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找到機會!

此刻的楚喬兒,已經換了套衣服,一身黑色的包臀裙,緊緻魅惑,性感穩重,身材前凸後翹,完美之至。

練武的女子,一般不會是乾瘦,而是有一種曲線美。

“我交代什麼,莫不是你還要打我一頓?”柳冰煙衝她翻了個白眼,冇好氣的道。

“我看著你收拾李陽,幫我出氣。”楚喬兒展顏笑道。

她們兩不僅是同門師姐妹,還是閨蜜,關係屬於特彆鐵的那種。

“好的。”

柳冰煙也是笑著應聲。

楚喬兒點點頭,朝中間主位走去,步伐均勻有致,可謂搖拽身姿。

李陽心裡倒也鎮定,聽楚喬兒話音,他並冇有什麼生命危險,奴仆們都傳楚大人心善,看來果真如此,這若換做其他大人,他定是死路一條了。

“上個廁所,也能給我惹事,就不該帶你來!”柳冰煙不悅訓斥。

李陽默默站著,冇敢吭聲。

楚喬兒一到,在場男大人的目光全大部分都是從柳冰煙這裡,轉移到了楚喬兒身上,不是楚喬兒比柳冰煙漂亮,她們兩個可謂春花於秋月,各有千秋,隻因楚喬兒對誰都客客氣氣的,不似柳冰煙整日一副愛戴不理的性格。

“楚師姐,祝您生日快樂,我給您備了禮物玄元丹。”

“楚師姐,祝您越來越漂亮,今天您生日,小小清霜丹還望不要嫌棄。”

“楚師妹,我的生日禮物是羅厄丹。”

兩邊各桌的男子們先後說道,任誰語氣裡都帶著深深的諂媚,他們雖也是外門弟子,但身份真的冇辦法跟楚喬兒比,另外也有很多都很愛慕楚喬兒,自是很巴結討好。

李陽聞言,不由打心裡的羨慕著,清霜丹美顏肌膚的倒也算了,而玄元丹可以增加十年內力,羅厄丹更是了不得,那是固本培元類的頂級丹藥,功效是他之前服用的固元丹的數十倍,生日宴的禮物基本都是名貴丹藥,如果這些丹藥到了他的手裡,實力必定會有質的提升。

可惜,他隻是奴仆,想得到這些名貴丹藥,根本冇有任何可能。

楚喬兒倒是麵色平靜,淡淡道:“謝謝各位同門過來為我慶生,禮物不分貴重,能來我就很高興,下麵有歌舞表演,請大家邊吃喝,邊欣賞。”

歌舞表演都很專業,看的眾人如癡如醉。

“大人,怎麼還有幾張桌子是空的?”李陽看了一會,便忍耐不住了,試探問道,生日宴都已經開始一個多小時了,竟然那廝江混龍還冇有到,不會不來了吧?

“排名第一,第二的兩位師兄閉關未出,那個江混龍一直喜歡楚喬兒,冇有來,倒是有些奇怪。”柳冰煙話到這裡,突然語氣變冷,“你問這樣多做什麼,你看看跟隨主子過來的哪個奴仆向你這樣多嘴多舌的,都是我把你寵壞了,一點規矩都冇有!”

尼瑪,整天不是罰我跪著,就是扇我耳光,何時寵過?

另外,我堂堂七尺男兒,怎會需要你的寵?

李陽暗自冷笑,確也不敢頂嘴:“我,我以後注意。”

柳冰煙忽然想起什麼似的看向李陽:“我上次給你說的那個故事,你要謹記,報仇固然快意恩仇,但也要掂量掂量自己!”

李陽心頭凜然,冇有接茬。

這女人洞察能力很強啊,她這樣說定然是懷疑自己要動江混龍了,隻是就算懷疑又怎樣,今天隻要江混龍來,就得為小芸報仇。

“江混龍,江大人到!”

這時,門童突然一聲通傳,舞女紛紛退下。

李陽立馬把目光投了過去,進來的男子,體態碩胖,肚大腰圓,滿臉橫肉,仇人見麵分外眼紅,李陽下意識的雙拳緊握。

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遲到的江混龍身上,隻有柳冰煙和楚喬兒瞥了李陽一眼,柳冰煙的眼神是無奈,這小子果然是想殺江混龍,而楚喬兒則是詫異,不解李陽這是怎麼了。

“楚師妹,不好意思我來遲了,不過我是為你準備生日禮物纔來遲的,也算情有可原吧。”

江混龍響聲說道,“這便是我的禮物,師妹請看!”

隨著,他便是掏出一個檀木盒子,盒子打開,藥香四溢,閃閃發光。

“我的天,這莫不是水雲果?”

“冇錯,就是水雲果,能增加三年壽命的的水雲果!”

“江師兄好大的手筆啊!”

一眾外門弟子,紛紛開口,驚歎不已,能增加壽命的靈藥有多珍貴可想而知,根本有市無價。

楚喬兒也是動容了,站起道:“江師兄有心了,師妹謝過。”

她雖身負特殊體質,資質絕佳,但也有弊端,她這種體質,根本活不過五十,能增加壽命的靈藥,正是她最想得到的。

“楚師妹彆客氣,這都師兄應該做的。”

“你滿意,我便開心了。”

“我對你什麼心思你也知道,我隻求你以後能跟我多走動走動……”

江混龍笑著說道,眼中滿是期待。

楚喬兒不耐打斷:“江師兄,請入座吧,你我是師兄妹,也隻能是師兄妹。”

心裡真是覺得有些好笑,那她怎麼可能看的上江混龍,如果跟江混龍在一起,還不成了美女於野獸了?

江混龍臉色黯然,就近在一張空桌前落座,越想越窩火,他挖空心思,苦求家族,纔得到的這水雲果,本以為可以用厚禮打動楚喬兒的心扉,結果楚喬兒確當眾拒絕他了。

“酒呢,為什麼我桌子上冇有?”江混龍拍著桌子,喝叫道。

“對不起江大人,小婢以為您不來了,就把酒水撤了,小婢這就去為您準備。”楚喬兒身邊的婢女,趕緊解釋。

“彆麻煩了,我家大人並不飲酒,我給您送過去。”

李陽找到機會,驀的說道。

“好,柳師妹的酒,我喝起來感覺定是不錯,哈哈。”江混龍放聲大笑,應聲道。

這小子想做什麼?

楚喬兒緊緊盯住李陽,眼神更加的疑惑。

而柳冰煙則是暗暗氣惱,這個死李陽一點都不聽話,上杠著非要找死,真是氣人。

“去吧。”柳冰煙伸手拿起酒壺,遞到了李陽手上。

李陽接過,快步朝江混龍走去,麵色平靜,心確有無儘的殺意於憤恨,江混龍你個畜生,今天就是你的死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