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傾力培養你!

李陽興奮的根本不能去考慮,柳冰煙到底是忘記玉瓶裡有丹藥了,還是隱晦的贈送,隻是急匆匆的回房間。

十枚固元丹,應該可以讓他修複丹田,恢複內力了吧?

關上門,他便是盤膝坐下,將十枚丹藥全部吞服入腹,立馬體內便滋生出絲線般的熱流,清爽愜意之至,李陽趕緊運功調息,試圖引導熱流擁入丹田,怎料熱流一到心臟便消失了,心臟裡的不明東西再次將藥力吸收了,而且是頓都不打,瞬間吸納乾淨那種。

對於此李陽既失望又不覺奇怪,上次小芸給他固元丹,他便預感到心臟裡的未知東西很饑餓,彷彿就像一個填不滿的漩渦,此次這種感覺更為清晰。

再修煉九轉金身決試試!

李陽並不氣餒,又開始修煉起來,身體不斷擺出各種動作,若有佛門中人在此,必然會大吃一驚,因為李陽先後襬出的動作就跟十八羅漢的法相金身一模一樣。

動作先是僵硬,再是嫻熟,周而複始般的快速循環,一氣合成,習雲流水。

快天亮的時候,李陽身體已經呈現出耀眼的金色,整個人如同小金人一般,九轉金身決,第五層境界,羅漢金身練成了。

“哈哈哈,太好了,果然丹藥雖不能助我修複丹田,恢複功力,但確可以幫我強其筋骨,淬鍊體質,這下終於有了在日月派自保的本錢了!”李陽睜開眼睛,忍不住的咧嘴笑了下。

九轉金身決,羅漢金身境,便可憑藉肉身硬撼武帝階,一般的外門弟子已經不再是他的對手。

外門弟子共有兩百五十八位,除了前十,全部都是稍有天賦的武王,儘管他們也可以越級挑戰,但戰力隻能堪比初階武帝,而李陽的羅漢金身境是可以力戰高階武帝的,當然外門前十,李陽還是遠遠比之不上,楚喬兒,柳冰煙都是屬於那種超級天驕的範疇。

楚喬兒僅以武王的修為,便可與初階武聖一較高下,而柳冰煙更是神秘,真正戰力不詳,但是十有**已經半隻腳踏入了武聖境界。

楚喬兒的逆天,是日月派人所共知的,而柳冰煙強大則是李陽在日常中偶然察覺到的,那日柳冰煙在修煉內功時,無意間散發出了強大的氣勢,另外柳冰煙也在偷偷煉製可以幫助武帝突破至武聖的補天丹,種種跡象都表明,柳冰煙很強。

眼下還得隱忍蟄伏,待實力在有突破,纔可發力,一鳴驚人,一飛沖天!

李陽知道離崛起的那一天絕對不會在遙遠,因為他心臟的未知東西太強大了,不修煉,哪怕睡覺都會增加力量,而且他隻要吞服丹藥,便可暴增實力,往後他的重心便是想儘辦法得到更多的丹藥。

往後的幾天裡,柳冰煙都冇有在紫竹苑,據紫鵑說是去通天塔修煉去了,而李陽也對丹藥的獲取來源一籌莫展。

直到週三那天,柳冰煙歸來,他纔等到了機遇。

“呦,氣色挺好的嘛,看來那天給我扔垃圾略有收穫?”柳冰煙望著走進送餐的李陽,笑嗬嗬的道。

“謝謝大人。”李陽聞言,便確定柳冰煙是隱晦的贈與而絕非不知玉瓶裡有丹藥,不由心生太多的感激,柳冰煙還不是內門弟子,也非武聖,是不能私傳奴仆武學以及給予奴仆丹藥資源的,門規戒律需要規避。

柳冰煙點了點頭:“坐下來,一起吃吧。”

“哦。”

李陽也冇拒絕,欣然落座到對麵。

柳冰煙驀的出手,抓住了李陽的虎口,再次給予把脈,隨著皺著眉頭道:“怎麼回事,丹田怎麼還冇有回覆,十枚固元丹你是否全部吞了?”

“全吞了,可藥力還是不夠。”李陽據實說道。

心裡隱隱有些期待,期待柳冰煙可以再次給予他一些丹藥,提升實力。

什麼?

柳冰煙臉露震驚於困惑,按常規來說一枚固元丹便可讓普通人洗毛伐髓,丹田成型,更彆說李陽丹田已經好了大半,十枚固元丹真是冇道理不複原纔對。

“你這情況倒是古怪,我一時半會也找不出原因。”

“丹藥暫時是冇有了,等下個月我領了資源再看吧。”

“你給我安份點,彆再出去偷東西了。”

柳冰煙語速不急不緩,淡淡說道,丹藥對於她來說,也不是想要多少就是有多少的,她每個月都有固定的丹藥分配,量並不大,大約隻有二十枚左右。

當然她是會煉丹的,但煉丹需要多種名貴的藥材,價值昂貴,多年煉製補天丹失敗,已經讓她囊中羞澀,若不是這樣,翠茹也不會下山購置藥材,許久未歸,翠茹一直在尋覓價格偏低的藥材,方能購買全柳冰煙給的清單。

“大人,您乾嘛對我怎麼好啊?”李陽忍不住的問道。

“我……我憑高興的,最近心情好便對你好點,等心情不好了,就得打你罵你了。”柳冰煙冷冷的道,“我現在心情就不好了,你給我死起來,到一邊站著去,自己什麼身份心裡冇點數嗎?”

那真的不能讓李陽知道她對其有了好感,要不然她就太冇有麵子了。

李陽無奈的搖了搖頭,隻能起身,規規矩矩的侯在一旁。

尼瑪,這女人變臉跟翻書一樣快,真是太難相處了。

“大人,方玉龍方大人給您送來了十五名男奴仆,您看?”紫鵑走了進來,稟告道。

“方師哥體恤我,我不能拂了他的好意,全部收下,你負責安置派活。”柳冰煙不置可否道。

“是。”

紫鵑應聲退出,把門帶上。

柳冰煙低頭吃飯,俏臉板著,明顯很不高興,吃著吃著,便是把碗筷給摔了。

李陽眼皮跳了跳,大氣也不敢出。

“你彆怕,我不是衝你,那方玉龍給我送奴仆不是安的什麼好心,而是是想監視我。”

柳冰煙突然把目光投向李陽,輕聲說道,“我父母其實是被日月派的九長老給殺的,當年我父母帶著我以及家丁從日月山脈經過,便遭到了截殺,全部都死了,若不是我年幼,宗主憐憫,我也不能活著,所以這些年來,我在日月派處處小心,而那九長老也是對我格外關注,方玉龍是九長老的弟子,你明白了吧?”

“感謝大人信任,隻是小的就不明白了,那既然您知道這些奴仆是過來監視您的,為何還要接收呢?”李陽說道。

原來柳冰煙有過這樣一段過往,難怪她要韜光養晦,隱藏實力,方玉龍他也是知的,外門排位第二,很是了得。

“冇錯,我是能拒收奴仆,但是我若不讓奴仆進來,方玉龍以及他身後的九長老摸不準我的情況,又怎能對我安心?”柳冰煙冷冷發笑。

“大人考慮周到。” 李陽由衷的說道。

“我以後會傾力培養你,丹藥功法我都會提供,我隻要求你對我忠誠,整個日月派隻有我纔是你的主子!”柳冰煙又是說道。

“那必須的,我一定對您忠誠到底,您讓我做什麼我便說什麼。”李陽故作感激,響聲迴應,情真意切,煞是逼真。

柳冰煙滿意的點了點頭,美麗眸子裡的眸子裡閃過一絲瘋狂。

原本她並不打算將寶貴的丹藥資源分給李陽太多,可方玉龍送來奴仆,讓她意識到了危險,也讓她意識到了她得培養嫡繫心腹的必要。

李陽肉身強悍,恢複力驚人,天賦異稟,又曾經有過內功底子,隻要幫李陽治好丹田,恢複功力,在加以指點培養,日後必能成為她複仇的一大助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