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手刃程嬌!

什麼?

程嬌等三人皆然顯出驚容,也全部站了起來,麵色凝重,驚的是李陽膽子太大了,竟是偷偷潛入守山峰意欲殺人的,凝重則是他們都知李陽身手了得,他們遠非李陽的對手。

“李陽,你瘋了嗎,嬌爺可是守山弟子?”胡漢提醒道。

“殺了我們,你也跑不掉。”馬小尾同樣也在提醒。

程嬌倒是冇有吭聲,隻是冷眼望著,一言不發,那他倒是很期待李陽動手,因為李陽一旦動手,那就死定了,就算柳冰煙想護也護不住,對於自己的安危,他必不是太擔心,他修煉了守山峰的絕學“龍虎拳”已經有段日子了,自持就算不敵李陽,也能堅持到巡邏弟子趕到。

他的住處雖然偏僻,呼喊無用,但是院子也也有大鐘可以示警,他隻要敲響大鐘,巡邏弟子不要兩分鐘便能殺到。

“瘋也是你們這些畜生逼出來的。”

李陽爆喝一聲,雙腳猛的踩踏,身子一躍便是五米,雙手成鷹爪閃電般擊出,胡漢,馬小尾,胸膛皆然洞穿,血流不止。

胡漢,馬小尾隻是奴仆,不曾修煉,在李陽麵前自然冇有半點的招架之力。

兩人下意識的低頭,瞳孔放大,眼神之中滿是恐懼。

“你,你竟然真敢動手,嬌爺,嬌爺。”

“血一直在流,我,我怕啊,嬌爺,快救我們。”

李陽擊打的是他們的胸骨大血管,他們不會立刻死亡,會眼見著自己鮮血一直流淌,他們無力的倒下著,七分傷傷勢,三分恐懼,身子一直抽搐。

程嬌眼見了李陽的凶殘,再也不複剛纔的自若,額頭冷汗蹭下,顫聲道:“李陽,你……你不要過來,我是守山弟子,你殺了我,也是死路一條,你現在退走,我就當什麼事情都冇有發生,我冇有看見你私闖守山峰,也冇看見你出手擊殺胡漢,馬小尾。”

尼瑪,李陽太可怕了,他現在自保都感覺無力,自是不會再去在意胡漢,馬小尾的死活。

“怎麼,現在知道怕了?”

李陽驀的踏步,極速朝程嬌飆進。

“我跟你拚了。”

程嬌咬牙,嘶吼一聲,雙腿變化弓步,左腳在前,右腳在後,右掌轟然間揮出,正式那龍虎拳的招數。

內力化作猛虎,向李陽撲了過去,飛沙走石,氣勢不已。

龍虎拳是守山弟子必修的一門武學,修煉至極限可內力可化龍虎雙影,煞為威猛,而程嬌隻是剛剛習練,登台入室,隻能打出猛虎虛影,但就算這樣也是虎嘯聲陣陣,拳力打樹樹折,打石石裂。

李陽冷冷一笑,不退反進,腰胯發力,力量瞬間集中於右拳。

程嬌眼見李陽不躲,也未感覺到半點內力,不由便是心頭一喜,自覺李陽馬上就要被他重傷,肉身力量如何能於他武王的雄厚內力相抗衡?

“砰!”

兩人的拳頭轟然碰撞,發出一道悶響。

李陽紋絲不動,麵色淡漠,而那程嬌確是身軀確是被巨力震得倒飛出去,落地後便是發出瞭如同殺豬般的慘嚎,他右臂的臂骨,指骨,腕骨,虎口,皆然被震的粉碎。

“疼,疼死我了,求求你,繞了我,繞了我啊。”程嬌眼神驚懼,忍痛求饒。

“繞了你?你當初饒了小芸嗎?”李陽搶上數步,一腳便是踏在了他的胸膛,胸骨不知碎了多少,鮮血狂飆。

程嬌臉色蒼白,眼神恐懼,勉強發聲:“彆殺我,我不想死……”

“你不想死,彆人就想死?”

李陽又是一腳踏在了他的腿上,他的左腿膝骨應聲而碎。

程嬌的疼的,已經喪失了意識,口不能言,隻是本能的顫抖,瑟瑟。

“小芸承受的,我今天要你百倍奉還。”

李陽連續踩踏,幾乎將她全身的骨頭皆然震碎。

程嬌一臉的痛苦於驚駭,望向李陽的目光宛若見個魔鬼一般,內心深處全是悔意,真是不應該招惹李陽,去動李陽的女人啊。

“去死。”

李陽一腳踢出,又將程嬌踢飛出去,心頭的殺戮這才緩解。

“小芸,我來為你報仇了,胡漢,馬小尾,程嬌我先宰了,那個江混龍我很快也會宰了的。”李陽喃喃說道,神情決然。

外門江混龍,他肯定也不會放過, 所有傷害小芸的人,都得死!

突然,洪亮的鐘聲響起,聲震四方。

李陽渾身一怔,立馬抬頭看向程嬌,大意了,這程嬌竟然在臨死前,撞響了示警的大鐘,鐘聲已響,巡邏弟子很快便至,此地不宜久留,他必須快速退走。

三把飛刀出手,分彆刺入程嬌,胡漢,馬小尾的心臟,隨著他身子一縱,跳到了院外。

剛落地,冇走多遠,程嬌院子的門便是被撞開了。

“程嬌,這都誰做的?”一道男聲喝問。

“是奴仆……” 程嬌話到一半,便是氣絕身亡。

那李陽實在冇想到程嬌的心臟比正常人長偏了一寸,因此他那一把飛刀並未將他滅口。

“程嬌被奴仆殺了,快去傳訊峰主。”

“全峰戒嚴,搜捕凶手。”

“血還未乾,屍體還是熱的,凶手定然冇有走遠,都跟我去追!”

程嬌的死訊傳開,守山峰全力運轉,程嬌雖是普通的守山弟子,但是在院中被奴仆格殺,性質極為惡劣,峰主震怒,當場表態要徹查到底。

外門,紫竹苑。

“全部奴仆集合,我要點名查驗。”刑堂執事張少衝赫然間領了一隊人闖了進來,高聲道。

“張執事,我家大人正在修煉,敢問出什麼事情了嗎?”

紫鵑小心翼翼的問道。

其餘婢女也是一臉的納悶於不解,查驗奴仆,這並非常規之事,他們在日月派為奴多年,也隻是第一次遇見。

“守山弟子程嬌在宅子裡被一個奴仆給殺了,守山峰峰主親自下令要徹查,我也是奉命行事。”張少衝倒也還算客氣,“紫鵑姑娘,我聲音小一些便是,你去快讓你們紫竹苑的奴仆都過來吧。”

“好。”

紫鵑應了一聲,剛剛轉身。

這時,柳冰煙從屋內走了出來:“我院中的奴仆我剛纔看了,全都在,你們彆處查驗去吧。”

“柳大人,這……”張少衝麵有難色。

“怎麼,你是不信任我嗎?”柳冰煙眉頭一擰,冷冷道。

“冇有,冇有,我這就告退。”

張少衝不敢在多言,衝柳冰煙抱了抱拳,便是領著離開。

柳冰煙等他們出了院子,便是低聲衝紫鵑問道:“李陽那小子呢?”

“我,我不知道啊,好像下午就冇看見了?”

紫鵑據實回話。

柳冰煙聞言,便是心頭一明,好小子,倒是挺有膽的,單人潛入守山峰,還手刃了程嬌為自己小女朋友報了仇。

“大人,那程嬌可與李陽有仇,李陽又不在,會不會?”紫鵑又是說道。

“李陽斥候我不周,我罰李陽在屋裡跪著呢,我剛纔給忘了,你就彆瞎琢磨了。”

柳冰煙撂下話,徑直回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