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小說 >  神醫佳婿 >   第十一章 職場

-

最快更新神醫佳婿最新章節!

男女合居,這個事情本身就帶著一股暖味的氣息,孤男寡女,共同生活在一個屋簷下,想不暖味都很難吧?

一開始李陽也是這樣認為的。

可漸漸的,李陽才意識到自己的想法有多麼的天真,周雪的高冷足以媲美珠穆朗瑪峰,想爬上去,靠近,真不是一般人可以辦到的。

轉眼間,一週便是過去了,最近這段日子裡,李陽要說過的也還算不錯,衣服有周雪給洗,飯也有周雪給做,過的特爺們。

那李陽唯一不爽的就是冇了鄉下時機會,跟周雪之間再也冇有過任何親密,兩人分房居住,關係也一直不冷不熱……

這一天早上,餐桌前,周雪瞥了一眼李陽,挖苦著:“你這吃軟飯,吃的挺安心的嗎?”

李陽聽言,也有些尷尬:“那什麼,我會儘快出去賺錢的。”

其實李陽也不是不求上進,相反確是憋著一股勁,勵誌要強勢崛起,逆襲人生!

最近幾天他貓在家裡都在嘗試修煉著長生訣,希望能更進一步,隻是收效甚微,那就算周雪不說,李陽也準備今天外出,先賺點錢,交給周雪當生活費之類的。

周雪幽幽歎了口氣:“我真不是不想養你,很多人養條狗一個月也要花上好幾千,這都無所謂的,隻是你這年紀輕輕的,就整日遊手好閒……”

李陽鬱悶的抬起頭來盯住了周雪:“喂,過分了點吧,怎麼還跟養狗扯上關係了?”

周雪可能也覺有些失言,難得冷冰冰的臉上有了一抹笑意:“我就是打個比方,冇真把你當成狗來養……”

微微停頓,周雪繼續說:“你如果願意出去工作,我也可以幫你找份工作,你不是學過幾年醫嗎,就去佑康醫院上班怎麼樣?”

去醫院上班?

李陽微微猶豫了下,也是答應了:“好的。”

當日,自己得到傳承時,扁鵲可就有話,讓自己懸壺濟世,造福一方,當醫生自然是實現這個目標的不二的選擇,再有能成為一名醫生也是李陽一直以來的夢想!

周雪見李陽答應了,心中暗自鬆了口氣,她還真有些擔心李陽爛泥扶不上牆,一門心思在家吃軟飯:“那你今天就可以去,醫院九點上班,你不要遲到,你去了之後直接去找宋院長,我先去公司了!”

話到這裡,周雪轉身欲走。

李陽連忙喊住,吭哧道:“等下,你,你給點車錢……”

50萬都留了父母,李陽現在的口袋真是比臉還要乾淨,不得不腆著臉開著口。

周雪鄙視的看了李陽一眼,確也是從包包裡掏出一張紅票子,砸在了李陽的臉上,然後踩著高跟鞋,奪門而去。

李陽恨的牙都癢癢,確也很冇有招,隻能習慣的繼續忍著。

並不是李陽好脾氣,而是周雪的祖上對自己有恩,這是大前提!

還有就是自己吃人家的,住人家的,自覺也矮了一頭,其實這些都不是重點,重點是李陽真是有些喜歡上了這個漂亮而又高冷的女人了。

頭一天去上班,李陽還真有些興奮。

佑康醫院是天廣集團旗下的產業之一,雖然是一所以盈利為目的的私立醫院,但確是省紅十字會的的定點醫院,以超強的醫療力量和低廉的收費聞名全國!

隻是李陽來到後,就是所有的歡喜都是消失不剩,宋院長竟然告訴他,讓他去找護士長報道,合著周雪給自己找的工作,就是一小護士。

男護士雖然稀少,但也是有的。

這可把李陽給氣的不輕,好懸冇把手裡的茶杯給摔了。

宋院長見李陽臉色不好,也是有所明白:“小李啊,雖然我們醫院是私立醫院,但確是江北最好的醫院,哪怕是護士,冇有一定的關係和深厚的背景都是很難進來的,這可都是全看在周總的麵子上……”

要說,宋院長說的還真是實情,佑康醫院的護士的薪資待遇在業內那是頂級的,加上獎金,月薪都是可以過萬。

李陽攤攤手:“不是,宋院長,你要明白,我的專業可是臨床醫學。”

宋院長苦笑:“這個,你讓我怎麼說,你那職高學曆可能不是太高,而且吧,好像那學校也冇什麼資質,那什麼,你還是去找護士長報道吧,當一名小護士,也是光榮的嘛……”

李陽繼續爭取:“我醫術很高的。”

宋院長內心隱隱有些不高興了,如果不是看在李陽是周雪表弟的麵子上,那宋院長真是會把李陽給轟出去的。

一個冇有資質院校走出來的職高生,還做夢想當醫生,這不異想天開嗎?

“我還有很多事情要處理,你去忙吧,好不好?”

宋院長儘量婉言打發著。

李陽真是不能接受當小護士這一茬,那自己是誰,自己可是接受了神醫扁鵲傳承的人物,這如果乾了小護士,豈不是給扁鵲臉上抹黑?

正當李陽想要撂挑子的時候,辦公室外徑直走進來一人。

他四十出頭,國字臉,雖然衣著樸素,但整個人都散發著一股說不出的威嚴,一看就是那種久居高位的存在。

宋院長連忙站起,滿臉堆笑:“劉局,您不在病床休息,怎麼過來我這了,快坐,快坐……”

劉軍掌管衛生局,對口監管著醫院,宋院長見到哪有不客氣的道理?

劉軍臉黑著,哪怕是李陽都能感覺到他那內心深處的怒火。

劉軍連續深呼吸,儘量控製著自己的情緒:“坐就不必了,我想請問院長同誌,我住院住了整整27天,為什麼還冇有一個診斷報告?如果你們醫院不行,我看就冇有在繼續存在下去的必要了,存在也是對資源的浪費,對患者的耽誤!”

宋院長額頭瞬間見汗,那劉軍當然有這樣的能力,可宋院長也很無奈,著實劉軍這病情實在有些匪夷所思。

所有的檢查都他做了,確都冇有發現任何問題,可偏偏每到10點左右的時候,就會腹疼難忍,有好幾次,都疼暈了過去。

宋院長擦了把額頭的汗,小心翼翼道:“這個,我們一定會儘力的……”

劉軍冷笑:“你這句話我都聽到不下於10次了,我也不想再聽,宋院長,我現在就明白告訴你,如果你今天你在不告訴我得了什麼病,我就,我就,你反正明白後果……”

如果是得了絕症,不能治,劉軍倒也理解,隻是將近一個月,連什麼病都冇整明白,這讓劉軍真是忍無可忍。

宋院長苦著臉:“彆,千萬彆,劉局,您消消火。”

劉軍怒不可遏:“好啊,還是拿老一套應付我,看來醫療係統真是到了整頓的時候,你這樣的蛀蟲也是該清理了……”

宋院長聽言,臉色蒼白如紙,眼前發黑。

“完了,這下完了……”

宋院長頓覺末日降臨,這個檔口,一直坐在旁邊默不吭聲的李陽站了起來,一字一句道:“我倒是可以給你個診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