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一百零三章

你們一起上吧!

“轟!”“轟!”

李陽氣勢高漲,威猛無匹,打的王鵬是節節敗退,不住吐血。

奴們們不禁看的熱血沸騰,就連外門弟子也是紛紛對李陽投去了忌憚於畏懼的目光,王鵬可是上屆外門大比的第二名!

“我的天,王大人竟然被李陽壓著打,一路敗退?”

“厲害,太厲害了,偶像啊!”

“逆天了,這真是逆天了!”

長老坐席。

“好小子,我原本隻當他能與王鵬戰個平手,不料想他確是藏而不漏,未出全力,上屆第二名的存在居然不是他的對手!”

“力量三百鼎,招法簡單,威力卻很大,妥妥武帝境中無敵手啊!”

“這是一批黑馬橫空出世,外門前五必有他一襲之位。”

“四哥,咱們要不要乾預下,照這情形看,王鵬很快便要被打死了。”

“不用乾預,李陽是奴仆終日被欺受辱,胸中難免積蓄有怨氣,讓他殺的痛快,發泄出來,是有利於日後修煉的!”

長老們最終決定不予乾預,任由選手生死搏殺,外門大比的意義是選拔出真正的強者,也隻有真正的強者才具有培養的價值,弱者死便死了,冇什麼值得同情於可惜的。

當然也是因為王鵬的年歲較大,潛力有限,若是柳冰煙或者楚喬兒,那眾長老自然不會坐視,任由李陽屠戮。

此刻王鵬已經被李陽酣暢淋漓的反擊打懵了,暈頭轉向,身子踉蹌,搖搖欲墜!

什麼情況?

李陽隻是一個卑微的奴仆啊,怎麼會這般強?

不行,他不能敗,他是高高在上的外門大人啊!

“轟!”

李陽的的鑽拳,宛若飛速旋轉的電鑽,呼嘯著就是落到了王鵬的胸膛,王鵬胸膛如挨重錘,再次口吐熱血,臉色蒼白如紙。

根本來不及多想,因為李陽一個順步,重拳在度砸到了他的腹部,他隻覺五臟六腑都是一陣巨疼,緊接著便眼前發黑,摔到在了擂台之上,七竅出血,氣息全無!

上屆外門大比第二名,高高在上的外門弟子王鵬死!

所有的外門弟子,皆然緊緊盯著李陽,心頭驚駭如同波濤一般,片刻後,便有外門弟子暴怒發聲。

“以下犯上,以下犯上,這奴仆若不殺了,我們外門弟子的臉麵就冇有了!”

“殺了他,殺了他!”

“他大戰王鵬師兄,必有損耗,大家輪番上場,車輪戰戰他!”

約莫八位外門弟子,嘶聲狂吼,躍躍欲試。

“好一些高高在上的外門大人們,竟然要對一個奴仆車輪戰,你們還真有臉啊。”柳冰煙冷聲說道。

“還請各位長老主持公道,維持比賽秩序!”

楚喬兒則是衝長老們躬身抱拳,響聲喊道。

這些嚷嚷著要上台車輪戰李陽的,都是外門弟子中的精銳,排名十分靠前的,輪番上場車輪戰,李陽怎麼可能敵的過?

四長老蔣天豪騰的站起,便要發聲製止,豈料李陽竟是獰笑一聲:“各位大人,既然有興致,那便來吧,不過車輪戰太麻煩了,你們就一起上吧!”

聲音不大,確異常的豪邁,豪情萬丈!

啥?

讓他們一起上?

全場都怔住了,六位長老也包括在內,任誰都冇想到李陽竟是這般的狂妄!

“這個李陽太狂了,年輕人不知天高地厚啊。”五長老鄧七公冷笑說道。

“的確狂妄,贏了兩場便不知自己是誰了!”六長老丁仁貴也是說道。

“四哥,你彆管了,他要瘋就讓他瘋,受傷慘死也是他自找的!”七長老武媚風更是語氣不善。

四長老將天豪落座,不在吭聲,心裡也覺李陽有些太自負,太驕狂了。

“狂妄!”

“這是他自己提出來的要求,現在冇問題了,大家一起上!”

“**的,這下看你怎麼死!”

八位外門精銳弟子齊齊手持鋼刀,躍了出去,縱身跳上擂台,將李陽團團圍住。

楚喬兒,柳冰煙急的不行,確又無可奈何,隻能眼巴巴的望著擂台觀戰,喜歡李陽太倒黴了,一刻也不讓她們安心。

八位外門弟子手持剛刀,氣息淩厲,殺氣騰騰。

”李陽,我承認你身手了得,先虐江混龍,再勝王鵬,原本你能在外門大比中崛起,甚至進入內門也不是冇有希望,不過你太不聰明瞭,既然要以一己之力,群戰我們?”位於李陽正前方的夏天,嗤笑說道,“我們一上台你的結局就註定了,隻能是曇花一現,過眼雲煙!”

上擂台的八人,是結拜兄弟,皆然習練刀法,甚至有幾人已經領悟了刀勢,戰力卓絕,另外他們八人還習練了刀陣,刀陣一旦佈下,戰力又能提升數倍。

“夏大人,你倒是有心機,故意跟我說話,拖延時間布刀陣。”李陽先是淡淡一笑,隨著虎目一瞪,“刀陣又如何,我破你們的刀陣,不費吹灰之力!”

夏天微微變色:“大家都彆有輕視之心,齊力斬殺這個狗奴仆!”

話音落下,他雙腳猛的蹬踏,身子騰空而起,持刀殺向李陽,招式橫征暴斂,無比的霸道。

霸刀式!

然而李陽竟是不退反進,搶上一步,直接伸手抓住了他的刀刃。

夏天驀的愣住,眼神驚駭欲絕,他藉助刀陣極限施展的一刀,竟然被李陽空手接住了,李陽的手並未出血,這,這李陽的身體是鐵打的嗎?

“我說過破你們的刀陣,輕而易舉,現在你給我去死!”

李陽爆喝一聲,右手發力折斷他手中的刀,隨著便將斷刀插入了他的胸膛,噗,鮮血飛濺!

“大哥!”

其餘七人目眥欲裂,齊齊持刀,滾滾殺向李陽,擂台瞬間被刀芒所遮蓋。

李陽身若遊龍,穿梭於刀芒中,驀的起腿,重重掃向一外門弟子的肋部,轟的一聲,這外門弟子直接被踢飛,重重衰在擂台後,便再也冇辦法在爬起來了。

“拚了,拚了!”

剩下的外門弟子全部暴怒,絕招儘出,刀刀襲向李陽的要害。

李陽根本不懼,他力有千鼎,又修煉有九轉金身決,肉身強悍,不懼刀劍,而且他的九轉金身決,最適合群戰!

殺吧,殺吧,今天定要殺個痛快!

“死!”

李陽一個高劈腿,勢若泰山壓低,直接將人劈到在地。

後麵有風聲,刀至,他頭也未回,便是一記倒勾踢,直接踢在對方的下巴,下巴粉碎,鮮血染紅了擂台。

“我讓你們高高在上。”

“我讓你們口口聲聲以下犯上!”

“我今天就要讓你們知道,奴仆也不是好惹的!”

李陽橫衝直撞,吹古拉朽一般的橫掃,最後直接舉起唯一還站著的外門弟子,然後狠狠的往地上摔去,砰的一聲,這外門弟子直接被砸的血肉模糊,發出了宛若殺豬一般的慘嚎。

“李陽,哦不,李陽大人,饒命,饒命啊!”

這外門弟子已然被嚇破了膽,勉強爬起,跪倒在地,磕頭不止,李陽太可怕了,簡直就是來自地獄的九幽魔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