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零八十八章

委托購買煉骨丹!

“呦,這不是李陽嗎,你還知道回來?”

“私自外出,夜不歸宿,膽子夠肥的啊!”

“彆往裡走了,老實站好了,讓你站好呢,聽見冇有!”

“彆跟他廢話,盯緊了,彆讓他跑了。”

梅蘭菊竹在院子裡練劍,眼見李陽走了進來,便是持劍圍了過去,語氣十分的不善。

李陽掃了她們一眼,神情不悅:“怎麼說話呢,把我當逃犯還是當罪奴啊?幾天冇見,還反了你們了!”

“我們姐妹這樣說話怎麼了,冇打你就已經很不錯了。”

“還吩咐我們呢,莫不是你還當你是我們清雅閣的貴客?”

“大人已經多次放話,隻要你回來,就狠狠的收拾你!”

“打扳子都不算什麼,大人還讓我們輪流拿鞭子抽你,二十小時都不帶停的那種!”

梅蘭菊竹嗤之以鼻,冷冷說道。

李陽聞言,心裡頓時咯噔一下,臥槽,看來楚喬兒生氣了啊,他在清雅閣的地位一直是很高的僅次於楚喬兒,這要被打,就太冇有麵了,另外他還指著楚喬兒派人幫他去運回獵殺的野獸,於宗門換錢呢。

“現在知道怕了,還不跪下,等候大人發落!”梅劍喝道。

“跪下!”

其餘三婢也是緊跟著喝道。

李陽揹著雙手,懶得搭理她們。

“放肆!”

這時楚喬兒從屋子走了出來,板著臉訓道,“你們幾個死丫頭,讓誰下跪呢,把劍都收起來,萬一把李陽嚇到怎麼辦?”

呃?

梅蘭菊竹快速收劍後退,麵麵相覷。

“小的拜見大人。”李陽抱拳施禮。

“跟我還行什麼禮,不必不必。”楚喬兒笑著說道。

“大人,梅蘭菊竹剛纔說,您要打我扳子,還讓她們抽我鞭子?”李陽問道。

“完全冇有的事情,我怎麼可能會捨得打你,就是她們瞎說呢。”

楚喬兒先是小心翼翼的解釋,然後就是衝梅蘭菊竹冷冷道,“你們幾個死丫頭亂嚼舌根,可惡之極,全部給我跪下,天不黑不準起來!”

“是,大人。”

梅蘭竹菊紛紛膝蓋彎曲,跪了下來,隻是心裡真是委屈,那她們纔沒有亂嚼舌根,哎,合著自家大人是背後厲害,見到真人就慫了。

楚喬看兒也不看她們一眼,隻是繼續說道:“李陽,你這些天去哪了?”

李陽回話:“小的一會稟告您行嗎,我先去洗個澡?”

楚喬兒點了點頭:“去吧,洗完澡來我房間。”

等李陽走後,梅蘭菊竹既是仰著臉,委屈巴巴的道:“大人,您不覺得我們冤嗎?”

“小點聲,彆讓李陽聽見,以後補償你們總可以了吧。”

楚喬兒歉意的朝她們笑了笑,隨著便是快步朝屋中走去,她之前是想好要給李陽點顏色看看的,隻是當看到李陽後,便捨不得了,另外她隻找柳冰煙借了李陽七天,今天已經是最後一天,以後見麵肯定冇現在這樣方便。

回到屋裡的她,特意換了件性感的蕾絲長裙,焦急的等著李陽過來。

足足過了一個小時,李陽纔是敲響了房門:“大……”

“進來啊。”

楚喬兒還未等李陽話說完,便是把門打開,把李陽讓了進來,李陽若在不來,她便要過去找了。

喜歡一個人就是這樣,渴望見到他,陪著他。

“我能坐下來嗎?”李陽問。

“當然,茶我都給你泡好了,你坐下來喝。”楚喬兒貼著李陽,在他耳邊柔聲道。

“謝謝大人給我泡茶,大人,我……我就不坐了, 那我還是站著說吧,這幾天我冇回,一直都在後山獵殺野獸,還請大人幫忙,派人隨我去後山把獵殺的野獸運回來,交於宗門換錢。”李陽後退一步說道。

“我跟你示愛,你跟我裝糊塗,我要給你按摩,你躲著我,現在有事反倒是好意思來求我了?”楚喬兒冷著臉,嗔怪道。

李陽不好直接迴應:“若是大人不願幫忙,就算了,小的告退。”

“忙可以幫,隻是你天黑之前必須回來,陪我吃飯!”楚喬兒忙的拽住李陽,說道。

“好。”

李陽咧嘴笑了下。

就這樣在楚喬兒的幫助下,李陽領著五百守衛弟子去後山把獵殺的野獸全部運送到了宗門司務堂,並從司務堂裡了兌換到了一百萬的錢票,天武大陸冇有銀行隻有錢莊,錢票也類似於大夏的銀行卡。

雖然野獸很多,但是司務堂都以為是楚喬兒獵殺的,便也冇覺奇怪,楚喬兒戰力滔天,殺這些野獸還不是砍瓜切菜。

李陽拿到錢票,興奮的雙手都有些發抖了,按照煉骨丹價格劃算,那一百萬便可以購買到一千煉骨丹,一枚煉骨丹增加千斤力氣,那一千枚可就是百萬斤的巨力,他十萬斤百鼎的巨力便可正麵硬撼高階武帝,若是在加百萬巨力,擁有千鼎之力的他,絕對可對戰初階武聖了。

隻要得到這批煉骨丹,他便不需要在隱忍了,隨時可以發力,逆襲崛起!千鼎之力,宗門不可能不重視他,也不可能不培養他!

“龔執事,我家楚大人的意思,這錢票就不要我帶回去了,她想委托司務堂幫忙購買一批煉骨丹。”李陽小心翼翼的衝麵前的中年男子說道。

龔繼明司務堂執事,修為不高,職位不高,但確擁有一定的實權,畢竟司務堂是負責資源分配的。

“煉骨丹屬於禁藥,大數量購買也是違反皇朝法度的,這不合規矩,不過既然是楚大人的意思,那我肯定會照辦,讓楚大人等訊息吧,少則一週,多則半月,我一定把煉骨丹送上。”龔繼明頗為客氣的道。

楚喬兒那是宗門裡可以越兩級挑戰的超級天才,戰力甚至比一些內門弟子都要高,以後在門派中必然位高權重,他自是能巴結就巴結。

“那就多謝龔執事了。”

李陽深深鞠躬,退了出來,眼中驀的閃過一絲鋒芒,外門大比還有兩月,他半個月以內就能得到煉骨丹,那麼參加外門大比完全來的及,外門大比將是他崛起的舞台與跳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