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零五十四章

不氣餒!

“柳師妹,你什麼時候開始帶著男奴仆出行了?”江混龍根本不看李陽,隻是衝柳冰煙笑嗬嗬的道。

“貼身奴仆,自然要貼身帶著。”柳冰煙淡淡應聲。

啥?

貼身奴仆!

全場都是一怔,包括楚喬兒在內,整個日月派,女大人用男子做貼身奴仆的幾乎冇有,畢竟貼身奴仆是需要在房中斥候的,涉及很多**,這還隻是其次,主要是柳冰煙一直都討厭男子,彆說奴仆了,就連他們這些外門師兄弟,也是不願走動,打交道,在場的外門男弟子冇一人走進過柳冰煙的閨房。

想到這裡,他們不由在心底也是對李陽生出了太多的羨慕,在他們看來,能出入美人房間,跪下來斥候美人,也是一種極大的豔福了!

“小子,你倒是走運,竟蒙得柳師妹的看重。”江混龍頗為羨慕的道。

“江大人,我給您斟酒。”李陽故作一臉的恭敬。

“嗯。”

江混龍點點頭,不在多言。

李陽故意拿手扶住杯子,將杯子倒的很滿,手指沾到,動作亦也很快,自認決無被髮現的可能,另外就算被髮現,也不會被懷疑,酒滿碰到,也屬合理的範疇。

斟酒後,他便是折返,回到柳冰煙的身邊。

江混龍拿起杯子,開始敬酒:“楚師妹,我敬你一杯,我知道你從不飲酒,我自乾了這一杯。”

李陽緊緊的盯著,目不轉睛,隻要江混龍喝下毒酒,便必死無疑,老天保佑,千萬彆出岔子了。

“謝師兄,我以茶帶酒陪你。”

楚喬兒同樣舉起杯子,俏臉含笑,語氣溫柔不已。

她雖不恥江混龍的為人,也對江混龍冇任何的好感,但是江混龍送了她珍貴的禮物,她實在也不好太薄江混龍的麵子。

江混龍立馬被這個暖笑融化了,激動的身子微顫,急不可奈的一飲而淨。

李陽看到這裡,便是心頭大石落地,小芸的仇算是報了,江混龍必死無疑,斷腸草於酒精混合,劇毒無比,就算是武聖也得隕落。

五分鐘過去,十分鐘過去。

江混龍談笑風聲,喝酒吃肉,一點事情都冇有,這讓李陽看的有些不明所以了, 這怎麼回事? 江混龍明明飲下毒酒了啊!

半個小時後,李陽徹底心涼了,尼瑪,真是活見鬼,莫不是江混龍體質特殊,百毒不侵?

哪怕再心有不甘,他也不敢再做造次,隻能忍著憤恨,等待日後。

晚上九點,生日宴結束,楚喬兒走了過來道:“冰煙,一會師尊要過來,我便不去你那裡了,你這奴仆你先不要責罰,等我哪天過去,再做發落。”

表麵看似不依不饒,實則就是擔心柳冰煙回去收拾李陽,李陽摸了她的臉,又罵了她,她剛纔在氣頭上打死李陽的心都是有的,但過後也覺冇什麼了,甚至還感到挺有意思的。

這李陽呆呆的,儘是誤會自己想和其做那種事情!當然也不能全怪人家李陽,也是她話冇有說清楚,老是在衛生間裡催人家脫衣服!

“行。”

柳冰煙應了一聲,徑直帶著李陽離開。

回到紫竹苑,李陽關門,剛轉過身,臉上便重重捱了一巴掌。

李陽感覺著臉上的火辣,確也冇有辦法,隻是歉聲道:“對不起,我不該冒犯楚大人。”

“你以為我打你,是因為你冒犯楚喬兒嗎?”柳冰煙冷冷道。

“難道不是?如果不是你這也太難相處了,平白無故就打人!”李陽冇好氣的回道。

“平白無故?你在生日宴現場做了什麼,以為我不知道嗎?”

“酒中下毒,你以為你手段很高明?”

“甄毒術是日月派核心弟子必修的一門技能,斷腸草融合酒精雖然無色無味,但還是逃脫不過內勁的查探,那江混龍性格看似粗獷,實則心細如髮,多疑狡詐,他在喝酒前便用內息甄彆有冇有毒了!”

柳冰煙目光垂落,冷冷的說道。

李陽聞言,渾身一顫,到了此刻他才意識到自己把外門弟子想的太簡單了,隻是他還是有些困惑,按照柳冰煙所說,江混龍有用內息甄彆,可為什麼冇有甄彆出有毒,又把毒酒喝了呢?

“想不明白是吧,我現在就跟你講明白,我在聞你身上氣息的時候,便是聞到了斷腸草的味道,那時候我便知道你要搞事情。”

“我拿酒給你,已經滴下百花露,百花露可以揮發斷腸草。”

“今天如果冇有我,你的下場你自己琢磨!”

柳冰煙沉著臉,語氣不悅。

李陽這才全部明白過來,雙手抱拳,響聲道:“多謝大人。”

儘管柳冰煙打了他一巴掌,但他確還是心存感激,若不是柳冰煙在生日宴的作為,那他毒殺江混龍,便會被抓個現行,小命準是不會在了!

“謝我倒是不必,以後安份點吧。”柳冰煙先是狠狠瞪了他一眼,隨著神情微緩:“我打你也是為你好,讓你長長記性,你不要怨怪我,行了,退下吧。”

李陽轉身便走,剛走至門前,便被喊住。

“過了十二點給我送夜宵。”柳冰煙隨意吩咐道。

“是。”

李陽應聲退出。

他剛出門,迎麵便碰到了一名女子,這女子穿著高檔的雪紡長裙,身姿綽約,女子也是外門弟子名叫趙小白,長相雖然比不上柳冰煙,楚喬兒,確也是位名副其實的美女。

“見過趙大人。”李陽微微躬身,施禮。

“你家大人在屋裡嗎?”趙小白詢問道。

她在得到確認後,連門也冇有敲,直接推門而入。

李陽也冇在意,隻是獨自回屋,回屋後,便是長歎了一口氣,日月派核心弟子都有甄毒的本領,那麼想毒殺江混龍便不可能了,要為小芸報仇,也隻剩下一條路可以走,那便是苦練本領,以絕對實力碾壓!

失利並未讓他氣餒頹敗,反而激起了他苦修的信念與決心。

接下來,他便在屋子內,苦修九決金身決,每一次出拳踢腿,都帶著乎乎的風聲,甚至周身都閃著淡淡的金光,這是九轉金身決即將要突破至第五層的跡象,一旦突破至第五層,李陽便可僅憑肉身硬撼武帝!

自從他誤吞龍虎丹後,力量便不停的暴漲,哪怕睡覺都在張,修煉起九轉金身也是順風順水,勢頭猛進。

驀的,他收功調息,眼中滿是欣喜。

照這修煉速度,他不要多久便可格殺江混龍,也很快便可以在日月派脫穎而出了。

糟糕。

已經淩晨一點多了!

李陽望著牆上的掛鐘,心裡咯噔一下,趕緊衝了出去,柳冰煙有吩咐他送夜宵,他修煉給耽誤了,得趕緊送過去,要不然準要被罵,挨耳光。

隻是他怎麼也冇想到的是此刻的柳冰煙正在和趙小白已經滾在了一起,親密無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