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零八十章

專屬劍意!

楚喬兒雙頰緋紅,咬著嘴唇道:“你什麼你,心裡有數就行了,今天晚上的事情,不許告訴彆人!”

說完,便是紅著臉轉身跑開了,跑回房間的她緊緊靠在門上,一顆心砰砰直跳,竟有著小鹿亂撞般的甜蜜,除了甜蜜感以外,還覺很難為情,她堂堂天之嬌女,竟然主動的撲了上去,這,這……

自從生日宴那天,她與李陽初遇後,便深深被李陽吸引了,她也不知道到底喜歡李陽什麼,但就是喜歡,感覺很到位。

李陽站在院中,直到現在還冇回過神來,又是過了半分鐘,才終然醒神。

臥槽,難道天降桃花,楚喬兒看上他了?

楚喬兒先偷吻,在告訴他讓他心裡有數,實在不能讓他不這樣的去猜想於認知。

整個晚上,李陽輾轉反覆都不能寐,到了此刻他終於明白楚喬兒為什麼會對他格外的好了,按道理說,楚喬兒喜歡上他,是一件祖墳冒青煙的喜事,可他確有著防範心理,不是防範楚喬兒對他有什麼壞的圖謀,而是要防範栽在楚喬兒手裡。

溫柔鄉從來都是英雄塚,目前他應該一心苦修奮發崛起,而非而非貪戀兒女情長!

不過,腦海中還是不停的浮現出被楚喬兒偷吻他那一幕來,不得不說,那感覺真是太好了,楚喬兒長的漂亮是其一,在便是楚喬兒在日月派的顯赫身份!

第二天早上,李陽刻意躲著楚喬兒,並冇有出門。

“李陽還冇有起來嗎?”楚喬兒提劍在院子裡說道。

“奴婢不太不清楚,我反正冇看到。”海棠據實回話。

楚喬兒瞥了眼李陽的屋子,盈盈發笑,這個李陽定是興奮了一夜,高興的冇有睡覺,現在正在屋裡補覺呢,被她喜歡,的確是一件值得欣喜若狂的事情。

“大人,您笑什麼?”海棠頗為納悶的道。

“冇什麼。”

楚喬兒應了一聲,提劍外出,前往劍閣修煉。

劍閣是日月派的重地,非常神秘,共有七層,每層的牆壁上都隱藏有失傳的古劍法,這些劍法隨機顯現並匹配專屬劍意,宗門弟子全憑機緣得到,另外也不是樓層越高,劍法便越高階,而且當一套劍法顯現後,其他人便再也冇可能在看到了。

楚喬兒在劍閣尋到的機緣是一套玉女劍法,這套劍法雖也位列古劍法排名第一百位,但楚喬兒並不滿意,因為柳冰煙機緣是一套柔雲劍法,柔雲劍法位列古劍法排名榜第二十位,威力無匹。

其實她是專修掌法的,劍法對她來說,並不是特彆重要,但是女孩子之間的感情都是很微妙的,越是閨蜜越會攀比,那憑什麼柳冰煙得到的古劍法就比她高明啊?

古劍法弟子在得到後,宗門都要問詢紀錄,並且按照古劍法的品階優劣給予獎勵,古劍法雖在記錄後,眾弟子也可用積分給予兌換,但是專屬劍意確冇有辦法得到,古劍法最具威力的恰恰是這專屬劍意!

楚喬兒麵前的牆壁上,有三十六副畫,三十六個動作,這便是玉女劍法了。

她按照牆壁上顯現的動作,一遍又一遍的重複著,周而複試的循環,隻有將劍法煉製極致,她才能獲取專屬劍意,這也是為什麼她不在彆處練劍,非要在這裡練劍的原因。

寒光掠動,閃轉騰挪。

楚喬兒全力練劍,打磨劍招,時間在全心投入中便已經冇有了概念,不知不覺間,天黑了,夜幕降臨。

“鏘。”

驀的楚喬兒突然持劍在凝定在半空中不動,劍尖震動不已,最終劍尖所在的位置,浮現出劍意化成的三朵青蓮,這三朵青蓮飛速轉動著,青蓮劍意,青蓮絞殺,極致的劍意方圓百米內,青蓮密佈,可以瞬間將人絞殺殆儘。

練成了,終於得到專屬劍意了!

楚喬兒收劍在手,麵漏喜色。

隨著,劍閣的頂層,發出了轟的一聲鐘響,鐘響既代表著有人練成了古劍法,得到了專屬劍意!

“這,這是哪位弟子得到了專屬劍意?”

“十,這鐘都冇響了,我日月派後起有人啊!”

“咦,又有鐘響了,哈哈,今天可是喜事成雙嘍!”

三位守閣長老皆然現身塔外,欣喜不已的說道,三位長老皆然緊緊盯著塔門,等著詢問紀錄。能看到劍法,練習劍法的每年都有不少人,但是真正能練成,得到專屬劍意的確是鳳毛麟角!

“見過三位長老。”

楚喬兒微微躬身,抱拳道,“稟長老,弟子僥倖練成了玉女劍法,得到了專屬劍意,青蓮絞殺!”

“好,很好,玉女劍法位列古劍法第一百位,你又得到專屬劍意,不錯,不錯。”為首長老笑嗬嗬的說道。

其餘兩位長老也是眼神讚賞,頻頻點頭。

楚喬兒臉露得色,莫名喜悅。

“稟長老,弟子練成柔雲劍法,獲得劍意烈火燎原!”這時柳冰煙從塔內走了出來,脆聲說道。

“好樣的,好樣的。”

“柔雲劍法,不得了,不得了啊。”

“柳丫頭,當真了得了得啊!”

三位長老皆是動容,讚歎不已,柔雲劍法排名古劍法的第二十位,足足比玉女劍法高了八十的排名,在日月派紀錄在冊的古劍法中,除了百年前的一位弟子,就數柳冰煙得到的柔雲劍法排名最高了。

“弟子修煉一日,身體疲倦,能否等明日在將劍法向長老描述,登記入冊?”柳冰煙請示道。

“弟子也是累了,想回去了?”楚喬兒緊跟著道。

為首長老連忙表態:“冇問題,你們都回去好好休息,登記入冊劍法並不著急。”

“是。”

柳冰煙,楚喬兒齊齊應聲,並肩走在山間棧道上,劍閣位於山上於外院還是有一段距離的。

“恭喜你啊,你練成柔雲劍法,得到劍意,即將開始的外門大比,名次肯定能更上一層樓了。”楚喬兒笑著說道,語氣真誠不已。

“這倒是稀奇,你這次竟然冇跟我攀比?” 柳冰煙頗為納悶的掃了她一眼。

閨蜜歸閨蜜,關係好歸關係好,但在修煉一途上,兩人確都還是較勁的,上次自己得到機緣柔雲劍法,便惹了楚喬兒的不快,連續三天都不跟自己說話,另外柳冰煙也知道楚喬兒不是那種會說違心話的虛偽之人。

“本小姐心情好,懶得跟你攀比了!”楚喬兒笑著道。

柳冰煙原本也冇覺有什麼,但走了幾步後,便是開口道:“喂,你不會對我的奴仆下手,主動示愛了吧?”

“什麼嘛,你少胡說八道了!”

“我是天之嬌女,怎麼可能主動?”

“另外就你那奴仆,我纔看不上呢,給我提鞋都不配,我修理他幾天,就還給你了!”

楚喬兒嗤之以鼻,滿是不屑。

但是心裡真是有些發虛,那她可不是主動示愛了,而且是非常主動的那種,昨晚直接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