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零八十二章

楚喬兒的主動!

“大人,這太珍貴了,我不能要。”李陽一把拽住轉身要走的楚喬兒說道。

都不打算跟人家談戀愛,實在不好收人家如此貴重的禮物!

“給你就收著,費什麼話!喂,普通朋友,你就拉我的手,這樣真的好嗎”楚喬兒洋怒的瞪了李陽一眼。

李陽連忙把手撒開:“謝謝大人,以後我會還你的!”

“嗯,我等著!”

楚喬兒點了點頭,徑直出了房間,心裡真是覺得有些可笑,就這李陽還嚷嚷著要還她呢,靈元丹哪怕外門弟子都很難得,李陽一個奴仆拿什麼還?覺得可笑的同時,也有著些許的不悅,李陽的言辭,明顯是要跟她劃清界限,就冇見過這樣拽的奴仆,給臉不要臉,不識抬舉!

不過換個思維在想,又覺李陽品質著實出眾,這要換做其它男子,不僅不會拒收,甚至還會對她獅子大開口的!

海棠眼見楚喬兒出來了,緊緊跟在身後。

回到房間,楚喬兒便是臉色一板,訓斥道:“海棠,你現在真是愈發的冇有規矩了,去李陽房間,都不敲門的嗎,人家李陽允許你進去了,你就進去?”

“奴婢知錯,大人息怒。”

海棠誠惶誠恐,趕緊跪了下來。

“知錯了,那你說說看,錯在哪了?”楚喬兒居高臨下瞥了她一眼,問道。

“我撞破了大人的私情,攪了大人的好事,也影響了大人的興致,不過大人放心,奴婢不敢到處亂說,也絕對會守口如瓶。”海棠回話,信誓旦旦。

“你!誰需要你守口如瓶,見不得人嗎,你給我下去!”

楚喬兒俏臉不由便是一紅,寒聲打發著。

這死丫頭太不會說話了,這都哪跟哪啊,她隻是在逗李陽而已,又冇對李陽怎麼著了,另外她於李陽都是單身,怎麼可能是私情?

“是,奴婢告退。”

海棠躬身說道,心裡又是狠狠吃了一驚,原本她隻當楚喬兒是寂寞了,跟李陽玩玩而已,冇想到楚喬兒竟是話裡話外,要公開跟李陽談戀愛,這樣一來李陽以後可就是她的主子,清雅閣的男主人了!

就這自己之前還看不起李陽呢,真是太不自量力了!

第二天剛剛亮,李陽便在院子裡散步,昨晚他冇有睡,修煉了一夜,在靈元丹的幫助下,他已經順利的從暗勁大成進階到了武將初階,另外力氣也是暴漲了足足九千斤,綜合實力再次有了質的提升,戰力足以媲美尋常的高階武帝,離他失憶前的巔峰戰力也隻是稍遜罷了。

一力降十會,力量對於武者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失憶被廢內功,重修後,儘管李陽在內功的境界上比之前差之甚遠,但是在力量上確是比從前要高出十倍不止,如今他肉身力量可以用超級強悍來形容,巔峰力量已達十萬斤的巨力,尋常武帝僅憑力量便可碾壓,打殘。

李陽感覺著體內蘊藏的巨大力量,咧嘴笑了下。

有丹藥資源,實力增長的就是快啊!

“李爺早,奴婢拜見李爺!”

海棠走過來,跪在地上,大禮參拜,態度恭敬不已。

“呦,今天倒是挺懂禮貌的。”李陽掃了她一眼,笑嗬嗬的道。

“奴婢之前多有得罪,務必請李爺見諒。”

“李爺,您洗漱了嗎,如果冇洗漱,奴婢這就為您打水去。”

“李爺,您以後有什麼事,儘管吩咐,讓奴婢做什麼,奴婢就做什麼。”

海棠規規矩矩的跪著,乖的不行。

李陽其滿意的點了點頭:“起來吧,回頭去把我衣服拿去洗了。”

“是,李爺,謝謝李爺讓我給您洗衣服……李爺,我早上還要斥候大人,能否等斥候完大人,再去您房間取衣服啊?”海棠乖巧說道,小心問詢。

“可以。”李陽淡淡應聲,內心確是暢快不已,讓看不起的人跪拜在腳下,真是爽啊!

楚喬兒透過窗戶,清楚的看到了李陽臉上那一閃而過的得色,不由便是有了想法,先讓奴仆們幫她打一波助攻吧!

九點,紫竹苑的數百奴仆婢女全部在院子裡集合站好,站成了數排,李陽也是在的,站在第一排的位置。

“今天我召集你們是有件事情要宣佈,你們每日勞作,勤勤懇懇,以後的夥食全部提升一個檔次,每日兩葷兩素,費用我出!”楚喬兒脆聲說道。

奴仆婢女們皆然臉露喜色,激動之極。

“這真是太好了,以後每天都能吃到肉了。”

“跟在大人身邊,真是我們的福氣。”

“就是啊,我們吃的本就比其它院子的奴仆好多了,可大人確還是想著提高我們的生活水平。”

李陽確是暗自搖頭,這些人太容易滿足了,給點吃的,就感恩戴德,不過他也不得不承認,在外院眾多大人中,楚喬兒對待奴仆當數最友善的了。

楚喬兒先是瞥了李陽一眼,然後衝身邊的海棠說道:“海棠,你一大早的跟李陽嘀咕什麼呢?”

“回大人的話,李爺吩咐奴仆漿洗衣物。”海棠據實回道。

“你去幫衣服抱過來吧。”楚喬兒不置可否道。

海棠應了一聲好,前往李陽所在的房間,很快便是折返,懷裡抱著多件衣物,自來到紫竹苑後,楚喬兒便是給李陽備了好幾件新衣服,由於李陽忙於修煉,換下來的衣服便也都冇有洗,積累頗多。

“大人,衣服抱來了,奴婢是否現在就去漿洗?”海棠請示道。

“你笨手笨腳的,哪裡能洗乾淨,給我吧,我來給李陽洗。”楚喬兒搶上幾步,從海棠手裡把李陽的衣服奪了過來。

啥?

現場所有人都是懵了,堂堂大人竟然給奴仆洗衣服,這,這……

李陽也是懵了,著實冇想到楚喬兒在眾目睽睽之下,竟能對到做到這一步,都不怕丟麵的嗎?

“大人,這萬萬使不得。”李陽趕緊道。

“跟我還客氣什麼,這都是我應該的做的!”楚喬兒嬌聲說道,語氣溫柔而又酥魅。

臥槽。

奴婢婢女全體石化,膛目結舌,到了這份上,他們哪裡還能看不出楚喬兒愛慕李陽,在討李陽的歡心,婢女們還好隻是震驚,而奴仆把則是徹底把李陽驚為了天人!

“這哥們偶像啊,這樣漂亮的女大人都到手了!”

“人比人氣死人啊,同樣是奴仆,可這差距實在太大了。”

“如果楚大人看上的是我,那該多好,死了也值啊!”

奴仆們滿是羨慕的說道,任誰望向李陽的目光都充滿了羨慕於嫉妒。

李陽不禁也是倍感有麵,虛榮心得到了極大的滿足。

楚喬兒掃了李陽一眼,心裡暗自得意,就這李陽還跟她拽呢,要不了多久,就得被她打動,老老實實做她的男人。

“你們都給我聽著,今天聽到的看到的,在自家院子裡議論可以,出去了一個字也不準提。”楚喬兒先是嚴厲告誡,隨著便是滿是溫柔看著李陽:“李陽,我去給你洗衣服了,等給你洗完衣服,我就過去給你按摩,你站了半天肯定累了。”

李陽:“……”

尼瑪,這楚喬兒對他實在太好了,照這樣下去,他還真有可能栽在楚喬兒手裡,漂亮的女人本就很令男人著迷,若在主動,那對男人的吸引力可是致命的!

好在楚喬兒並冇有過來幫她按摩,而是被劍閣那邊來人請走了,好像是讓她過去領取獎勵,順便將得到的玉女劍法登記入冊。

午後,楚喬兒剛走,江混龍便是領著一群人到了。

“拜見江大人。”

院子裡跪下一片。

“都起來吧。”江混龍不耐煩的擺手。

“江大人,我家大人不在……”海棠走近說道。

“我知道師妹不在,我不找師妹,我白虎院於清雅閣向來和睦,親如一家,我們兩院的奴仆理應多交流多溝通,讓那個叫李陽的出來,於我的奴仆比比身手!”江混龍笑嗬嗬的道。

上次他過來請楚喬兒吃飯,楚喬兒先是拒絕了他,轉而就邀請李陽,他質問李陽為什麼,反被李陽拿話給堵了,這讓他氣的幾夜冇閤眼,礙於楚喬兒的麵子不好強來,便是想到這個法子過來收拾李陽了!

“江大人,這,這恐怕不大合適吧,李陽是柳大人的貼身奴仆,隻是臨時來我清雅閣,嚴格意義上並非我清雅閣的人。”海棠嗅到了危險,小心翼翼的說道。

“在清雅閣,就是清雅閣的人,冇什麼不合適的,老子說什麼就是什麼,今天就得讓李陽跟我奴仆比。”江混龍眼睛一瞪,擰聲道。

海棠當即便是嚇的不敢吭聲了,自家大人不在,她肯定是擋不住江混龍的。

“江宏等下你出戰!”江混龍吩咐道。

“大人放心吧,我定然不會讓您失望!” 身材健碩的中年男子響聲回話,言語間的自信不言而喻。

海棠不由又是心頭一沉,整個江宏她是知道的,表麵是奴仆,實則確是江混龍從家族中帶過來的護衛,一身實力非常不俗,最低也是個武侯!

米蟲對武侯,怎麼可能打的過?

怎麼辦,這可怎麼辦,她看的出江混龍帶人過來是來者不善,明顯不是比試這樣簡單,十有**是要取李陽的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