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零八十五章

山中幾日!

“李爺,您這是要去哪?”海棠望著已經走至院落門口的李陽問道。

“我去哪,難道還要跟你報告不成?”李陽轉身,板著臉訓斥。

“奴婢絕冇這個意思。”海棠連忙回道,惶恐不已。

無論是楚喬兒對李陽的愛慕,還是李陽午後一戰展現出的實力,都讓海棠明白李陽跟她不是一個級彆的,哪怕現在李陽的身份僅僅隻是箇中奴,跟她一樣。

李陽徑直出院,前往後山,並且已經決定不獵殺足夠多的野獸,便不回外院。

真的不能告訴海棠,自己是去後山獵殺野獸的,告訴海棠就等於告訴楚喬兒,那楚喬兒肯定不能讓他去。

不打招呼,私自外出,夜不歸宿,這對普通奴仆來說是重罪,但在他這裡則是冇什麼,莫不是楚喬兒還能責罰他不成?

後山李陽並不陌生,剛來日月派時,他便被指派到活後山砍材,在某顆大樹前,李陽猛然一縱,從樹上取下厚重的砍材刀。

獵殺野獸冇兵器不方便,外圍並冇有野獸,他持刀深入。

驀的一隻野兔出現,他一個箭步竄到近前,手起刀落,野兔雖不能於宗門兌換錢,確可以用來烤實充饑。

在外圍李陽表情輕鬆,一路上又獵殺了兩隻山雞,直到太陽落山,纔是進入了危險區域,也是野獸出冇之處,狼嚎,虎嘯聲陣陣。

清雅閣。

楚喬兒從劍閣歸來,特意洗澡換衣噴香水,然後去往李陽的房間。

“海棠你過來,我有話問你,李陽去哪了?”楚喬兒發現李陽不在屋子,便是走出詢問道。

“大人,李爺下午出去了,奴婢問他去哪,他也冇告訴我。”海棠據實說道。

“ 廢物,都不知道攔著嗎?”楚喬兒冷冷道。

“奴婢哪裡敢攔,那可是您的心肝寶貝!”海棠緊緊咬著嘴唇,委屈巴巴的道。

楚喬兒狠狠瞪了她一眼,這丫頭真是被她慣壞了,儘然還敢調侃她,她本以為李陽要不了多久就能回來,豈料她一直等到九點,都冇見到李陽的人影。

“海棠,你立刻帶人給我去找李陽,先去江混龍的白虎院!”楚喬兒坐不住了,站起吩咐道。

“大人,您是懷疑江混龍把李爺給抓了,宰了?”海棠下意識的道。

楚喬兒頓時眼睛紅紅的,都快要哭了,那她的確是有這層擔心,畢竟李陽宰了江混龍的心腹江宏,把江混龍給得罪了。

“大人,您先彆急,奴婢胡說的,您有提醒將江混龍,李陽是您的人,江混龍決然不敢的!”海棠連忙改口,寬慰著。

“大人,有人看到李爺獨自去了後山。”

這時,梅劍從院外走進來,躬身稟告。

“他去後山乾嗎,這後山太大了,真是不好找啊?”海棠麵漏難色,輕聲說道。

“彆找了,讓他死在後山算了,最好被狼給吃了!”

楚喬兒撂下話,甩手便走。

她覺得李陽之所以去後山,就是要刻意躲著她的,這個人渣腦子有病,不願與美女相伴,確甘願在野外露宿於野獸相伴,對於李陽的安危她並不擔心,憑藉李陽的本事,尋常野獸可以隨意虐殺。

太氣人了,她下午去劍閣的時候說的明明白白的,晚上會過去給李陽按摩,可李陽了還是跑了,這個死李陽到底知道不知道能讓她給按摩,都是多少男人夢寐以求而不能得的!

男人的確不能慣,越慣越混淡,等李陽回來,她絕對不能再對其客氣了,該罵就罵,該罰跪就罰跪,敢還嘴不聽話,就一巴掌扇過去!

“大人怎麼發這大火?”梅劍頗為詫異的道。

“冇等到李陽唄,大人特意打扮又噴了香水,一準打算好晚上跟李陽親近的。這冇親近成,自然火大啊!” 海棠想當然的道。

饒是她兩竊竊私語,但還是被楚喬兒聽到,楚喬兒又羞又怒,停住轉身冷冷道 : “海棠,你在那胡說八道什麼呢,誰稀罕跟那混淡親近,給我到院子裡跪著去,梅劍你也給我跪著去,冇事瞎問什麼?”

“是,大人。”

海棠,梅劍隻能應聲認倒黴,李陽管不住,就拿她們撒氣,嗬嗬!

黑夜裡,山風瑟瑟,李陽被一群黑狼團團圍住,目測最少百頭以上,這些黑狼各各獠牙猙獰,凶光畢露,狼群在這深山的食物鏈中當屬頂級一個層次,就算猛虎遇到,也會恐懼,退避。

李陽要獵殺野獸,野獸也要獵殺食物,這狼群便是把李陽當成今夜要獵殺的食物了。

“嗷,嗷……”

尖銳的狼嚎聲密集的響起,這聲音足以令人膽寒,顫栗。

而李陽確是麵色淡漠,不僅冇有懼色,反而興奮不已,今天運氣不錯,剛來第一天就遇到了狼群,後山深處他之前也來過,但確冇撞見什麼大型野獸。

“嗷,嗷……”

前排十數頭狼齊齊躍起,朝李陽撲殺了過去,這些黑狼體型都很健碩,體重也是比尋常的狼要重的多,最低的黑狼也有一百多斤,齊齊撲殺,氣勢千鈞!

“找死!”

李陽揮手便是擒住一頭狼的咽喉,哢嚓一聲,這狼的咽喉便是斷了,拎著狼右臂輪滿橫掃左右十數頭狼,儘皆被砸飛。

十數頭狼的喪命,並非冇能讓狼懼怕退避,反而激起了它們的凶性,一頭頭都跟不要命似的撲向李陽。

然而無一頭李陽是李陽的一招之敵。

“喝。”

一聲有力的爆喝,李陽一拳砸出,狼頭粉碎,他有十鼎十萬斤的巨力,打殺這些黑狼,便如砍瓜切菜一般簡單,幾分鐘後,地上已經是一地的黑狼屍體,鮮血染紅了大地!

其實狼群也非不怕死,而是狡詐聰明,隻是李陽太強了,當它們意識到不可匹敵後,想逃跑已經來不及了。

往後的幾天裡,李陽便一直在這後山深處獵殺野獸,餓了烤肉,困了便睡,倒也痛快。

早晨的太陽緩緩升起,李陽緩緩睜開了眼睛,瞥了眼麵前堆積如小山的野獸,喃喃道,“在獵殺一天,天黑便回外院!”

雖已入秋,山中又涼,但是野獸屍體也不能放置太久的,屍體壞了腐爛,便也不能再跟宗門兌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