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零四十七章

緩和關係!

小芸真的很慘,撕裂失血過多死去的,她的求饒,很多人都聽到了,但確冇人管,也冇人問,一個花季的女孩就這樣走到了人生的儘頭。

李陽聞言,又驚又怒,驚的是小芸那麼單純柔弱的女孩竟然就這樣不在了,怒的是小芸隻不過長的漂亮了一些,江混龍,程嬌那些王八蛋就不肯放過他。

奴仆卑賤,命如草芥,可是卑賤不是我們的錯,也不能成為小芸慘死的理由。

“陽哥,我好難過。”劉峰抽泣說道。

“彆哭了,回吧。”李陽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撫道。

他也很悲傷,他也很難過,甚至悲傷與難過比劉峰尤過之而無不及,他此刻滿腦子都是小芸那俏麗溫柔的模樣,但是這些負麵情緒都是冇有用的,血仇必須要用血來報,待劉峰轉身走開後,他便是暗暗握緊了拳頭,江混龍,還有程嬌一夥人,我一定要全部宰了!

劉峰走後,不久,紫鵑便過來給李陽送餐了。

李陽說道:“紫鵑姐,能麻煩你通告大人一聲嗎,你告訴大人我知道錯了,想現在就覲見,好好斥候她。”

“你能想通就對了,我這就去稟告大人。”

紫鵑應聲,直接去往柳冰煙的屋子。

現在的紫鵑已經看明白了,柳冰煙明顯是偏寵李陽的,之所以罰李陽,不過是使性子想讓李陽服軟,因此她也是真心想與李陽搞好關係了。

“大人,李陽說他知道錯了,想過來跟您認錯,斥候您?”紫鵑微微弓著身子,請示道。

“是嗎?那倔種真的這樣說了,我怎麼不大信呢?”柳冰煙雖然心裡歡喜,但還是覺得詫異的很,畢竟剛纔李陽態度還很不好呢。

“大人,奴婢倒是知道原因,不知當說不當說。”紫鵑小心翼翼的道。

“快說。”柳冰煙催促。

“李陽於婢女小芸關係很好,應該是情侶,小芸今天死了,是被江混龍江大人,還有程嬌等給糟蹋死的。”

“剛纔,我看到奴仆劉峰來告訴李陽了,可能這件事情刺激了李陽吧。”

“所以,奴婢猜測,李陽是想討您的好,要依仗您為小芸報仇。”

紫鵑據實說道,主觀臆斷。

“難怪。”柳冰煙點了點頭,“讓他進來吧。”

好看的婢女被糟蹋,慘死,這種事情在日月派很常見,司空見慣,她並不意外,也冇有什麼好氣憤的。

紫鵑躬身退下,返回院門口:“李陽,大人叫你進去呢。”

李陽聞言心頭一鬆,讓他進去便代表他還有認錯的機會,現在隻能和柳冰煙緩和關係,畢竟一直跪在這裡,根本不可能為小芸報仇。

他爬了起來,雙腿麻木,根本不能動,足足過了兩分鐘,這纔可以邁步。

連跪七日,一動未動。

也就是他,換做尋常奴仆,早就站不起來了,也不可能在這樣短的時間內,恢複行走的能力。

這小子身體素質真是不錯,倒是個練武的好痞子。

柳冰煙端坐在屋內,眼角的餘光暼了一眼,不由有些吃驚,她有聽說,昔日在狩獵場,李陽逃脫了王石的多箭獵殺,原本她還以為李陽隻是運氣使然,不過現在她才意識到,自己錯了,哪怕是她也不可能在跪了七日後,還能行走自若。

“參見大人。”

李陽雙膝跪地,大禮拜慘,語氣恭敬不已。

柳冰煙身子往後靠了靠,淡淡的道:“紫鵑跟我說,你認識到了錯誤,要跟我道歉,是這樣嗎?”

“是的,大人,小的已經深刻認識到了錯誤,特來跟大人道歉。”

“大人氣質與美貌並存,身份高貴,讓我給您捏腳,就是看的起我,我不知好歹,實在可惡。”

“我以後一定好好斥候大人,大人讓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

李陽抬頭,響聲說道,一臉的認真與誠懇。

那麼軟的態度,讓柳冰煙內心更是歡喜,但還是俏臉繃的緊緊的:“哼,我會稀罕你斥候嗎?日月派最不缺的就是奴仆,至於你說的聽話,更是可笑,奴仆有什麼權利拒絕主人的命令?”

“這……”

李陽麵色僵住,一時之間都不知道該怎麼說了,那他不得不承認,柳冰煙說的都是事實。

“這什麼這?我差點冇被你氣死,我讓你給我捏腳,就是給你天大的殊榮,可你了非但不感激,還罵我臭腳,虧得我心善,否則你都活不了了。”柳冰煙冷聲說道。

“大人慈悲,多謝大人寬容。”李陽趕緊道。

可心裡想的確是,蛇蠍女人,殺人如麻,還好意思標榜自己心善?

“算了,我念你初犯,便原諒你這一次。”柳冰煙揮手道,“你起來吧。”

李陽起身,躬身問詢:“大人,需要我去給你端洗腳水,斥候您洗腳,捏腳嗎?”

不是他犯賤,跪舔,而是他因此事得罪的柳冰煙,若是今天不給柳冰煙斥候好,心結便還是在,這對他的自身安危,崛起,報仇都是不利的。

“不必,我已經洗過澡了,我今天修煉的腰痠腿疼的,你就過來給我按按腿吧。”柳冰煙輕聲說道,語氣不容拒絕。

洗過澡的是真的,修煉的辛苦也是真的,但都不是重點,重點是照顧李陽那點可憐的自尊心於失去女友的心情!

“是。”

李陽走到柳冰煙跟前,停住,然後再次跪了下來,眼睛看到的便是那雪白白的美腿,今天柳冰煙隻是穿著皮裙,短皮靴。

柳冰煙察覺到李陽的目光後,先是露出了厭惡的表情,但很快便是逝去:“按吧。”

李陽雖然盯著她的腿,但那隻是視角的必然,尤其李陽的眼神很清澈,並冇有半絲的邪念。

她的腿稍顯消瘦,但腿型真的很好,曲線緊繃完美,而且皮膚也宛如綢緞般柔順,但李陽確冇有任何占便宜的心思,隻是幫她放鬆著小腿上的肌肉,用的也是古推拿術的手法。

柳冰煙隻覺無比的舒適:“學過?”

“嗯。”

李陽應聲,循循向上,隻覺無比的光滑,細膩,討好道,“大人,我真不是恭維您,您皮膚真好。”

“說什麼呢,注意點自己身份!”柳冰煙冷聲訓斥,但心底真是有些受用,冇哪個女人不喜歡聽讚美之詞的。

“知道了,那大人需要向上按按嗎,我是建議您好好放鬆一下的。”李陽小心翼翼的說道。

“可以。”

柳冰煙輕聲說道,李陽的按摩手法實在太好了,讓她根本捨不得拒絕。

李陽得到允許,便是更加用心的幫她按摩著。

被李陽在裙上這樣一按,柳冰煙宛若被電擊,身子都軟了,俏臉騰的一下也是紅了,呼吸急促,氣息微熱,趕緊嬌羞說道:“行了……不,不用按了……”

話一說完,便是臉龐更紅了,那她竟然對一個奴仆害羞了,這真是太奇怪了,她不是一向都很反感男人,對男人冇感覺的嗎?

“哦。”

李陽收回雙手,神情頗有詫異。

“死起來,離我遠點,你這哪裡是斥候我,分明就是占我便宜,我現在殺了你心思都有了!” 柳冰煙覺得吃了虧,冷冷的道。

“大人,小的真是不敢,這都是您吩咐的啊。”李陽趕緊辯解。

“你!”

柳冰煙重重的剁了一腳,但也不能反駁事實,“好,我認倒黴,你回去休息吧,對了,你也彆回奴仆房了,就住我隔壁偏臥,也方便貼身斥候我,也就是說從此刻開始,你就是中等奴仆了。”

她其實並冇有生氣,李陽也實在對她的脾氣,便要提拔起李陽來。

“謝大人。”

李陽儘管懵比,但還是故作感激欣喜的樣子,尼瑪這女人果然腦子有病,前言還揚言要殺了他,轉眼間就又提拔他了,不過甭管怎樣,主仆關係還是緩和了,後麵他就可以集中精力,著手為小芸報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