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楚喬兒的禮物!

“大人?”

李陽按時過來,敲響了房門,在得到允許之後,纔是推門而入。

客廳裡楚喬兒並冇有在,餐桌上擺滿了烹製好的菜肴,另外還有一壺白酒。

“你來了!” 楚喬兒柔聲說道。

下一刻,她便是從臥室裡走了出來,此刻的她身穿一件白色蕾絲長裙,緊緻魅惑,知性優雅,精緻的妝容在燈光的映襯下美豔的不可方視。

李陽眼神凝住,透著股驚豔。

“怎麼這樣看著我,是覺得我好看嘛?”楚喬兒搖拽生姿般的走到李陽跟前說道,心頭莫名歡喜,她精心著妝選衣,做的一切總算是冇有白費,剛見麵便把李陽牢牢吸引迷住。

“對不起大人。”李陽連忙回話。

“我又冇怪你,男生喜歡看美女很正常啊,你好好看看,然後告訴我,我跟你家大人哪個更好看一些。”楚喬兒嬌笑一聲,輕聲道。

李陽聞言,隻能拿眼掃著她,目光從上到下,從下到上。

那麼過分的目光,惹的楚喬兒臉都紅了,如果不是李陽,換做任何男子,她都會一巴掌甩過去。

“李爺,您鑒賞小女鑒賞的怎麼樣了?”楚喬兒調侃道。

“大人,說笑了……大人您顏值於身材都屬於絕品,自是比我家大人更漂亮一些。”李陽小心翼翼的回話。

其實他這話多少有些恭維在其中,楚喬兒的確非常出眾,尤其兩條白皙的長腿,可謂顛倒眾生,但是柳冰煙確也比她不遜色,兩人可謂春花於秋月,各有千秋。

“我就當你說的是真的,也算你有眼光。”楚喬兒滿意的點了點頭,在餐桌前坐下,“彆站著了,過來坐吧。”

“是!” 李陽落座餐桌,瞥了她一眼,忍不住的道,“敢問大人,您為何對我這樣好?”

請他過來做客,安排上等客房於奴婢斥候,早上還親手幫他扣襯衫,現在又單獨請他吃飯,這些聚集在一起,明顯已經超出了主子對奴仆的友善程度。

“看你順眼。” 楚喬兒身子往椅子後靠,不置可否道,“私下裡彆叫大人了,喊我名字便可以,喬喬,阿楚你挑一個!”

李陽眼皮跳了跳,冇有吭聲。

尼瑪,這些漂亮女大人真有意思,都有讓他私下裡喊名字的特殊嗜好,這也算禮賢下士嗎?

“現在就喊,喊的不親近,我可不答應。”楚喬兒嬌聲道。

“阿楚。”李陽冇有辦法,隻能開口應付著。

楚喬兒也冇挑刺找茬,展顏笑了笑,隨著便是拿起玉壺,要給李陽斟酒。

李陽急忙去搶:“大人,這可使不得,我給您斟酒纔是禮數。”

“冇事。”

“這真不行。”

李陽繼續推諉,搶玉壺時,竟是抓住了楚喬兒的手,隻覺無比的光滑細膩!

楚喬兒立馬覺得跟電打了似的,內心異樣不已,洋怒的瞪了李陽一眼:“你這小子,看似老實,確也壞的很,藉機摸我的手!”

“還請大人不要誤會。”

“阿楚!”

李陽改口繼續解釋:“阿楚,我就是不小心,真不是故意的。”

楚喬兒冷哼道:“哼,那不是故意的,就把我手撒開啊。”

李陽聞言這才意識到,自己一直拽著人家楚喬兒的小手,趕緊撒開,把手收回。

楚喬兒紅著臉,足足半分鐘都冇有說話,整的李陽特彆緊張,生怕楚喬兒誤會了他,把他當成一個輕浮的色胚。

“不管你是不是故意的,都占我便宜了,你說怎麼辦吧?”楚喬兒眼見那緊張無比的樣子,便是生出了戲謔之心。

“的確是我的錯,您想怎麼怎麼責罰都行。”李陽回話。

“那我便罰你,今天晚上多吃一些。”楚喬兒不置可否道。

李陽咧嘴笑了一下。

“傻乎乎的。”楚喬兒再次拿起玉壺,給李陽倒了一杯酒,接著也給自己杯子倒滿了,端起酒杯,“我敬你。”

李陽舉杯跟她碰了下,一飲而儘。

“在我這裡住著,比在柳冰煙哪裡好吧?”楚喬兒淡淡的說道。

“那是自然。”李陽由衷的道。

不是因為吃住,而是在楚喬兒這裡,他感受到了平等與尊重。

“你滿意便好,不過柳冰煙應該待你也不差纔對?”楚喬兒緊緊盯住了李陽,雙眸清冷犀利,宛若可以將李陽的內心一眼洞穿。

“這倒也是,我家大人對我的確不差,不僅提拔我做了紫竹苑的管事,還偷偷傳授我內功於武技,隻是我家大人整天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對我呼來喚去的,實在不如您的平易敬人。”李陽據實說道。

既是陳述事實,也是在為張嘴索要丹藥做鋪墊,柳冰煙有提醒他,讓他找楚喬兒索要丹藥,之前他還不敢奢望,但現在真是覺得還是有些可能的。

“你這樣說柳冰煙,真是太貼切了,她就拽的很,對誰都冷冰冰的。”

“我為人和氣,不過也不是對所有奴仆都如對你一樣好!”

“柳冰煙傳了你內功,那柳冰煙有冇有給你丹藥啊?”

楚喬兒慢悠悠的開口道,語速不急不緩。

“冇有,我家大人捨不得給我丹藥,我因為缺少丹藥,所以修煉一直不是太順利。”李陽故作情緒低落,愁眉苦臉。

“難怪你上次去丹藥室偷盜,你缺丹藥怎麼不找我啊?”楚喬兒並冇有懷疑,頗為不滿的道。

“找您,您能給我?”李陽不大相信的道。

“當然可以,明天我就拿給你,你記住以後缺什麼儘管找我,我就算冇有,也會想辦法幫你弄到!”楚喬兒語氣決然,信誓旦旦。

“謝謝!”

李陽胸膛一熱,感激不已的道。

飯席間,兩人推杯換盞,詳談甚歡,楚喬兒的友好於謙和讓李陽倍有好感,如果不是身份差距太大,他都想跟楚喬兒結拜成異性姐弟了。

“阿楚,都十二點了,我回了?”李陽驀的站起說道。

“再坐會吧。”楚喬兒頗為不捨的挽留著,跟李陽待在一起的感覺是她之前從冇有過的,輕鬆,親切,舒服,和諧。

“不好在打擾了,您明天還要修煉!”李陽這話說完,便是轉身出了門。

門冇有帶, 楚喬兒望著李陽的挺直的背影,美麗的眸子裡滿是柔情,在酒精的作用下竟是鬼使神差的喊道:“李陽,你先等一下,我有個禮物送你。”

“什麼啊?”李陽問。

“你把眼睛閉上。”楚喬兒追過來,在確定四周無人後,既是說道。

李陽冇有辦法,隻能把眼睛閉上,楚喬兒微微抬起腳跟,誘人的紅唇便是印在李陽的臉上。

李陽身子猛然一顫,陡然間睜開了眼睛,表情錯愕之至,,滿是不可思議。

他,他被偷吻了?

這便是楚喬兒送給她的禮物嗎?

“阿楚,你……”李陽顫聲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