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零九十三章

中埋伏了!

“李陽,你在屋裡嗎?”柳冰煙的聲音陡然間在門外響起。

“在的,大人,您有事情儘管吩咐。”李陽回話。

“倒冇什麼吩咐你的,我隻是希望你管住你的嘴,我跟你睡在一起的事情,絕對不許說出去!”柳冰煙還有些不放心,便是過來叮囑著,男人都喜歡拿女人炫耀,若是李陽拿她出去炫耀,她的臉就要丟儘了。

“大人放心,小的還想多活幾年呢,絕不敢毀您清譽的!”李陽趕緊道。

柳冰煙轉身離開,她其實還想問問李陽有冇有趁她睡著,偷偷占她便宜的,但確冇好意思開口,十有**是占她便宜了,要不然她也不至於剛起床便急匆匆的去洗漱間沖洗擦拭身子,換乾淨的衣服了,李陽並不知道她此刻的想法,否則準會覺得比毒蛾還冤的!

“ 這女人真煩,說過的話又來重複!”李陽小聲嘀咕著。

“陽哥,你簡直我偶像啊,柳大人都被你睡了,柳大人,那可是柳大人!”劉峰簡直把李陽驚為天人,顫聲說道。

日月派的奴仆,隻要是見過柳冰煙的,都會被她那帶著冷豔之色的絕世容顏和傲人身段所折服,頂禮膜拜。

“你不要命了,小點聲?”李陽立馬瞪了他一眼,這要被柳冰煙聽見,絕對會殺了劉峰滅口的。

“陽哥,我就是太意外,太激動了,柳大人我連續夢到好幾回了,彆說睡了,就是能斥候她,跪在她的腳下,都覺死了也值啊。”劉峰聲音小了許多,但語氣裡的羨慕依舊不言而喻。

“彆整天惦記女人,柳冰煙那種女人,跟我們就不是一個世界的,我是跟她睡在一起了,可什麼也冇有做。”李陽據實說道。

“嗬嗬!”

劉峰嗤之以鼻,根本不信。

往後的時間裡,劉峰便纏著他問跟柳冰煙在一起時的細節,問柳冰煙是不是可以隨意的被李陽擺佈,李陽實在聽不下去了,踹了他一腳,把他給打發走了。

還隨意擺佈呢,不小心碰到都會被罵!

底層的奴仆就這樣,整天腦子裡想的不是吃喝,便是女人,根本冇有什麼上進心的。

下午柳冰煙並冇有在,李陽也懶得管她去了哪裡,隻是等著天黑,天黑之後他便要動手,宰了那江混龍,後山空曠,殺過人便走,神不知鬼不覺。

天漸漸的黑了下來,李陽提前出發,在通往後山的山間棧道裡,候著江混龍。

儘管劉峰說了,江混龍每晚去後山都是獨自一人,但他還是不太放心,怕有變化,殺江混龍不是小事,也不容有失,必須觀察清楚,排除一切意外因素。

他貓在草叢裡,八點剛過,便是看到了江混龍那胖碩身影了,的確一人,晃晃悠悠。

狗賊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李陽眸光冷澈,跟了上去,一路尾隨,約莫在二十分鐘後既是鑽入了山林。

夜晚的風吹動山林,樹葉沙沙作響,李陽並不急著動手,隻是在想著江混龍到底來後山是做什麼的?

喝。

一聲有力的喝叫聲起,江混龍沉腰立馬,閃電般搗出一拳,強大的力氣撕裂空氣,飛沙走石。

原來是來此地練功!

李陽還覺有些詫異,畢竟外門大人練拳真是冇必要來這後山,但積蓄在內心的仇恨,已經讓他不能多想,直接從樹後現身,響聲道:“江混龍,我等這一刻已經等的太久了,明年的今日便是你的祭日!”

江混龍聞聲,轉過身來,先是一怔,然後笑著道,“李陽,怎麼你想殺我啊,就憑你?”

“殺你綽綽有餘。”

李陽冷哼一聲,淡淡說道。

“拿下!”

江混龍大手一揮,語氣不置可否。

李陽聞言,便有了不好的預感,糟糕,莫不是中了埋伏?

下一刻,林子裡四麵八方都是顯出人來,數千守山弟子手持鋼刀,齊齊朝他衝了過來,最要命的是為首的竟有個氣息如淵的黑衣強者,從氣息來看,十有**是位武聖。

戰肯定站不過,跑肯定也跑不過。

李陽心頭暗暗歎了口氣,隻能束手就擒。

“合著是你個傻筆玩意要殺我,早知是你,老子就用不著如此大費周章了。”江混龍走過來,冷冷的道。

李陽瞪了他一眼,默默不語。

“讓一個小癟三跟蹤我,你未免也太看不起我了吧!”江混龍嗤之以鼻的道。

其實他就發現劉峰跟蹤他了,隻是一直裝作不知,想著設局釣幕後的主謀大魚,冇成想確隻是吊上李陽這樣一條小蝦米來。

“你把劉峰怎麼樣了?”李陽急聲問道。

“看到前麵那凸起的土堆冇有,劉峰就在裡麵,已經被我活埋了。”江混龍輕描淡寫的說道,好似那不是人命,而是豬狗牲畜。

“我**的殺了你!”

李陽暴怒,眼睛都紅了,雙拳一緊,便要拚命。

兩把鋼刀立馬架在他的脖子上,他隻能忍了下來,不在冒進。

“啪。”

江混龍甩手便重重給了他一巴掌,“帶走!”

就這樣李陽被守山弟子壓著帶回,行走間李陽並不擔心自己的安危,反倒是很自責,都是他害死了劉峰啊!血債在添血債,江混龍,我李陽隻要不死,必定取你狗命!

“少爺,為什麼不直接殺了他。”黑衣人頗為不解的問道。

這黑衣人名叫劉山,是他家族裡的高手,並非日月派的人,因此稱呼他少爺,他是前兩日才趕到日月派的,為的就是保護江混龍。

“劉叔,你有所不知,這小子可惡的很,不僅打死了我的心腹江宏,還問我要煉骨丹!殺了太便宜了,我得慢慢折磨他!”江混龍擰聲道,眼中滿是陰狠。

外院。

“江大人這是乾什麼呢,怎麼這樣大陣仗?”

“聽說有奴仆要行刺江大人,被江大人抓了個正著!”

“我的天,真的假的,誰膽子這樣大啊,行刺外門大人,那可是淩遲處死的大罪!”

“是李陽,就是柳大人院子裡的管事,我認識他。”

奴們們在道路上,三兩成群的議論著。

海棠也靠邊站著,聽到議論後,立馬把眼睛投了過去,在確定是李陽後,便是快步跑著回清雅閣,李爺被抓了,必須馬上稟告大人!

江混龍冷冷一笑,也未當回事,奴仆行刺外門弟子,是宗門的犯上大罪,楚喬兒隻要不傻便不會管這個閒事,過問那便是藐視宗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