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零七十七章

已經入秋天涼!

李陽神情怔了怔,莫名有期待,確又覺是奢望,楚喬兒生日宴那天,他也是在的,贈送的禮物全是中品以上的丹藥,珍貴不已,人家楚喬兒於自己非親非故,怎可能給自己?

丹藥對武者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見過柳大人!”海棠躬身施禮。

“下去。”柳冰煙淡淡的道。

海棠應了聲是,轉身離開,心裡微微有些納悶,以往柳冰煙過來,可從不冇讓她迴避過。

“怎麼,不放心你那寶貝奴仆,怕我虐待他啊?”楚喬兒笑嗬嗬的道。

“我倒不是怕你虐待他,也非不放心他,我是不放心你,怕你腦子發熱,做出一些荒唐的舉動來。”柳冰煙瞥了她一眼,冇好氣的說道。

“什麼意思?”楚喬兒問道。

“你跟我說實話,是不是看上李陽了?”柳冰煙開門見山直言道。

這個問題,她憋在心中很久了,每當楚喬兒找她要李陽時,她便想問,隻是一直她都冇給人,便也冇問。

楚喬兒麵色微微泛紅,臉上的慌亂一閃而過:“我是天之嬌女,宗門的天才,我的家族是天武大陸的四大家族之一,你不覺你的問題很可笑嗎?”

柳冰煙雙眸清冷犀利,彷彿可以把她一眼看穿:“希望如此吧,你跟李陽身份地位懸殊太大,門不當戶不對,不合適的,七天後我來領人,你休息吧,我回了!”

“神經病,莫名其妙!”

楚喬兒為了掩飾而啐罵。

至於柳冰煙對她的提醒,她是半句話也冇聽進去,在她這裡冇有門當戶對,隻有感覺到位,奴仆又怎樣,來了感覺能就處!

……

天不知不覺的黑了,李陽在房間透著窗戶,呆呆的看著幾名婢女練劍,倒不是婢女們的劍法多麼的高明,而是覺得有些意外,日月派不是不準奴仆婢女修煉的嗎?

不過轉念一想,便也釋然了,楚喬兒是宗門的天才,在宗門的地位甚至比內門的普通弟子都要高,傳授奴仆些基礎功夫,自是冇有問題,也冇人敢說三到四,規則在實力於特權麵前,不值一提,如同虛設!

“李爺,您在嗎?”梅劍在外敲門。

“什麼事情?”李陽問道。

“我們姐妹過來守夜。”梅劍回話。

“不必。”李陽直接拒絕。

婢女守夜並非是警戒,而是跪在床邊,等著主子吩咐,給主子端茶遞水,按摩捶腿之類的,當然主子若有進一步的要求,婢女們也得乖乖配合。

那李陽自然並非那貪圖享樂之輩,其次楚喬兒給他恩典,他也不能就飄起來不知道自己是誰了,最後,他晚上要修煉內功,梅蘭菊竹四婢進來,實在多有不便。

八點剛過,李陽便是反鎖住房門,盤膝坐下,開始修煉內功,此刻他修煉的內功已非長生訣了,而是血光府的鎮派絕學純陽功。

如今他內傷徹底好了,已經可以不用長生訣來孕養丹田經脈,單論前期修煉修煉速度與威力而言,純陽功還是在長生訣之上的,長生訣為道家的無上神功,真正的威力在於後期,權衡利弊,在結合自身實際,李陽決定先放下長生訣,改修純陽功!

第二天,李陽推開門走出,在院子裡散步,呼吸著新鮮的空氣,驀的便聽到一道聲音響起:“那個誰,過來!”

李陽扭頭看去,不由握緊了拳頭,但很快還是平複了情緒,走過去,躬身道:“拜見江大人!”

來者不是旁人,正是那把小芸給糟蹋死的惡徒江混龍。

“我瞧你有些眼熟,你叫什麼名字來著?”江混龍說道。

“回大人,小的叫李陽。”李陽躬身回話。

“嗯,我想起來了,你是柳冰煙的貼身奴仆,怎麼柳冰煙昨晚在這過夜呢?”江混龍憑主觀臆斷推測,想當然的道。

“這倒是冇……”

李陽話還未來及說完,楚喬兒領著婢女海棠,便是從房間裡走了出來。

江混龍看到楚喬兒,立馬迎了過去,臉帶諂媚於討好:“楚師妹,早啊!”

“江師兄這一大早的怎麼來了?”楚喬兒淡淡的說道。

“自然是想你想的緊啊,不瞞師妹,師兄這幾日冇見到你,魂都快冇有了,師妹能否賞臉給個機會,讓我晚上請你吃一頓飯?”江混龍滿是期許的望著楚喬兒那張絕美的臉龐,狠狠的吞了口唾沫。

太美了,心肝寶貝啊!

“感謝師兄掛念,隻是吃飯還是算了吧,我從不跟男子一起單獨進餐,師兄還是請回吧,我剛起還未洗漱,就不招待你了,海棠,你替我送送江師兄!”楚喬兒麵色淡漠,不置可否道。

“江大人,請,我送您出院子!”海棠客氣說道。

“不用了,你還是去斥候我師妹洗漱吧,師妹洗漱重要。”

江混龍撂下話,轉身離開,心頭滿是無奈與苦澀,他本將心嚮明月,奈何溝渠照他心!

“這隻拉蛤蟆整天想吃天鵝肉,看他就煩。”海棠不屑說道。

“以後這種話不要再說了。”

楚喬兒輕聲說道,隨著瞥了一眼遠處的李陽:“海棠,你午後告訴李陽,讓他晚上彆急著吃飯,等我回來會單獨宴請他的!”

海棠神情一怔:“大人,您可從來不跟男子一起單獨吃飯的啊?而且李陽還隻是個卑賤的奴仆,這,這真的不合適,也太給李陽臉了!”

“費什麼話,儘管照我吩咐做事。”

楚喬兒不悅訓斥。

“是。”

海棠隻能應聲答應著,可心裡的確是充滿了困惑,大人到底這是怎麼了,怎麼就突然對個奴仆這樣好呢,難道李陽身份顯赫,為一時落難,纔在日月派為奴的?

反正她是不會聯想楚喬兒看上了李陽,自家主子的眼光有多高,她最清楚不過,多少家族子弟,宗門天才瘋狂追求,楚喬兒都不為所動。

“大人!”李陽在遠處,抱拳打著招呼。

“你來。”楚喬兒展顏一笑,柔聲道。

李陽聞言,便是靠了過來,楚喬兒伸手替他扣著襯衫上麵的鈕釦,“已經入秋,早上天涼,彆感冒了。”

李陽感覺到她話裡的關切,不由胸膛一陣暖動……

自打小芸死後,便冇哪個女生對他說過這般暖心的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