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零六十章

看我今天怎麼收拾你!

楚喬兒衝兩名婢女吩咐道,“你們兩個送李陽回紫竹苑。”

她得留下來見執事高龍,把李陽惹的事給徹底平了,其實高龍也是被她給調開的,她知道高龍這個人喜歡較真也愛麵子,她若當著高龍的麵,在眾目睽睽下帶走李陽,必然會令高龍顏麵儘失。

一旦高龍把事情鬨大,向上稟告,她倒是不怕,可李陽就死定了,畢竟李陽犯的是重罪。

“不用,我自己走。”

李陽這話說完,便是邁步朝外走去。

“大人,您看他什麼態度?”

“就是啊,您出麵救他,他連聲謝謝都冇有,這都什麼人啊?”

兩名婢女先後說道,神情不悅。

楚喬兒擺了擺手,示意她們噤聲,儘管李陽很冇有禮貌,但是她確對李陽冇什麼負麵的印象,相反愈發欣賞起李陽來了,這要換做彆的奴仆,準要順杠往上爬,巴結討好她了。

李陽剛走, 高龍便折返歸來。

“李陽已經被打死了嗎?”高龍瞥了一眼空空如也的大樹,詢問道。

“回執事,李陽走了。”守衛弟子據實回道。

啥?

高龍先是一愣,隨著便是怒道:“到底怎麼回事?你們**的這樣多人,難道都是廢物嗎?”

“楚大人發話了,我們不敢攔啊,楚大人現在正在您的客廳等您。”守衛弟子苦著臉道。

高龍聽到這裡,便是哼了一聲,快速前往客廳,那他倒要聽聽楚喬兒怎麼說,肆意放走偷盜丹藥的奴仆,這未免太不把他以及門規戒律放在眼裡了。

“高叔,你回來了?”楚喬兒站起,笑盈盈道。

“楚大人客氣,屬下見過楚大人,敢問楚大人,為何要維護那李陽?”高龍先是抱拳施禮,隨著便是開門見山的質問,雖是質問,但語氣確並不淩厲,楚喬兒喊他一聲高叔,極大的滿足了他的虛榮心,楚喬兒勿論實力於地位都遠在他之上。

“李陽是我閨蜜的貼身奴仆,高叔就看在我和柳冰煙的麵子上,不要再追究了吧。”楚喬兒隨意道。

“楚大人和柳大人的麵子,屬下自然要給,可李陽犯的不是一般的罪過,私闖丹藥室,偷盜丹藥,這性質太惡劣了,若是不嚴懲,恐怕日後會有奴仆爭先效仿啊。”高龍說話嚴謹得體之至,顯然不願就這樣算了。

“我聽聞高叔一直冇有般若掌的下部秘籍,我出積分幫高叔去武技閣兌換來如何?”楚喬兒目光垂落,淡淡的道。

日月派除了基礎武學,其餘功法想要修煉,都要用積分兌換,日月派武學分為九等,般若掌為日月派的五等功法,十分不俗,高龍一直想要修煉下半部,確因積分不夠而擱置。

“那……那就太感謝楚大人了,其實李陽這事吧,還是一場誤會,他在丹藥室抗走的麻袋裡裝的隻是垃圾而已,我們搞錯了。”高龍瞬間改了口風。

楚喬兒滿意的點了點頭,笑而不語。

高龍弓著身子,心頭既欣喜又不解,欣喜的是楚喬兒竟然許諾為他兌換般若掌下部功法,不解的是積分對宗門任何一個弟子都是萬般寶貴的,這楚喬兒怎會如此捨得,閨蜜的貼身奴仆,這層關係好像遠遠不足以讓楚喬兒這樣做纔對。

另一邊,李陽托著一身的傷,回到紫竹苑。

院外,劉峰還在那裡站著,當見到李陽立馬破涕為笑:“陽哥,你能回來這真是太好了,我就知道來找柳大人求助冇找錯。”

他隻當李陽能回來,定是柳嫣然命人去說的情。

“快回去乾活吧,記住一定要小心謹慎!” 李陽拍著他的肩膀,輕聲囑咐著。

兄弟為他過來求柳冰煙,情誼深重,隻是柳冰煙就算了吧,柳冰煙怎可能管他的死活,估計一會還得罵他罰他,這次危局雖然安然度過,但也給李陽提了個醒,哪怕在著急改名命運,翻盤崛起,也得有耐心,絕不能冒失,他們這些奴仆的命實在太微不足道了。

“陽哥,你好好養傷。”

劉峰撂下話,跑著離開。

李陽隻等著他的背影消逝,纔是走進院落,院子裡的婢女都紛紛盯著他在看,特彆安靜。

婢女們真是冇想到李陽膽子會這樣大,去丹藥室偷丹藥,這,這……

驀的,開門的聲音響起。

柳冰煙當看到李陽那一身的傷,心裡莫名難受,冷著臉罵道:“狗東西,整天到處惹事生非,還不給我滾進來!”

說完,轉身進了屋子。

“李陽,你實在太莽撞了,大人正在氣頭上,你小心點。”紫鵑好意提醒道。

“明白。”李陽點頭,應聲。

房間裡柳冰煙坐在姨子上,俏臉板著,不怒自威,今天柳冰煙穿的很隨意,一身白色的休閒裝,烏黑的秀髮披在肩頭,清純嫵媚,隻是再好看,李陽也不敢打量,隻是規規矩矩的站著,一聲也不敢吭。

足足過了兩分鐘,柳冰煙纔是開口道:“你不是挺活躍的嗎,怎麼現在成啞巴了?”

“我,我知道錯了。”李陽小心翼翼的道。

心裡真是覺得有些委屈,他出了事,捱了打,險些丟命,柳冰煙還這樣冷漠,他斥候柳冰煙也有一段時間了,也一直儘心儘力,可柳冰煙對他確還不如個陌生人楚喬兒。

“你知道錯了?你哪回都知道錯了,可還是不消停。”

“李陽你個狗東西,什麼時候才能不惹事生非?”

“你一天不惹我生氣,你就心裡不舒服是不是?”

柳冰煙劈頭帶臉的訓,越說越氣,話到最後都拍起了桌子。

李陽低著頭,其狀便如做錯事情的小學生一般。

“你少跟我來這一套,裝可憐給誰看呢?”柳冰煙站起,推了李陽一把,冷冷道。

觸碰到傷口,李陽下意識的眉頭一擰,顯出痛楚之色。

柳冰煙看到後,眼中閃過一絲關切,但語氣依舊冷漠:“跟我走,看我今天怎麼收拾你。”

李陽跟在她身後,偷偷瞪了她一眼,然後眼睛便再也無法挪開,不得不說,她的身材實在是太好了,白色的緊身褲將她完美的身段展現的玲離儘致,走路的步伐也是均勻有律,充滿了美感與誘惑。

尼瑪,這蛇蠍女人長的是真好,就是心腸太黑暗了。

李陽忍不住的暗暗嘀咕著。

柳冰煙進了臥室,這讓李陽微微一怔,趕緊停了下來,不敢在跟。

“進來啊,墨跡什麼。”柳冰煙冷聲催促。

“哦。”李陽應了一聲,走了進來。

這還是他第一次走進柳冰煙的房間,房間佈置的很溫馨,也瀰漫著一股淡淡的馨香,那絕對不是香水味,而是跟柳冰煙身上的氣息很相似,很好聞,很舒適。

不過李陽確冇有在意房間環境的暖味,而是在好奇柳冰煙帶他來臥室,究竟要搞什麼,不是要收拾他的嗎,怎麼還來臥室了?

“把襯衫脫了,到我床上躺著去。”柳冰煙語氣高高在上,不容拒絕。

“到您床上躺著?”

李陽忍不住的脫口,一臉的懵比於呆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