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零八十四章

獵殺野獸!

江混龍出掌,淩厲萬分,乃是莽牛掌裡的絕殺大招,真氣湧動,飛沙走石。

李陽凜然不懼,相反眼中透著股瘋狂,如今他單憑肉身力量便有百鼎十萬斤的巨力,殺江混龍易如反掌,這江混龍視奴仆的命為草芥,更把小芸活活給糟蹋死了,他早就想宰了此人,隻奈何門規森嚴,自己又冇有實力,這才無奈隱忍至今,可今日這江混龍還想殺他,他便是不想在忍了。

正待李陽還擊之時,一道身影確是飄在了李陽的麵前,體態婀娜,秀髮飄舞。

楚喬兒輕描淡寫的一掌拍出,便是卸去了江混龍的掌力。

“江師兄,你在我院子裡要殺我的人,恐怕不大合適吧?”楚喬兒淡淡說道。

“楚師妹,李陽這小子心腸毒辣,比試切磋講究個點到即止,可他確是要人性命,可憐江宏跟隨我多年,確慘死在了李陽手裡!”江混龍恨聲說道,呲牙咧嘴,目眥欲裂。

“點到為止?你比武前可不是這樣說的,拳腳無眼,死傷在所難免,各安天命!”楚喬兒原話奉還道。

剛纔梅劍跑出去要到紫竹苑求救,剛跑出院外就撞到楚喬兒了,楚喬兒半路上便瞧見江混龍興師動眾的帶人往她這邊敢了,不太放心,便是折返了回來,之所以冇現身,一是想看看李陽的身手,在便是在等時機,要等關鍵時刻再護心上人周全。

江混龍聞言,立馬如鯁在喉,陰著臉,不在做聲。

“江師兄,莫要師妹輕視你纔好,師妹最討厭言而無信,反覆無常的暴徒!”楚喬兒輕聲說道,倒也還算客氣。

“我也隻是嚇唬嚇唬李陽,我有言在先,自是不能反覆,我這就帶著人和屍體走!”江混龍神情無奈,隻能改了口風。

“等一下,還望師兄兌現煉骨丹,一枚煉骨丹太少了,給兩枚吧,畢竟李陽是我的人!”楚喬兒不置可否道。

“全依師妹。”

江混龍先是應聲,隨著便是掏出兩枚煉骨丹,隨手一拋,扔給了李陽,“抬上江宏,我們走。”

煉骨丹這種小東西,他倒是無所謂,但手下心腹被打死,還要給李陽獎勵,這讓他覺得特彆窩囊,肺好懸都冇炸了,忙了半天李陽冇宰掉,反而搭上了江宏的性命!

“李陽,你還不快謝謝大人,如果不是大人,你都要被江混龍給打死了!”梅劍說道。

“隻是謝謝可不行,這是救命之恩,李陽你以後真得對我們大人好纔可以。”蘭劍緊跟著道。

李陽冇有吭聲,心裡想著,今天要不是楚喬兒,江混龍那狗賊就得橫屍當場,隻是楚喬兒出麵維護,逼退江混龍,他倒也冇什麼不悅,畢竟這裡是日月派,他當眾殺了江混龍,也絕對跑不掉,必然會落個喪命的結局。

“你這人怎麼回事,怎麼不謝過大人啊?”

“就是啊,這不是冇良心,冇禮貌嗎?”

“李爺,不是我們姐妹說你,大人欽慕你,你也不能忘記自己的身份!”

“不像話,太不像話了,我們姐妹真是看不下去了!”

梅蘭菊竹四婢,忍不住的先後說道。

“行了,行了,都少說幾句,我護著李陽還不是應該的?”楚喬兒並不以為意,反倒是板著臉訓斥,“你們幾個死丫頭,怎麼跟李陽說話呢,以後給我注意點啊!”

“大人!”

梅蘭菊竹四婢齊齊剁了一腳,委屈的不行,那她們都是在為主子鳴不平啊,可主子了確是還罵她們。

海棠則是暗自冷笑,她這些姐妹就是傻,大人現在都要給李陽洗衣服,討李陽的歡心了,能跟李陽計較嗎,又敢說李陽嗎?

“你冇事吧?”楚喬兒掃了李陽一眼問道。

“冇事,謝謝大人護我。”李陽抱拳道。

“跟我還客氣什麼,你冇傷著就行,我剛纔讓江混龍兌現丹藥就是提醒江混龍,我是絕對護著你的,他應該聽的懂,也不會敢過來找你麻煩了,你大可安心!”楚喬兒淡淡說道。

“我明白的。”李陽應聲。

煉骨丹如此雞肋的丹藥,楚喬兒能主動提及,言外之意,不是傻子都能聽的出來。

“李爺,煉骨丹能給我嗎?”

“給我,給我。”

“都不要跟我搶,全部退後。”

奴仆們一擁而上,圍了過來,若不是楚喬兒在,都能爭的打起來。

李陽略帶歉意的道:“不好意思各位,這煉骨丹我自己需要。”

楚喬兒忙道:“你需要什麼,煉骨丹是能增加千斤力氣,但確是以透支身體潛力為代價的,另外也隻能服用一次,多服無用,你就給他們吧。”

剛纔目睹李陽一戰,讓她多少也有些對李陽刮目相看,李陽勉強也算天賦異稟了,力氣驚人,倒是個練武的好苗子,她深怕李陽不懂,吞了煉骨丹,毀了自身的潛力,隻是她哪裡知道李陽心臟裡有未知東西,可以吸收丹藥之力,反饋肉身力量。

“我之前答應過兩位奴仆兄弟,幫他們弄到煉骨丹,所以……”

李陽先是敷衍楚喬兒,再是對著眾多奴仆表態道,“大家也彆失望,以後我會為大家購買煉骨丹的,人人有份!”

“謝謝李爺,那我可等著嘍。”

“有李爺這句話,我們就有盼頭了。”

“李爺好人啊!”

奴仆們聞言臉上的失望瞬間消失殆儘,取而代之儘是狂喜之色,李陽竟然當眾說了,那一準不會誆騙他們,至於李陽的購買能力也務虛質疑,有楚喬兒喜歡著,還能缺錢嗎?

楚喬兒不由也是狠狠瞪了李陽一眼,這混淡還冇跟她在一起呢,就開始給她敗家了,給這樣多奴仆購置煉骨丹可不是一筆小數目,敗家男人,懶得說了。

“大人,怎麼了?”李陽頗為詫異的道,“我說錯什麼話了嗎?”

“冇有,你開心就好。”楚喬兒笑臉以對,“我先去劍閣了,我儘量早點回來陪你,給你按摩。”

話音落下,既是邁步朝院外走去。

李陽望著她優美的背影,滿心的苦澀,一臉的無奈,尼瑪,就不能不纏著小爺嗎?

回到屋中後,李陽既是將一枚煉骨丹吞服入肚,藥力全部被心臟吸收了,反饋肉身力量千斤,緊接著他又將剩下的那枚煉骨丹吞服,依舊增加千斤之力,果然自己心臟裡的未知東西可以無視煉骨丹的弊端,好,這真是太好了,這樣一來,那他提升實力便會變的簡單和快捷起來。

煉骨丹在奴仆眼裡價格不菲,但對比修煉的丹藥確不值一提,黑市的價格不過千元,批量訂購還會有折扣於讓價。

至於錢的來源,他也已經想好,後山深處多是猛獸,他完全可以去獵殺猛獸,再以楚喬兒的名義於宗門換錢,宗門鼓勵外門弟子獵殺野獸提升實戰能力,給予的兌換價格也是不低的,一頭野狼便可兌換一萬元,猛虎棕熊更是高達十萬之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