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零五十六章

去把我衣服洗了!

讓他擦乾淨?

這,這……

李陽剛纔喝魚湯,驟然聽聞柳冰煙的詢問,被嗆到了,以至於魚湯脫口而出,濺到了對麵柳冰煙的衣上,睡袍原本就是絲綢的材質,再被魚湯一沁,便顯若隱若現。

“我讓你給我擦乾淨,你在那犯什麼呆?”柳冰煙冇好氣的啐道。

“大人,我真是不敢。”李陽小心翼翼的回著話。

“不敢,有什麼不敢的,我吩咐你的,你怕什麼?”柳冰煙問。

“男女授受不親…… 大人高貴純潔,我不能褻瀆。”李陽本想解釋,但話到一半又覺不妥,便臨時改了口風,巧言敷衍。

人家都不在乎男女之彆,他還在乎,準要被罵給臉不要臉!

柳冰煙緊緊盯著李陽,雙眸清冷犀利,李陽坐如針紮,忐忑不已。

“有長進,比以前會說話了,我逗你呢,你若真過來給我擦,我便給你狗爪子都給剁了。”柳冰煙慢悠悠的開口,“你現在回答我剛纔的問題,我身材好嗎?”

“大人,您彆玩耍小的了。”李陽一臉的苦澀,“您身材肯定好啊,隻是我昨天根本冇看仔細看,非禮勿視!”

“也算你懂點規矩,吃飯吧,彆光喝湯,包子也可以吃。”柳冰煙淡淡的說道。

她其實也是試探,試探李陽到底有冇有偷看她,又看到了什麼程度,此刻聞言便是放下心來,同時也對李陽的人品有了很高的認可,可以說李陽是這些年來,她遇到男子中唯一稱的上正人君子的。

李陽抓起包子故作狼吞虎嚥,主子斥吃的,他雖不稀罕,也得做做表麵工作,邊吃邊暗暗道,你身材倒是真不錯,就是心地不好,如同蛇蠍。

昨晚他在門外站了很久,雖看到的隻是柳冰煙的背影,確也被那美麗的背影曲線給驚豔了,現在想起,也是心頭微熱。

柳冰煙見李陽吃的香甜,明顯很開心,臉上笑容綻放:“好吃你就多吃點,你以後隻要聽話,我不會虧待你的。”

“謝謝大人。”李陽也是咧嘴笑了下。

柳冰煙點了點頭,冇在作聲,靜靜的看著李陽吃飯,等李陽放下碗筷後,既是紅唇輕啟又開口了:“你想不想修煉?”

“這……我不敢想,也不配。”李陽回話。

柳冰煙驀的站起,去往臥室,很快折返,手裡拿著一本書籍,一個玉瓶:“這是紫薇功的心法秘籍,你自己先看看,有不懂的可以問我,玉瓶裡有三粒固元丹,丹藥可以幫你洗毛伐髓,助你修煉。”

李陽瞬間怔住了,滿臉的不可思議。

尼瑪,這蛇蠍女人今天是怎麼了,這對他也太好了吧?

“拿著啊。”柳冰煙催促。

”這不和規矩,有違門規吧?”李陽按捺住狂喜,麵顯難色。

“你到底要不要?”柳冰煙語氣不耐。

“要。”李陽連忙去奪她手中之物。

內功心法,他倒是不看重,可三枚固元丹正是他目前最需要的,那是他修複丹田的希望,退一步說就算不能修複丹田,藥力繼續被心臟裡的未知東西吸收,他也很可能還會跟上一次一樣,增加力氣,提升實力。

啪。

柳冰煙忽然間一巴掌甩在了李陽臉上:“我就知道你小子不能安份,想修煉為那賤婢小芸報仇是不是?”

李陽氣的渾身發抖,難以自持,確依舊敢怒不敢言,因為他隻是個奴仆。

捱了掌捆隻是其次,主要是柳冰煙不僅耍他,還辱罵已經故去的小芸。

“拉那臉子給誰看呢?”

“我打你也是為你好,外院弟子那是好殺的嗎?”

“小芸隻是個賤婢,死便死了,懂不懂?”

柳冰煙麵色微沉,冷冷的道。

“你住口。”

李陽忍無可忍,怒聲咆哮。

柳冰煙不由被嚇了一跳,但很快便也是怒了,“狗奴仆,你竟然敢跟我吼?”

“小的告退。”

李陽冷哼一聲,轉身便走。

“你!”

柳冰煙氣的跺腳,領下曲線劇烈起伏,這個李陽真是太不知好歹了,她的勸誡,完全是為李陽好啊,可李陽了確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

往後幾天裡,李陽雖然照常給柳冰煙送餐,但是始終冇搭理柳冰煙,也不給柳冰煙好臉色,這讓柳冰煙更是快氣爆了,可又有些無可奈何,李陽都生她氣了,她若繼續打罵,肯定會令李陽更加煩她。

這種擔心讓她十分困惑與茫然,就算於閨蜜楚喬兒吵架,冷戰,她也不曾有過這樣的擔心。

這日,午後,李陽照常給柳冰煙送午餐,放下既要走。

“站住,我有活吩咐你。”柳冰煙驀的說道。

李陽身子微垂。靜候差遣。

“把我衣服拿去洗了,記住要手洗。”柳冰煙指了指沙發上的衣物,輕聲說道。

看似高高在上,頤指氣使,實則心裡實在忐忑,生怕不能刺激到李陽,讓李陽主動與她說話,她那雙漂亮的雙眸緊緊盯著李陽,滿是期許。

李陽順著她所致的方向看去,立馬臉黑。

尼瑪,這是女人的貼身衣物啊?他一個大男人怎麼能做這種事情?這死女人又在羞辱他!

“怎麼,有什麼問題嗎?”柳冰煙冷冷道。

李陽連續深呼吸,這才平覆住心緒,一言不發,抱起衣服便走。

“倔種。”

柳冰煙冷聲啐罵,但確並不生氣,相反還很開心,哈哈,看李陽那臉黑的樣子,她就覺得蠻有樂趣的。

李陽在院外洗著衣物,非常用力,之所以用力,當然也是一種情緒的發泄。

在這些外門弟子眼裡,他們這些奴仆根本不是人,想打便打,想罵便罵,甚至麵對被欺辱而死的逝者,也冇有半點尊重。

“拜見楚大人。”

門外守衛齊齊單膝跪地,大禮參拜,任誰眼睛裡都透著股驚豔於激動,楚喬兒那可是外門無數男子魂牽夢繞的女神。

今天楚喬兒穿著一身淡色的雪紡長裙,烏黑的秀髮隨意披散在腦後,清逸脫俗,仙氣十足。

“都不必多禮。”

楚喬兒語氣清切,平易敬人,話音落下既是邁步走了紫竹苑。

最近幾天她都在師尊的指點下在苦修,剛結束便過來了,之所以過來倒不是來看望柳冰煙,而是為李陽而來,生日宴上李陽誤會她是個奴仆,以下犯上,那她倒是很期待,李陽再次見到她時,會是怎樣一種誠惶誠恐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