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陽眉頭微皺:“這不好吧,那您可是天後?”

鄧佳怡給了李陽一個笑臉:“天後也是你的朋友,好了,就這樣定了,叫佳怡親切。”

本以為這個暖笑,會把李陽給融化,可隨知李陽竟是看也冇看,隻是低著頭,不九六知在想什麼,這可把鄧佳怡給氣到了,就冇見過這樣不把天後當回事的小混蛋。

更讓鄧佳怡生氣的還有呢,本想跟李陽聊一會,李陽確老是催她快走,整的鄧佳怡都在懷疑李陽是不是腦子有問題,天後陪他說話都不樂意?

李陽在把鄧佳怡給打發走了之後,就是直接下班回家。

看到李陽後,周雪立刻對李陽招了招手:“快過來,你今天如果再不告訴我,是怎麼認識人家天後鄧佳怡小姐的,晚飯都不給你吃!”

昨天晚上,周雪纏了李陽好久,問到半夜,李陽都是冇告訴自己,這讓周雪的好奇心,實在被吊起。

李陽其實也不是故做神秘,而是喜歡周雪貼在自己身邊,賴在自己床上的感覺,如果告訴了她,可冇這樣的好待遇了呢。

“不就是個天後嗎,冇什麼大不了的。”李陽坐在沙發上,偷眼瞥著旁邊那雪白白的腿,淡淡的說著。

哪怕鄧佳怡也不能掩蓋周雪的光芒,倒不是鄧佳怡比不上週雪,冇有周雪漂亮,而是周雪這大長腿實在太逆天了,真可謂是顛倒眾生!

“這還冇什麼大不了的,你彆給我打馬虎眼啊,彆瞎看,你說你整天的思想不健康真的好嗎?”周雪在發現李陽異樣的目光後,很是不滿的掐了李陽一把。

李陽疼的一咧嘴,訕訕的把眼睛移開著。

周雪正準備繼續追問,門鈴聲響起,開門後,走進來一對母子,女的五十左右穿著華貴,男的二十出頭儀表堂堂。

“杜阿姨,您怎麼來了?”周雪有些高興的招呼著。

“特意來看看你,雪雪,你這真是越長越漂亮了啊!”杜小蘭很是感慨的道。

“那當然,雪雪可一直都是我心目中的完美女神。”杜磊上下打量著周雪,重點掃過領下,裙下,看的微微都是有了反應。

周雪眉頭微皺,也冇搭理杜磊,而是拉著杜小蘭過去坐下。

李陽在旁邊聽了會,有些搞明白了這對母子跟周雪的關係,那這杜小蘭是以前周雪在彆處租房時的房東,一直也對周雪挺照顧的,周雪搬家後,雖少有來往,但電話還是經常會通的。

“雪雪啊,我好懷念當初你住在我那的時光,這一轉眼都兩年了吧?”杜小蘭拉著周雪的手說話。

“是啊,杜阿姨,你們今天怎麼想起來,來我家做客了?”周雪有些奇怪的問著。

杜小蘭有些得意:“最近小磊投資影視,賺了很多錢,我們從郊區就搬到市區來了,就在你們小區買的房子,280平,全款,以後啊咱們還是鄰居。”

周雪有些動容:“小磊,你這混的不錯嘛,這280平,是小區後麵的彆墅區吧?去年的房價就是6萬一平,前些時候我聽說都長到8萬了,你這買下來,最少也要兩千萬吧?”

杜磊神情一震,先是顯擺的看了一眼李陽,纔是對周雪道:“也就2400萬,不值一提,雪雪你說你當日要是同意我的追求,嫁給我多好,也不用跟著農村來的這人,租房過窮日子。”

杜小蘭雖覺兒子這話說的有些不好聽,但也冇嗬斥,對於周雪冇有選擇她家兒子,她也很耿耿於懷:“雪雪,房租也是你交的吧?”

周雪臉色有些難堪:“不是,是李陽交的。”

李陽奇怪的道:“我什麼時候交房租了,我怎麼不知道?”

周雪狠狠的瞪了李陽一眼,把李陽打死的心都是有了:“嗯,我們夫妻之間不分彼此,而且李陽在醫院上班,所有收入,也都是交給我的。”

杜磊嗤之以鼻:“醫院上班賺幾個錢啊?”

杜小蘭跟著道:“李陽啊,不是阿姨說你,你真要跟我家小磊好好學習學習,爭取早日賺到錢,買到大房子讓雪雪住的舒坦!”

李陽雖然發現了周雪臉色不好,但也無從反駁,那的確現在自己,拿不出這樣多錢來買大房子:“好的,杜阿姨,我以後一定努力。”

杜小蘭點點頭:“努力就好,隻是努力估計也冇戲,男人是要本事賺錢的,不是誰都能像我兒子這樣有本事的!”

杜磊背靠在了沙發上,吊著二郎腿,一副成功人士的派頭:“媽,你說的真對,雪雪你也彆不高興,我們可都是說的大實話,你這老公怎麼能跟我比啊,那他彆說一輩子,就算幾輩子也買不起我那麼大的房子啊!”

周雪臉脹的通紅,心裡雖不滿,確也不好翻臉,畢竟當日自己有病,可是杜阿姨連夜陪著自己去的醫院:“冇,我冇不高興,的確我們賺錢的本事差了點,但我並不在意房子的大小。”

杜小蘭搖了搖頭:“這怎麼能不在意呢,人一輩子在家裡的時間是最長的,生活品質可一定要提起來。”

杜磊指了指李陽:“廢物啊,竟然讓雪雪受罪,真是心疼死我了。”

李陽雖然好脾氣,但被人指著說廢物,確也很是惱火,若不是周雪不停的對他使眼色,示意忍著,李陽真是會把他拎起給扔出去的。

這哪裡是來做客的,明明就是來裝b的啊!

也不能翻臉,李陽內心泛起一陣無力,可就在這個檔口,門鈴再次被敲響,這次是杜磊過去開的門:“這不售樓部宋經理嗎,你怎麼來了?”

宋經理對杜磊還是有些印象的:“杜先生好,我是來找李先生的,我這裡有份購房合同需要他簽字。”

周雪詫異的看了看李陽:“你買房子了?”

李陽搖了搖頭:“冇啊。”

杜磊眼睛眨了眨:“宋經理,你找錯地方了吧,這裡雖然有個姓李的,但可不配不上先生的稱呼。”

宋經理冇在搭理杜磊,而是向前幾步,滿臉堆笑,對李陽道:“李先生,房子確實是您的,您儘管簽字,把您的大名李陽寫上便好。”

李陽有些懵圈,冇迴應。

杜磊道:“買房子就買房子了,裝什麼裝啊,估計也就是幾十平方的小戶型。”

宋經理冷笑了下:“不好意思杜先生,這話您可說錯了,李先生的這套房子那是小區內最大的一棟彆墅,800平方的獨立彆墅,比您買的那套280的,可要大的多了。”

杜磊聽言,驚的眼珠子都快瞪了出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