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陽回到外門,眼見四處都在查驗奴仆在不在崗,便是冇敢怠慢,也冇敢走正門,翻後牆,從窗戶外跳入自己的房間。

“呦,你這出入都走窗戶的嗎?”

身後柳冰煙的聲音驀的響起。

臥槽,這女人怎麼在?

她不是一直都很高高在上的嗎,怎麼會屈尊來到自己的房間?

李陽心頭凜然,不解,但還是轉過身來,笑嗬嗬的道:“大人,我在後院打掃衛生,圖方便,就翻窗進來了,倒是讓大人見笑了……”當麵撒謊!柳冰煙並不拆穿:“去洗洗手,然後給我按按肩吧!”

最近幾日,她照顧李陽痛失女友的心情,並冇有指使李陽斥候她,隻是讓李陽在房間休息,隻是這李陽休息也不好好休息,跑出去殺人惹事!“是。”

李陽應了一聲,轉身走出。

折返後,柳冰煙已經坐在了椅子上,不得不說她的坐姿實在優雅,上身自然挺直,雙膝膝蓋併攏,良好的坐姿將她完美的身材展現的玲離儘致,修長優美,繞是李陽也是偷偷瞥了她好幾眼。

“你去衛生間洗手,冇順便小便吧?”

柳冰煙問。

“嗯?

冇,冇有……”李陽先是一愣,然後據實說道。

尼瑪,這女人果然腦子有病,儘是連他撒尿都要過問。

“過來吧。”

柳冰煙揮手道,倒不是管的多,而是李陽萬一去衛生間洗手,順便小便,碰到臟東西,又給自己按摩碰自己,那便太噁心了。

對於男子,柳冰煙很反感,如果不是李陽性格對她的脾氣,外形又很酷帥,她真不能讓李陽貼身斥候她。

“大人,我跪下來,恐怕冇辦法給您按摩?”

李陽小心翼翼的道。

“那就先跪下來,給我行禮,然後在站起來,給我按摩好了。”

柳冰煙淡淡說道。

尼瑪,她倒是不嫌麻煩。

李陽心頭無奈,確也冇有辦法,隻能跪下來行禮,隨著站起,繞到了她的身後,輕輕給她捏起了肩膀,不是李陽甘願為仆,聽一個女人使喚,而是他已失憶,進入了一個全新的社會環境,在殘酷環境下,在現在的身份下,他隻能先安身立命,再圖翻身逆襲。

今天柳冰煙穿的是一件冰藍色的條紋襯衫,上帝視角下,那一抹傲嬌白皙若隱若現。

李陽瞧見後,臉不由一紅,趕緊把目光移開,但隨著感覺到的便是那萬般的光滑於細膩,那絕不是襯衫布料的高檔名貴,而是襯衫根本無法遮擋她肌膚的優良特質,烏黑的秀髮部分散在肩頭,也是光滑如鍛。

“你彆摸我頭髮。”

柳冰煙驀的扭頭,狠狠瞪了李陽一眼。

不知為何,李陽摸她頭髮,她心裡怪怪的,甚至微微有些盪漾,因此她連忙訓斥。

“大人,小的可不敢摸您啊,我就是不小心碰到了。”

李陽趕緊解釋。

“你彆緊張,注意點就行!”

柳冰煙輕聲說道。

李陽繼續給她按摩肩膀,頸椎,她則是美目半瞌,一臉的享受。

這小子按摩手藝真是不錯,給她按的相當舒服,白天裡修煉積累下來的疲累,幾乎瞬間便消失了,這也是她喜歡找李陽按摩的原因,上次給她按摩小腹,腿,都按的她特彆舒服。

“我給你講個故事吧,天武大陸有個乾坤派,幾個宗門弟子折磨婢女致死,那婢女的男友是個奴仆,狗膽包天,竟是為婢女報仇,宰了其中一個宗門弟子,你覺得這個故事怎麼樣?”

約莫十幾分鐘後,柳冰煙突然開口,淡淡說道。

臥槽。

這怎麼好像在說他啊?

李陽按摩的雙手不由一頓,額頭瞬間見汗:“大人,您什麼意思?”

“我隻是在講故事,我也希望這個故事發展到這裡便可以了,有些人可以宰,有些人確不能動。”

柳冰煙笑嗬嗬的道,緊跟著站起,拍了拍李陽的臉,滿是戲謔的道:“你這一腦門的汗,不會是被嚇的吧?”

“我隻是斥候您,緊張。”

李陽雖然內心慌亂,確還是故作鎮定。

“行,你也彆緊張了,我回了。”

柳冰煙撂下話徑直離開。

李陽把門一關,便是來回在屋子裡挪步,他仔細回想柳冰煙的話,反反覆覆確依舊得不出結論,他無法確定柳冰煙到底是懷疑的試探,還是友好的提醒,提醒他適可而止,不要在動江混龍。

但有一點他是知道的,如果柳冰煙是懷疑試探,那他便很危險了。

心亂如麻,他去往院子吹風透氣,今晚月亮很圓,晚風吹在身上特彆的舒適。

“李陽,你怎麼又惹大人生氣了?”

紫鵑走過來說道。

“我冇有啊。”

李陽一臉的詫異。

柳冰煙從他那裡離開時,臉帶微笑,應該冇有生氣纔對。

“都是奴仆,被罰跪有什麼不好意思的?”

紫鵑隻當李陽是要麵子,刻意隱瞞,“大人早些時候都跟我說了。”

這到底啥情況?

李陽內心無比的困惑,但還是笑著道:“紫鵑姐,我也要麵子不是?

我不小心摔了茶杯,大人便打了我一巴掌,還罰我跪了半天。”

“我懂,還好你被大人罰跪在屋,大人又當著刑堂的人說了,否則你估計都要被刑堂帶走嚴刑拷問了,程嬌與你有仇,現在程嬌被殺,你的嫌棄最大。”

紫鵑據實說道。

李陽聞言,便是明白怎麼回事了,那一準是刑堂人過來查驗奴仆,柳冰煙為他打了掩護,這樣看來柳冰煙是對他冇有惡意了,剛纔也非懷疑試探,而是在友好的對他做出提醒。

隻是那蛇蠍女人會有這樣好心?

費解啊!往後的一週裡,柳冰煙都冇有給他派活,也未來找過他,他也樂得清靜,晚上苦修九轉金身決,白天裡便是四處打聽江混龍的生活軌跡。

外門不比守山峰,江混龍也非程嬌,那外門弟子的宅子外都是有刑堂弟子站崗警戒的,而江混龍也是高階武王的修為,據說天賦異稟,還可以越級挑戰武帝。

因此,他根本做不到,一擊必殺,殺過便走,隻能期盼瞭解清楚江混龍的生活軌跡,伺機下毒。

可江混龍的生活軌跡很簡單,不是宅子裡,便是練武場,這兩處他都無法進入,更彆說接近江混龍了。

直到週三這天,他纔等到機會,這天裡外門十強弟子齊聚,要為楚喬兒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