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零五十九章

危局

高龍令趙廣俊於張麗美帶奴仆過來,旁觀李陽受刑,要殺一警北,以儆效尤。

不大一會,丹藥室大院便是人滿為患,人數冇有一千也有八百,這些人全為最底層的奴仆,奴仆峰居住的奴仆都是下奴,而外院等階最高不過中奴,上奴便會在外門斥候了,趙廣俊趙麗美,本身也隻是中奴罷了。

此刻李陽已經被五花大綁,牢牢的綁在了樹上。

“這誰啊,犯了什麼事?”

“他叫李陽,是柳大人的貼身奴仆。”

“看這架勢,他這不死也得脫層皮。”

奴仆們七嘴八舌的議論,歎氣不已,同為奴仆,對於處境的艱難感同身受,所以他們並不會看李陽的笑話,也很明白他們今天看李陽的笑話,很可能來日便會輪到到他們自己受刑了,甚至還有不少很為李陽擔心著急的,那便是奴仆峰中李陽的室友了,小劉峰更是眼睛紅紅的,都快要哭了。

趙廣俊趙麗美則是滿臉的冷笑,一副看好好戲的模樣。

“稟告高執事,八百奴仆帶到。”趙廣俊躬身說道。

“都安靜,聽高執事訓話。”趙麗美緊跟著說道。

全場立馬安靜了下來,噤若寒蟬。

高龍上前幾步,指著李陽道:“這個李陽私闖丹藥室,意圖偷盜,人贓並獲,依照門規,我現在便要將他亂鞭打死,打死後屍體喂狗,誰以後再敢偷盜丹藥,這便是下場,立刻行刑!”

兩名弟子持鞭,狠狠的朝李陽身上落去,聲音清脆,聽著都疼。

“壞了,我陽哥要死了。”劉峰苦著說道。

“哭有什麼用,你快去紫竹苑,告訴柳大人。”年齡略長的奴仆道。

隨著,便有多人為劉峰遮擋,讓劉峰跑出去報信。

劉峰撒開雙腿,一路狂奔,跑至紫竹苑時,累的渾身都是汗,上氣不接下氣。

“哪來的小孩,這樣冇規矩,紫竹苑是你能進的嗎?” 院外守衛弟子厲聲喝道,“你速速離去!”

“我找柳大人有要事稟告,求求你們就讓我進去吧。”劉峰跪下就磕頭,邊磕頭邊高喊,“柳大人,我陽哥有危險!”

“放肆,在大呼小叫,一刀便將你砍了。”守衛弟子直接拔刀。

劉峰抬眼望著那冰冷的刀芒,不由便是嚇的一顫,正當他不知怎麼辦纔好的時候,紫鵑從裡麵走了出來,問道:“你說陽哥有危險,陽哥是誰,莫不是李陽?”

“對,對,我陽哥偷盜丹藥被丹藥室的人給抓了,現在正綁在那裡受鞭刑呢,高執事揚言要將我陽哥活活打死,求求你快去通報柳大人,救我陽哥性命啊。”

劉峰滿是期許的望著紫鵑,急聲說道。

紫鵑臉色大變:“在這裡等著,我這就去通報。”

近期她與李陽相處的不錯,此刻聞聽李陽偷盜被抓,要被活活打死,也是挺著急上火的。

砰,砰。砰。

紫鵑敲門,聲音十分急促:“大人,您在裡麵嗎?”

在得到柳冰煙的允許後,她便是推門走了進來,柳冰煙盤膝而坐,明顯正在修煉內功。

“什麼事情?”柳冰煙麵色微沉,語氣不悅。

“大人,李陽出事了,李陽去丹藥室偷丹藥被抓了,那邊已經開始行鞭刑了,要將李陽活活打死。”紫鵑據實稟告。

什麼?

柳冰煙聞言又驚又急,白皙的額頭瞬間見汗,驚的是李陽膽子太大了,竟然敢偷丹藥,急的是偷丹藥是重罪,饒是她也不好為李陽開托。

“這狗東西,膽子太大了,你速速取我劍來,跟我去煉丹室。”柳冰煙站起說道,眼中閃過一絲狠厲,她幾乎片刻便有了決斷,丹藥室那邊給麵子便也罷了,不給麵子,她就要大開殺戒了。

“大人,您可千萬彆亂來啊!”紫鵑連忙勸道。

“費什麼話,還不去取劍?”柳冰煙眉頭一擰,厲聲道。

紫鵑正待去取劍,這時又有婢女走了進來:“大人,楚大人剛纔從我們紫竹苑經過,她說,李陽她保了,讓您不要擔心。”

柳冰煙聞言,這才心中長長鬆了口氣,楚喬兒出麵,李陽自是不會再有危險。

另一邊,李陽身上鞭痕遍佈,血跡斑斑,奴仆們都有些不敢看了。

“好小子,夠能扛的啊,打了你半天,竟是哼也不哼一聲。”高龍陰著臉道。

李陽並不搭理,一來是多說無用,在便是他也很為自己的處境擔心,他偷丹人贓並獲,犯的是重罪,已經冇有活的可能了,哎,到底還是冒失,冒進了。

“把鞭子給我,我親自行刑!”高龍搶上一步,奪過鞭子,他為高階武帝的修為,一鞭之力足以震山碎石。

李陽感覺著他的強大氣息,莫名有了危機感,不安之至。

“高執事,內門祁開祁爺傳你過去。”黑衣男推開人群,響聲說道。

“還請稍等,待我打殺了這個狗奴仆的!”高龍客氣說道。

“祁爺找你要有事,不好耽擱,你現在就得隨我走。”黑衣男不置可否道。

“那,那好吧。”

高龍隻能應聲,把目光投向人群,“趙廣俊,趙麗美,現在就由你們兩負責繼續行刑,我這也算讓你們立威了。”

“是,高執事。”

“還請高執事放心,老奴雖然年邁,但還是有把子力氣的。”

趙廣俊,趙麗美先後說道,興奮不已。

等高龍隨著黑衣男走後,趙廣俊,和趙麗美便繼續持鞭,往李陽身上狠狠的落去,一鞭比一鞭急,一鞭比一鞭重,李陽能扛也是好事,受儘痛苦,慢慢死去,那才過癮啊。

新傷覆蓋舊傷,皮開肉綻。

在場的奴仆都覺李陽死定了,但驀的一道嬌喝聲響起:“都給我住手!”

所有人的目光都投了過去,包括趙廣俊和趙麗美在內,隻見一身白衣的楚喬兒,在兩名婢女的跟隨下,疾步逼進。

楚喬兒?

這女人怎麼來了,莫不是也想折磨折磨他?

李陽十分氣惱,暗自想著。

“楚大人,給您鞭子。”趙麗美主動遞上鞭子,滿是諂媚的道。

“楚大人,李陽在您生日宴上得罪了您,您儘管出氣。”趙廣俊也是躬身說道。

他們兩也覺楚喬兒是過來要拿李陽撒氣的。

“那我還真要出出氣。”楚喬兒握住鞭子,猛的甩出,隻是一鞭便將趙麗美抽的跪在了地上,左肩頭皮肉綻開,血流不止。

“楚大人,您,您?”趙廣俊身子發顫,說話都不利索了。

“啪。”

楚喬兒也是一鞭子落在了他的身上,他同樣也是被抽跪在地,左臂鞭痕幾乎可以看到了骨頭。

兩人疼的麵色蒼白,根本忍耐不住,喊叫的如同殺豬一般。

楚喬兒麵色冷峻之至,他見李陽被打成了這樣,可心疼了,一時之間她殺了這兩個惡奴的心都是有了:“你們兩個該死。”

“楚大人饒命,饒命啊。”

“楚大人,李陽偷盜丹藥,我們也是奉了丹藥房執事高龍之命啊。”

兩人嚇的額頭冷汗岑下,猛的磕頭,地麵砰砰作響,在畏懼膽顫的同時,也有著深深的不解,啥情況啊,楚喬兒怎麼不打李陽,反而因李陽而憤怒,打起他們來了?

“滾。”

楚喬兒不耐煩的打發道。

他們如逢大赦,爬起來跑的竟是比兔子都快。

“鬆綁。”楚喬兒吩咐隨從婢女。

“楚大人,李陽犯的可是重罪?”有丹藥室的守衛弟子小心翼翼的說了一嘴。

“李陽,我保了,你有意見?”楚喬兒眉頭一擰,脆聲道。

那弟子立馬哆嗦了下,躬身道:“小的不敢。”

婢女把李陽繩子解開,李陽茫然的望著楚喬兒,一陣失神。

“你冇事吧?”楚喬兒柔聲問詢,美麗的眸子裡滿是關切。

“冇事。”李陽不由胸膛滾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