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爽翻天了!

堂堂外門弟子被一個奴仆完虐,活活給打死了!

這種事情在日月派裡從冇有發生過,根據門派古籍記載,倒是有一兩次奴仆參加外門大比的事情出現,不過確全是敗績,落得個慘死的結局!

負責抽簽的白執事臉色鐵青,臉部的肌肉都在抽搐,江混龍那可是他家族的少主,也是他將李陽和江混龍抽在一起的。

“李陽,你這是找死!”

白執事怒聲高喊,雙掌驀的打出,強勁的真氣呼嘯著朝李陽襲了過去,真氣化形為猛虎,虎嘯山林。

“放肆!”

四張老蔣天豪憤然站起,長袖一揮,便是泄了他的內力,“白展,誰給你的膽子乾預外門大比,肆意向參加弟子出手?”

聲音不大,確充滿了威嚴。

白執事額頭冷汗岑下,但還是硬著頭皮道:“四長老息怒,江混龍已然認輸,李陽確還要置他於死地,著實可惡,心狠手辣,狼子野心……”

“夠了,比賽的規則是生死勿論,李陽並無不妥。”蔣天豪淡淡說道。

“四長老,奴仆可是不準修煉的,李陽偷偷修煉,按門規論,就得處死!”

白執事還是不甘心,繼續進言,想要誅殺李陽,為江混龍報仇。

“我身為門中長老,門規不需要你來提醒,外門大比後,我自會追究,但是大比過程裡,誰也不能動李陽,白展,你既然已經加入我日月派,就不該再有家族忠心,給我閉嘴,在若多言,我一掌劈了你!”

蔣天豪話到最後,氣勢陡然升騰,眼中湧現出無儘的殺機。

白執事不由身子瑟瑟,趕緊低頭,大氣也不敢在出。

比賽繼續,外門弟子們繼續捉隊廝殺, 而李陽則是縱身跳下了擂台,迴歸原先的站位。

“李陽,你,怎麼會這樣厲害?”

“江混龍都被你給宰了,簡直驚爆我的眼球啊!”

“原來我還以為你是上去搞笑送死的,確冇成想你是有真本事啊!”

“江混龍作惡多端,根本不把我們奴仆當人,你一舉將其擊殺,大快人心啊!”

清雅閣,紫竹苑的奴仆滿是興奮的說道,簡直視李陽為偶像。

李陽揹著雙手,笑而不語。

殺一個江混龍,真的不算什麼,這僅僅隻是開始罷了,接下來,他要把在場的這些外門大人們全部打服,包括柳冰煙和楚喬兒在內!

“都死到臨頭了,還笑呢,怎麼笑的出?”柳冰煙狠狠瞪了他一眼,冷冷的道。

“李陽,你這下真是麻煩了,四長老已經表態,要在賽後追究你修煉之事!”楚喬兒緊跟著說道,一臉的擔憂。

“冇事的,我隻要戰敗所有對手,展現出卓絕的戰力於天賦,四長老便不會為難我。”

李陽不以為意,笑嗬嗬的道。

“戰敗所有對手,就憑你?”柳冰煙臉漏不屑,嗤之以鼻的道。

“飄了,這真是飄了!”楚喬兒也是忍不住的嘀咕道。

儘管李陽的百鼎之力還行,戰力超出一般的武王,但是外院臥虎藏龍,很多都是可以越級挑戰的,李陽的百鼎之力不可能有什麼卓絕的表現,現在的她們隻能寄望於自己表現的優異一些,勝出後向長老為李陽求情了。

李陽懶得再搭理她們,反正一會便可以見真章!

他們這邊最先上場的是柳冰煙,柳冰煙僅僅一招,就是把對手打下了擂台,這不禁又是惹得長老們頻頻點頭,深為讚許。

“柳丫頭好像要晉級武聖了?”

“我記得去年她還隻是武王境界啊。”

“不得了,不得了,柳丫頭今年可才十九歲,天賦絕不在楚丫頭之下!”

“咦,那個叫李陽的奴仆又上擂台了,他這次的運氣可有些差,碰的是上屆外門大比的第二名,王鵬!”

“冇什麼運氣差不差的,李陽隻有百鼎之力,賽程後段,碰上誰都是個死!”

長老們擂台下觀戰,話到最後不由自主的又是把目光投向了李陽所在的擂台,倒不是對李陽有興趣,而是對李陽的對手王鵬有期待,王鵬以力量見長,天賦異稟,去年便有兩百鼎的巨力,據傳王鵬外出曆練,得遇古傳承,吞食天才地寶,肉身力量已經提升至三百鼎!

三百鼎巨力,彆說武王了,就是武帝也敵不過,武聖不出,誰與爭鋒!

力量對於武者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千年前的四大強族之一的獸族能以一族之力,力戰天月夜三族,依仗的便是力量!

“李陽,碰上我,算你倒黴, 我王鵬上屆外門大比第二名!”王鵬目光睥睨,高高在上,“我本要看在柳楚二位師妹的麵子上,繞你一命,但是你以下犯上,屠戮外門弟子江混龍,那麼我做為外門的領軍人物,就得宰了你,維護外門弟子的權威與尊嚴。”

“是我倒黴,還是你倒黴,你馬上便會知曉。”李陽臉色淡漠,眼中確殺氣騰騰,“你說我犯上,那便犯上好了,我不僅要犯上殺江混龍,還要犯上殺你!”

外門最讓奴仆畏懼的除了江混龍便是這位了,王鵬終日拿奴仆當作活靶子來當作實戰,死在他手裡的奴仆冇有一千也有八百,外門弟子就是上,奴仆就是下,簡直笑話,奴仆有了力量一樣可以逆轉命運,主宰這些高高在上外門大人的生死!

“李陽,你不要以為宰了江混龍那個廢物,就天下無敵了,算了,算了,我也不跟你廢話,看拳!”

王鵬被李陽的語氣激怒,一步搶出,悍然出手,正是那莽牛大力拳裡的精妙招數。

莽牛大力拳在日月派裡隻是基礎武學,但是確最適合王鵬這種身負巨力的體質,一拳砸出,氣勢千鈞,真的好似那人性蠻獸,軀體內蘊藏滔天巨力。

李陽不退反進,於他戰在了一處,近身搏殺!

他身負千鼎之力,怎可能懼怕這王鵬?見招拆招,遊刃有餘。

兩人動作不快,確極具力量的震撼感,令人不自覺的心潮澎湃,王鵬越打越心驚,見鬼了,真是見鬼了,這個賤奴怎麼會力氣於我不相上下?

“啊,我莫不是在做夢吧,李陽這樣猛的嗎?”楚喬兒美麗的眸子裡滿是震驚。

“這混淡著實可惡,儘跟我隱瞞實力!”柳冰煙冷冷說道。

台下觀戰的奴仆們皆然被李陽的表現,惹的熱血沸騰,要知李陽的對手可是上屆外門的第二名,外院大人中的翹楚,這太特麼為他們奴仆增光了,也太勵誌了,奴仆並不是一輩子就隻能平庸受欺被辱的,通過努力同樣可以光芒萬丈,閃閃發光!

長老坐席。

“好小子,把我們臉都給打了,我們剛纔都說他不行,而他確戰力滔天!”

“這個奴仆肉身力量太強了,竟然與王鵬不相上下。”

“好苗子啊,奴仆裡走出來的強者,難得,難得啊!”

“四哥,等賽後你打算怎麼處置李陽?”

“這,這……我得在斟酌斟酌……”

李陽還在擂台上與王鵬廝殺,過了已經不下百招,他不是不能快速勝出,自打他突破千鼎之力後,還冇有實戰過,王鵬肉身力量三百鼎左右,勉強可以練練手了。

“李陽,我承認你是個天才,力量與我不相上下,但是在招數上你太差了,接下來,我十招之內,必定打翻你!”

王鵬話到這裡,周身氣勢暴漲,拳路陡變,五秒的時間裡都是對李陽轟出了六拳,十二腿,二十四式關節技。

狂殺拳!

日月派的中等武技,比莽牛大力拳高出數籌不止,王鵬習練這套拳法多年,早已經登堂入室,力借招,招借力,招招奪命。

“砰!”

王鵬左腿重重掃在李陽的左肋,力道之猛,哪怕鐵柱也能折斷。

而李陽確身體紋絲不動,爆喝一聲:“給我開!”

王鵬立馬被震退,連退散步,這才站穩,凝神戒備。

李陽左腳踏地,身體躍起,開始反擊,隻見他騰空的姿態好似那彎了滿弦的大弓一般,整個背都繃緊了,在到了王鵬身前的那個瞬間,擰腰轉身,右拳猛然甩出。

形意太極,炮拳!

王鵬胸膛被砸中,胸骨斷裂的聲音響起,再退三步,口吐熱血。

李陽得勢緊逼,進步是崩拳,側步是是橫拳,順步是鑽拳,躍起是炮拳,拳拳連接緊密,一拳又一拳,快如驟雨,重如流星,哈哈,暴打這些高高在上的外門弟子的感覺就是爽啊,爽翻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