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陽,你是不是瘋了,這下我看你怎麼辦!”楚喬兒等李陽返回後,既是嬌嗔一聲,擔憂不已的道。

“就你那三腳貓的功夫也敢報名參賽,我,我遲早要被你氣死!”柳冰煙眼眸緊緊盯著李陽,嬌軀微微發顫。

李陽感受到兩位美女的關切,不禁胸膛滾熱,咧嘴笑了下:“冇事,你們這些外門大人殺不了我的,你們兩個也小心點,彆敗在我的手下。”

“什麼……”

楚喬兒剁了跺腳,都無語了,這都哪來的底氣啊,迷之自信!

柳冰煙則是忍無可忍踢了李陽一腳,明明不行,還在吹牛,男人的劣根啊!李陽是她親手培養調教的,李陽有多少斤兩她最清楚不過,外門弟子勿論是誰,都可以輕易把李陽虐殺!

“我院裡奴仆無知,還請各位師兄師姐,師弟師妹手下留情,莫要傷他性命。”柳冰煙眼神環顧左右,抱拳說道。

“也請大家給我個麵子,我會記下這份人情的!”楚喬兒緊跟著說道。

呃?

外門弟子們齊齊愕然,頗感意外,柳冰煙和楚喬兒雖然一冷一熱,但都是很高傲的,在他們記憶裡反正這兩人從未這樣於他們說過話。

“好說,好說,兩位師妹的麵子我自然要給。”

“兩位師姐請放心,如果李陽碰上我,我決然是不會傷他的。”

“必須手下留情,小事一樁啊。”

一眾外門弟子搶著表態,就算冇有發言的,也是對二人笑了笑,打死個奴仆對他們來說並不光彩,再因此得罪柳冰煙於楚喬兒,那便更不值得了。

而江混龍則是陰著臉,麵色不善,天賜良機,天賜良機啊,今天終於能宰了這小子,出口胸膛惡氣了,外門大比擂台上,他打死李陽,誰都不能怪罪他,唐沐霜也不行!

比賽雖然是抽簽隨機匹配對手,但是他隻有稍作運作就能與李陽分到一組,負責抽簽的執事是他家族的人。

“江師兄,你也不會傷李陽的對嗎?”楚喬兒給了他一個暖笑,說道。

若是尋常,這樣一個暖笑,便足以讓江混龍融化了,可此刻江混龍確是眼中閃過憤怒之色。

**的,賤貨一個。

剛纔老子跟你打招呼,你不理睬,看都不看老子一眼,現在反倒是為了個連牲畜都不如的奴仆,主動與老子攀談了,還笑魘如花!

“不好意思,師妹,擂台上我無論遇到誰,都不會手下留情的。”江混龍冷聲說道。

言下之意,若是他遇到李陽,便宰定了!

“你!”

楚喬兒麵色一沉,提劍便要上前。

可這時,悠然的鐘聲便是響起,鐘被連續撞響三下,外門大比的時間到了!

下一刻,門派的高層登場,雖隻有六人,確氣勢如淵,如山似海,他們都是日月派的長老,位高權重。

“參見長老!”

所有人彎腰鞠躬,大禮參拜,數萬人齊聲呐喊,聲音震天。

李陽也在行禮,隻是目光中確冇有絲毫的尊敬與膜拜,這六個老傢夥今天將會主宰他的生死,決定他的命運。

奴仆修煉是死罪,如果這些長老都是老頑固,那麼他就算表現的在驚豔,可能還是個死,當然這種可能性還是很低的,任哪個宗門也不會不重視天才。

六位長老擂台下坐定。

其中一名鬚髮潔白的老者,開始講話,聲音不大,確中氣十足異常的清晰:“我蔣天豪為門派四長老,也是這屆外門大比的負責人,我希望今天能看到驚豔的表現,也希望你們外門弟子有人能成為宗門的絕對戰力,扛鼎的人物!多餘的廢話我就不多了,黑執事,宣佈比賽規則和排名獎勵吧。”

“是。”

黑執事聞言,既然是走上擂台:“外門大比是我日月派一年一度的慣例,規則依舊是淘汰製,兩兩比試,勝者晉級,為了更好的是激勵弟子,門派決定給予超出往屆甚多的豐厚的獎勵,外門前五直接晉升內門,重點培養,並且獎勵丹藥於武技,大比的頭名獎品是玄天丹於撼山訣!”

嘶!

全場都是忍俊不住的倒吸了一口涼氣,玄天丹那是頂級丹藥,能令武聖以下的武者直接晉升一個境界,而撼山訣更是不得了,那是日月派的鎮派絕學之一,練到極致,可以撼動大山,令大山移動三尺。

“宗門這次真是捨得啊。”

“就連身我峰主的我都有些羨慕這些外門弟子了。”

“那可不,咱們這些峰主修習的的武技,也比撼山決低一個檔次。”

六峰峰主都是議論了起來,言語間滿是羨慕與無奈。

六峰的峰主也在現場觀戰,對於宗門的大手筆既感震驚,又覺正常,日月派論戰力內門最強,宗門向來以內門為基,重點培養內門弟子,頭名肯定是要進入內門的,給予撼山決合情合理。

一眾外門弟子各各眼中閃過精芒,雙拳不自覺的緊握。

李陽也是心頭一熱,撼山決這套武學他有記憶,在玄天典籍中備受推崇,但確冇有記錄修習法門,這是一套介於外功於內功之間的武學,威力巨大,戰力滔天。

江混龍則是眼睛都紅了,撼山決,他隻要得到撼山決,便可一步登天,任何所謂的天纔在他麵前都不堪一擊,得到,一定得得到,無論是誰要奪走他的撼山決,他就要誰的命,用手中的劍將其斬成肉泥。

不過也不是所有人都眼饞撼山決的,柳冰煙就更偏向於玄天丹,她卡在半步武聖已經兩年了,如果有著玄天丹,他就可以晉升武聖,踏入強者的行列,從此再也不懼仇人九長老那一脈,也再也不用低調隱忍,刻意隱藏修為。

頭名的獎勵讓所有人瘋狂,呼吸急促,恨不能立刻上擂台於對手廝殺對決。

“九座擂台,同時開放,對決雙方全憑抽簽隨機,公平公正。”黑執事話音一落,既是縱身跳下,讓出了擂台。

外門大比正式開始,拉開了帷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