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零七十章

今天晚上彆走了!

“你說什麼?”柳冰煙強忍想要笑噴的衝動,望著一臉緊張的李陽問道。

“我願意付責任。”李陽重複表著態度。

“我又不聾,我是問你打算怎麼對我負責任?”柳冰煙精緻的嘴角微微上揚,勾勒出一抹戲謔。

尼瑪,這不明知故問嗎?

李陽實在懶得再迴應了,男人要對女人付責任,傻子都明白啊。

“你不願意說,我來替你說,你看看我說的對不對?”

“你所謂的負責,是不是當我男人,讓我白天我照顧你生活,給你端茶倒水,儘賢妻本份。”

“晚上呢我還得洗的乾乾淨淨的,乖乖配合你,配合的不好,還得遭你嫌棄,被你罵!”

柳冰煙神情似笑非笑,語速不急不緩。

“嗬嗬,那樣倒是好。”李陽聞言,不由咧嘴笑了下,下意識的脫口道,腦海中夜市浮現出愜意的生活情景來,一直以來他都被柳冰煙壓的死死的,自然也想把差距反轉。

“好你個頭!”

柳冰煙紅著臉啐罵道,直接踢了李陽一腳,就這混淡怎麼想的這樣美呢,另外也真是太不要臉了,竟然還真想著讓她晚上配合。

李陽疼的倒吸了口涼氣,連忙道:“兩個人過日子,講究個互相尊重,我不能那麼欺負你!”

“你彆做夢了,自己什麼身份心裡冇點數啊?”柳冰煙白了他一眼,譏諷道,“你對我負責,你配嗎?我是高高在上的宗門天驕,你是一個卑賤的奴仆,再便是我美若天仙,你哇瓜裂棗一個!”

“ 那你到底啥意思啊?“李陽困惑不已的道,“你不是覺得清白受損,不能在嫁人,急的都要哭了嗎?”

尼瑪,這女人,一會不貶低自己能死咋的?

看她那副高高在上的樣子,就來氣!

“嫁不出去,你也冇戲!我的意思很簡單,就是讓你以後好好彌補我,要聽我的話,好好斥候我!真是好笑,還要對我負責,都不知哪來的底氣,哈哈哈,真是笑死我了……”柳冰煙先是鄙夷,話到最後更是嬌笑不止,根本停不下來的那種。

李陽自尊心受到暴擊般的傷害,雙目通紅,幾乎都快要噴出火來了,他好心要負責任,確換來無儘的鄙夷於嘲笑!

“行,行,我不笑了,你彆跟我撩臉子了。”

柳冰煙眼見李陽臉色不好,趕緊忍住不笑,但還是不屑的道,“我是你主子,你在我麵前要什麼自尊,你那自尊心特彆可憐,我冇讓你整日對我跪拜行禮,就已經很不錯了,彆再這礙我眼了,去密室修煉吧。”

“是,大人。”李陽咬牙應聲,雙拳緊握,指甲都掐進了肉裡。

“又跟我犯倔是吧?我跟你說過多少次了,私下裡可以叫我名字。”柳冰煙冷冷的道。

“你是主子,我是奴仆,小的實在不敢逾越!”李陽撂下話,直接走到窗邊,拍牆三下,待牆壁裂開,便閃了進去。

柳冰煙氣的跺腳,暗暗罵著,主子你個頭,誰家主子能對奴仆這樣好啊,被占了便宜,也冇計較!她其實也知道主奴的概念,是她反覆重複的,但那又怎樣,她隻是說說而已,實質上早把李陽當很好的朋友了,可這李陽了確是傻的冒泡,一點也看不透!

李陽進入密室後,便排除了負麵的情緒,專心投入修煉當中,他明白,要想不被人嘲笑,輕視,唯有自己努力,等著吧柳冰煙,遲早有一天小爺得讓你仰視,跪舔小爺,小爺都不帶搭理你的那種!

上午練習基本功,俯臥撐,仰臥起坐,渾汗如雨,衣服如同被雨水澆灌,午後,又是修煉起內功來,依舊是長生訣心法。

修煉枯燥而又充實,時間在不知不覺中過去。

很快天便是黑了,李陽陡然間睜開眼睛,無奈的搖了搖頭,他的內功修煉遇到了瓶頸,冇有冇有丹藥助力,短期內是不可能再有提升了,其實這也是雙丹田帶來的弊端,雙丹田雖然是練武者夢寐以求的,也奠定了武君境界的基石,但是修煉起來的難度確比尋常人高出數倍。

十月已然月初,柳冰煙應該領了宗門的資源,隻是能不能給他就不知道了,尤其他早上的時候還惹了柳冰煙。

算了,不想了,愛給不給吧,肚子實在太餓,得出去吃點東西才行,中午他便冇有吃飯,不是不餓,而是出去要經過柳冰煙的房間,他實在懶得看柳冰煙那張臭臉,受柳冰煙那份窩囊氣!

臥室裡冇人,李陽長鬆了口氣,可剛出臥室的門,眉頭便是凝住,柳冰煙那死女人正坐在客廳裡吃飯呢,由於背對著的原因,李陽便敢狠狠瞪了她一眼。

“呦,我當某些人真有誌氣,待在密室不出來了呢?”

“中午也不出來吃飯,不想見到我啊?”

“有本事晚飯也彆吃,繼續回密室去!”

柳冰菸頭也不回的輕聲說道,臉上掛著淡淡的笑意,不知從何時起,她就特彆期盼跟李陽待在一起,對於懟李陽也是深感有趣。

李陽冇吭聲,低頭走著,直接從柳冰煙身邊飄過。

“我已經吩咐廚房了,不會給你飯吃。”柳冰煙淡淡的道。

“那我回去休息。”李陽回話。

“等一下,我這桌子上的可是有魚有肉,要不要留下來一起吃?”柳冰煙驀的說道。

“我不餓,也不配。”李陽麵無表情的道,可肚子確是不爭氣的叫了起來,發出咕咕般的聲響。

柳冰煙給了他個白眼:“嘴硬什麼啊,冇什麼不配的,過來吃吧。”

“小的告退。”李陽依舊不為所動。

“今天可已經到了領丹藥的日子,你確定要跟我賭氣,不肯坐下來吃飯嗎?”柳冰煙慢悠悠的開口。

李陽聞言,趕緊轉身,快步走到桌前,坐到了柳冰煙對麵,抓起饅頭,狼吞虎嚥。

柳冰煙忍不住的笑了,拿起筷子夾起一塊牛肉,遞到了李陽嘴前:“彆光吃饅頭。”

“大人,您?”李陽麵色凝住,真有些受容若驚了。

“張嘴,給個麵子讓我喂一下行不行?”柳冰煙商量道。

李陽下意識的配合著,心頭忍不住的一蕩,美人餵食這對哪個男人來說,都是極具成就感的一件事情。

“我都不知道到底我是主子,還是你是主子,凶我,跟我打架,占我便宜,到最後還得我來哄你?”柳冰煙冇好氣的啐道。

李陽冇吭聲,低頭吃飯,隻是心裡確覺舒坦不少。

“吃完飯,就彆走了,我自己一個人睡實在有些孤單。”柳冰煙輕聲說道。

啥??

李陽聞言,下意識的瞥了一眼她那絕美的臉龐,完美的身段,然後忍不住的吞了口唾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