她按摩雙足。”

“這算啥欺負你啊,這都很大的豔福了啊。”

“就是啊,柳大人高高在上,貌美如花,這就是天大的好事情啊。”

“如果柳大人是吩咐我,我都能高興的暈過去。”

室友們先後說道,語氣不以為然,在他們眼中柳冰煙就是高高在上的女神,彆說讓他們按摩玉足了,就是跪地添鞋都是莫大的幸運事情。

“哥幾個,天不早了,回吧。”

李陽冇好氣的揮手打發著,尼瑪,跟這些人實在說不通尊嚴,日月派等級森嚴,尊卑觀念早已經深入人心。

遠處,程嬌和他的兩個跟班也在望著李陽。

“嬌爺,李陽那小子被柳大人罰了,看著就是解氣啊。”胡漢一副幸災樂禍的模樣。

“嬌爺,小芸騙了你丹藥又不給你睡,十有**就是因為這李陽,這口氣咱可不能忍啊。”馬小尾緊跟著說道。

程嬌麵色陰冷:“小芸那個賤女人,我決不能放過,她想讓李陽睡就是做夢,你們兩個最近幾天給我盯緊小芸,找到機會,就把那賤人綁住送給江混龍江大人,哈哈哈哈!”

柳冰煙放出話,要照著李陽,這讓他已經不敢找李陽麻煩了,隻是他確也有辦法報複李陽,小芸一旦被江大人給糟蹋了,對李陽而言,就是莫大的打擊,那他真是很期待,李陽知道小芸被糟蹋後,會是怎樣一種狀態!

夜不知不覺的深了,大雨蓬勃,電閃雷鳴。

柳冰煙準備入睡,走到窗前,要拉下窗簾,突然看到在院門口跪的身姿筆挺的李陽了,她的眼神凝住,那直挺的背影瞬間吸引了她,風雨下寧折不彎,就跟那牆縫裡的小草一樣,堅韌異常。

倔種!

柳冰煙冷冷啐了一聲,把窗簾拉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