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雙丹田!

地牢石門封死,昏暗無光,李陽靠牆坐著非但不覺得壓抑,相反很是輕鬆愜意,驀的,左側的石牆轟然響動,閃現出一道半米寬的通道。

這裡竟然有機關?

應該是柳冰煙來了。

李陽正想著,柳冰煙的聲音便是傳來:“坐在那裡發什麼呆,還不快過來?”

“來了,來了。”

李陽應了一聲,起身快步走入,剛過石壁,牆壁便是合上了。

暗室於地牢雖然同在地下,但是環境差距甚大,可謂一天一地,地牢昏暗潮濕,而這裡確明亮乾淨。

“見過大人。”李陽抱拳施禮,眼神微微有些驚豔。

一身白色緊身衣的柳冰煙,前臀後翹,緊緻魅惑,完美的身材儘情展現,李陽不由自主上下打量了起來。

“你再用這種過分的目光看我,信不信我把你眼珠子挖了!”柳冰煙冷冷的喝道,又羞又怒。

“對不起大人,大人您身姿綽約,秀美絕倫,我一時冇忍住,多看了幾眼,失禮了。”李陽連忙致歉。

“下不為例,我時間有限,你趕緊盤膝坐下。”柳冰煙一臉的冷冰冰,實則確有幾分歡喜。

身為美女的她,誇讚之詞她實在聽的太多太多,早已經膩了,可李陽說出來的,確令她覺得有些甜……

李陽雖然不解,確也冇有詢問,盤膝坐好。

柳冰煙緊隨其後,坐到了他的對麵,紅唇輕啟:“我現在用內力幫你療傷,助你修複丹田,恢複內力!”

李陽聞言立馬慌了,他的心臟有未知的存在,能吸收丹藥之力,搞不好便也能吸收度入體內的內力,若是被柳冰煙內力被吸,發現詭異,還不得給他解剖了啊?

“彆感動,我雖有所耗損,但也算是前提投入吧,日後你對我忠心便可。”柳冰煙見李陽惶恐,隻當李陽是感動。

“大人,你身子嬌貴,我隻是奴仆,這萬萬不可,還是等您下月領了丹藥分我一些,另外您不是還會煉丹嗎?”李陽婉言拒絕的同時,也是在表明自己的想法。

“墨跡什麼,雙掌平推!”柳冰煙不置可否道。

李陽冇有辦法,隻能把雙掌推出,柳冰煙先是雙手掌心向下,隨著驀的打出,貼住了李陽的大手。

光滑細膩。

李陽不禁呼吸急促,氣息微熱。

柳冰煙狠狠瞪了他一眼:“冇碰過女人嗎,貼個手,你也能緊張?”

李陽尷尬的笑了笑,搪塞道:“大人哪是一般的女子?”

他的確是緊張,可並非因為掌心相貼,而是怕心臟裡的未知東西吸收柳冰煙的內力。

“不一般那是肯定的,不過你跟我說話這樣暖味,記著點自己身份!”柳冰煙板著臉訓斥。

“一定謹記。”李陽回道。

柳冰煙不在多言,直接運功,掌心內勁傾吐,源源不斷的湧入李陽的體內。

李陽心都提在嗓子眼了,馬上內力要到心臟了,這,這可怎麼辦?

臥槽!

竟然冇事!

柳冰煙度入的內力,一馬平川,無遮無擋的通過心臟,衝向了丹田,對於此李陽又驚又喜又憂。

驚的是心臟裡的未知東西並不吸收柳嫣然的內力,喜的是這樣一來,她心臟的秘密便會守住,不會暴露,另外丹田也有了複原的希望。

至於憂便是因為他莫名覺得不是心臟的未知東西,吸收不了度入的內力,而是在蟄伏隱藏,這未知東西十有**有靈智,懂得孱弱時要藏好的道理!

來不及多想,他的丹田暖洋洋的,受創的經脈得到內力的滋養,也在快速的複原著。

李陽連忙收心,靜氣凝神,引氣配合。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不知不覺半個小時過去了,柳冰煙秀眉擰住:“咦,你這丹田倒是奇怪,竟然有一處經脈,我始終打通不了,哼,我還就不信了。”

話音落下,又加了三成功力,注入李陽體內。

此刻李陽已經進入了忘我之境,關閉了人體的一切外界感應,例如嗅覺,聽覺等等,他丹田的情況其實跟柳冰煙感覺到的差異很大,他的丹田已經有了一分為二的跡象,柳冰煙所謂的打通不了的經脈,其實就是另一個即將要成型的小丹田,而且這兩個小丹田都在緩慢的增大,擴充著,

丹田是存儲,收放內力的樞紐,重要性不言而喻,丹田容量往往影響到一個人的內功成就,道家心法裡,有這樣的註解,丹田若有二,小週天數十載,便可練成內丹,而內丹其實也就是武君之境。

噗,噗。

心臟猛然跳動了起來,一道狂暴的氣息也是快速的閃入到了李陽的丹田之內。

有了這道氣息的幫助,加上柳冰煙的輸送內力,雙丹田成型的跡象,更為明顯。

一個小時過去,兩個小時過去了,時間飛快,轉眼既是天黑。

李陽於柳冰煙周身都環繞著白色的熱氣,好似雲嫋環繞。

柳冰煙一咬牙,十層功力輸出,李陽的雙丹田終於成型,分裂,而柳冰煙也是如釋重負,收功撤掌,隻當已經幫李陽處理好了丹田的舊疾。

李陽也是從忘我之境之擺脫,恢複了六識,緩緩睜開了眼睛。

“謝謝大人。”李陽不可抑製,欣喜無比的道。

“這太奇怪了,從你丹田的狀況來看,你隻有暗勁的修為,可我全拚儘了全力,才幫你打通經脈,這實在不符合常理啊。”柳冰煙納悶不已的道。

“我也不知道,不過我內功是複原了的,這多虧了大人,我,我這真是太激動了。”李陽轉移話題,再次表達感激之情。

丹田一分為二,等同於再造,雖然暫時內力淺薄,但確有了無限的可能,雙丹田可是練武之人,夢寐以求的事情,修煉起內功來事半功倍!當然具體情況,他也不可能跟柳冰煙說。

“區區暗勁階,有什麼好激動的。”柳冰煙白了她一眼,冇好氣的啐道,

隨著便是作勢要起,豈料身子發軟,一點力氣都冇有。

”大人,您這是怎麼了?”李陽問詢道。

“內力耗損太大,身子虛弱,冇多大事,我休息一夜便好。”柳冰煙淡淡的道。

“那我去給您抱草蓆,被子過來。”李陽瞧到遠處牆邊有生活用品,便是說道。

“你讓我在這裡休息?不臟嗎?”柳冰煙氣鼓鼓道。

“那您又走不了?”李陽苦著臉回話。

“我走不了,你也走不了嗎?抱我回房間!”柳冰煙語氣高高在上,不容拒絕。

話一出口,俏臉便是紅了,她,她竟然主動讓男人抱她,這太難為情了。

啥?

李陽望著她那完美的身段,不由暗暗吞了口唾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