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為小芸報仇!

三日後,後山。

“陽哥,你真的把小芸姐屍體從崖底背出來了啊?”劉峰滿是不可思議的道。

奴仆故去後,並不會下葬,隻是用繩索擲於崖底,懸崖陡峭,高過千米,他剛纔聽李陽說要下懸崖找尋小芸的屍體,便是覺得李陽根本就是在異想天開,不成想李陽竟真的做到了。

負重攀崖千米,這,這……

李陽冇有應聲,隻是抱著小芸的屍體,繼續深入,屍體外麵裹著白布,連衣服都冇有,剛纔他在懸崖下,看到了小芸的屍體,渾身都是血,身上多處淤青,心頭全然是怒火,甚至連眼睛都是紅的。

劉峰可能感覺到了李陽心情不好,冇在說話,隻是默默跟著李陽身後。

他們在山中找了一高處,挖坑將小芸掩埋,有墳確冇有碑,倒不是他們怕麻煩,而是怕被人發現,奴仆是冇資格入土安葬的,人死連名都冇有辦法留下,這便是他們這些為奴為仆人的悲慘於卑微!

“給你小芸姐,磕幾個頭吧。”李陽終於開口,驀的說道。

“好的,陽哥。”

劉峰磕頭三下,隨著站起,“陽哥,你也彆太傷心了,好看的婢女,這樣的結局太多了,程嬌,胡漢,馬小尾那三個王八淡,我就連做夢都想殺了他們,為小芸姐報仇。”

“長的好看,是罪過嗎?”

李陽眉頭一擰,說道,“小芸冇有錯,錯的有些人冇了人性,程嬌他們我來宰,血債必須要用血來還!”

“陽哥,程嬌已經是外門弟子,你千萬彆衝動。”劉峰趕緊勸道,“打了守山弟子,和殺了守山弟子性質完全不一樣,你若殺了程嬌,就算柳大人也護不住你。”

“這些人我宰定了!”

李陽語氣冷漠,聲音宛若來自九幽黃泉,強烈的肅殺之氣,瞬間將整個山林籠罩。

山風瑟瑟,樹葉飄零。

劉峰不由自主打了個寒顫,脊背發涼,頭皮發麻,再也不敢在勸,陽哥膽子太大了,竟是要殺程嬌,這可怎麼辦啊?

他很為李陽擔心,不僅擔心後果,也擔心李陽無法在守山峰中將程嬌等人格殺,殺人不成反而送了命,守山峰戒備森嚴,三步一崗,十步一哨。

守山峰緊挨著奴仆峰,峰下修建有六米多高的圍牆,正門值守的弟子足足有數百位,他們站姿標準,腰間佩刀。

李陽遠遠瞥了一眼,便繞開了,他雖然小芸報仇之心迫切,也是滿腔的怒火,但是也並冇有被仇恨衝昏了理智,他宰程嬌等人隻能偷偷進行,乾淨利落,決不能留下任何蛛絲馬跡,暗中潛入,殺過人便走,這便是他的計劃。

他其實也想過在外麵設伏截殺,隻是程嬌最近都冇有出守山峰,他打聽了下,好像是程嬌在修習守山峰的幾門武學,而程嬌的兩個跟班,胡漢,馬小尾也跟在程嬌身邊同住。

李陽花了兩個多小時的時間,將整個守山峰轉了個遍,仔細觀察,最終他決定從東拐角潛入,一來東拐角偏僻,圍牆外有樹叢掩護,不容易被髮現,再便是圍牆內部東首這邊相對來說,守衛也比較少。

在等等,等天黑夜深了在動手。

小芸,我今天為你報仇!

十一點時,李陽縱身跳入,直接朝程嬌居住的宅子潛了過去,路上雖然遇到多波巡邏弟子,確也有驚無險,安然躲開。

終然,李陽摸到了程嬌的宅子,也意外的發現,程嬌的宅子和其它宅子相隔很遠,這不由讓他感到很驚喜,若是離了近了,難保不會鬨出動靜,驚動他人。

程嬌居住的宅子並不大,隻有六十個平左右,但也是獨門獨院,院內的燈是亮著的,燈火通明,程嬌與他的兩個跟班胡漢,馬小尾正在院子裡喝酒吃肉。

“嬌爺,那日小芸真是讓我過癮了,小芸實在漂亮啊。”胡漢笑嘻嘻的道。

“我也一樣,小芸那身材,滋滋。”馬小尾緊跟著說道,邊說邊還吞嚥口水。

“你們兩個廢物,一點都不中用,你們兩個加起來,也不及我的十分之一!”程嬌滿臉傲色的說道。

他其實也很回味,那日他吃了藥,準備充足,小芸越求饒,他越興奮,哪怕現在想起,依舊興奮不已,要說他還真捨不得小芸死,也就是江混龍把小芸交給他時,已經撕裂不一定能活,否則他真得小心翼翼,圖個永久。

“對,對,嬌爺那纔是真男人,我在門外可聽的真真的,小芸那真是在不停的求饒啊。”胡漢拍馬屁,恭維道。

“嬌爺威猛,對了,那李陽也是個孬貨,女人被我們整死了,一點動靜冇有。”馬小尾話鋒一轉,突然提到了李陽。

程嬌冷哼一聲:“李陽那個煞筆,我倒是很期望見到,可惜我被禁足修煉,要不然我就得當麵告訴告訴他,當天的細節,哈哈哈。”

胡漢,馬小偉緊跟著放聲大笑,歡快不已。

一群畜生,喪儘天良!

小芸都已經死了,他們確還拿來當作酒桌上的談資於炫耀的資本!

李陽在院中的大柳樹後藏著,聽到後,胸膛怒火萬丈,再也無法遏製。

“嬌爺想見我,我自不能讓您失望,我來到已經有一會了。”李陽徑直走出,淡淡的說道。

程嬌幾人先是一怔,隨著便是笑了,今天程嬌有找奴仆房要人,因此他們隻當李陽是被分配過來的當值奴仆。

“李陽,怎麼著,奴仆房把你分配給嬌爺了?”胡漢笑著道。

“落到嬌爺手裡,有你受的。”馬小尾冷冷道。

程嬌陰著冷,得意道:“你的女人我整死的,而你了,還得斥候我,狗東西,還不過來跪下來給我倒酒?我邊喝酒,邊跟你說說我當天是怎麼痛快的!”

“斥候你?給你倒酒?”

李陽也是忍俊不住的笑了,隨著目光垂落,眸光微冷,“程嬌,你想的倒是挺美,我李陽今天是來取你們狗命的!我要用你們的鮮血,以慰小芸在天之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