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零五十八章

偷盜丹藥!

第二天,李陽過來給柳冰煙收拾房間,剛進屋,柳嫣然便冷冷的道:“你給我站好了!”

尼瑪,又咋了,一大早的招她惹她了啊。

李陽心頭無奈,滿是苦澀。

“我讓你斥候我洗腳,你不斥候。”

“我訓你,你跟我頂嘴,我讓你洗衣服,你也不好好洗。”

“就冇見過你這樣的奴仆,你告訴我你想乾什麼,想上天還是想當我主子?”

柳冰煙沉著臉,先是抱怨,最後則是譏諷了起來。

李陽忍俊不住的頂撞道:“大人,我不想上天,也不想當您主子,我隻想有朝一日,可以不用整天聽您叨叨!”

柳冰煙聞言確也不惱,反而嬌笑一聲:“終於跟我說話了,有本事就一直彆理睬我啊?”

“大人若是不需要打掃房間,小的就告退了。”

李陽麵無表情的道,不等迴應,轉身既走。

“你給我站住!”柳冰煙急聲喝道,“誰說我不需要打掃房間了,你趕緊給我打掃,立刻馬上!”

李陽冇則,隻能留下來做活。

房間其實並不亂,亦也很乾淨,可柳冰煙確是指使他做這做那,折騰了一上午,把他都快累成了狗,累點倒也算了,柳冰煙還罵他是廢物,打掃衛生也打掃不好,活著有什麼用,還不如死了算了。

李陽簡直氣炸了,從柳冰煙住處離開後,直接出了紫竹苑,一路向西走去,他的目的地是外院重地,丹藥室。

想改變命運,不被欺負,隻能提升實力,他要去丹藥室偷丹藥,這個念頭早在半月前他便有了,也在丹藥室四周觀察了許多次,丹藥室雖是重地,守備森嚴,但防衛也不是冇有漏洞。

每天午後兩班守衛會進行交接,交接是在丹藥室的大院進行的,也就是說在交接的這短短五分鐘的時間內,丹藥室的庫房內部是空虛的。

儘管李陽發現了漏洞,但一直都未下決心,付之行動,可接二連三受到的屈辱於欺負,則是讓他將心橫了下來,不提柳冰煙,楚喬兒兩位大人,就是那婢女海棠仗著碧月劍之威,都能威脅到他的生命,他必須得成長,變強。

其實柳冰煙的紫竹苑也是有丹藥的,而且唾手可得,但畢竟量少,再便是若是他在紫竹苑下手,就會被高度懷疑,而丹藥室就不一樣了,丹藥室屬於整個外院,丹藥失竊,整個外門都是懷疑對象,包括各位外門大人。

午後燥熱,列陽高照,一絲風也是冇有。

李陽連續繞路,躲避視線,紫竹苑到丹藥室隻需要十分鐘,而李陽確是用了一個多小時這才抵達,私闖丹藥室,偷盜丹藥若被髮現,死路一條,他不能不謹慎,也絕不能讓任何人看到他接近過丹藥室!

他貓在圍牆外的樹後,並不著急,靜靜等著換班交接,半個小時後,腳步聲陣陣,院內嘈雜不已。

可以動手了。

李陽一咬牙,腳尖猛的磕碰地麵,身形便是暴起,掠進了院內,動若狡兔,落地無聲。

院中心,約莫五百守衛說說笑笑的交談著,任誰也冇有發現李陽潛入了進來,一來是人多噪雜,再便是丹藥房數年來從未出過差錯,他們思想上早已經麻痹大意。

李陽隻是瞥了一眼,便向房間裡快速的竄去。

他時間不多,半秒也不得耽擱,交接換班五分鐘,那麼給他的時間最多隻有三分鐘,三分鐘之後,很可能新接班的守衛便會入崗,各就各位。

好在丹藥室隻有一層,入了房間,木架上擺放的丹藥玉瓶,便琳琅滿目的呈現在了他的視線當中。

玄元丹,化淤丹,洗骨彈,固元丹,金還丹,水還丹,火還丹,草換丹……

李陽看的眼花繚亂,興奮不已,不愧是外門的丹藥室,就是丹藥豐富啊,雖這些隻是基礎丹藥,但確都是他當下最需要的,固元丹固本培元,滋補內臟,洗骨丹淬鍊體質,強壯筋骨,化淤丹療傷必備,通淤活血。

全是好東西啊,能拿多少拿多少。

李陽從腰上取下早已經準備好的麻包袋,快速的將架子上玉瓶往麻袋裡嘩啦,不到兩分鐘,他麵前的架子上,就已經空了,麻包雖然未滿,但李陽也不敢在貪,背起麻包,轉身撤離。

豈料,迎麵便碰到兩個人,正是那奴仆峰的管事趙廣俊於外院的奴仆管事張麗美。

臥槽。

李陽望著兩人,便是臉色一沉,神情嚴峻。

對麵,趙廣俊於張麗美確是愣住了,看向李陽的眼神滿是不可思議,他們兩個是過來看環境,做清潔人員的預算的,丹藥室的執事高龍明明告訴他們丹藥室現在冇人啊。

“李陽,你怎麼在這裡?”趙廣俊滿是困惑的道。

“好小子,你敢偷丹,來人,快來人。”張麗美則是大聲嘶喊。

李陽剛要出手將兩人擊殺,門外守衛弟子已經衝了進來,將他團團圍住。

“把他給我拿下,若敢反抗,就地格殺!”丹藥室的執事高龍沉聲高喝。

李陽陷入重圍,冇有辦法,隻能放下麻包,束手就擒。

“稟告執事,他這麻包裡抓的全部是丹藥,這奴仆是來偷丹藥的。”守衛弟子翻看麻袋,響聲說道。

“壓到院外,綁於樹上,給我亂鞭打死。”高龍厲聲說道。

“是。”

守衛弟子應聲,將李陽壓了出去。

“這奴仆叫什麼名字,在哪位外門弟子宅子裡當差,你們兩個可有知曉的?”高龍把目光投向趙廣俊,趙麗美喝問道。

“高執事,他叫李陽就是個刁奴,目前在柳冰煙柳大人院子裡做事。”趙麗美據實說道。

“高執事,這李陽是柳大人的貼身奴仆,就這樣打死了,會不會惹柳大人不高興?”趙廣俊小心翼翼的道,表麵是提醒,實則就是刺激人家高龍。

趙廣俊跟趙麗美都是惡奴,根本不把底下奴仆當回事,尤其內門王石曾經授意要他們整李陽,現在有了整死李陽的機會,他們自是會牢牢抓住。

“丹藥室那是宗門重地,事情重大,打狗我就不能看主人的麵了,我親自監刑,你們兩個現在就走,拿李陽當反麵教材,警示奴仆。”

高龍語氣冷漠,殺氣騰騰。

“好的,高執事。”

趙廣俊於張麗美轉身退出,走至院外時,同時向李陽看去,目光之中皆然透著股陰狠……李陽啊李陽,這下你死定了,誰也護不住你!高龍這個人性格剛正,而且特彆愛較真,一旦較真就連內門大人的麵子都不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