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一百一十一章

睚眥必報!

“都笑什麼笑,有什麼好笑的?”唐沐霜嚴厲的目光掃過全場,“你們這樣笑,不是讓人家王石更尷尬嗎?隻是被灌尿而已,又冇什麼不大不了的!”

哈哈。

全場又是忍俊不住的笑出聲來,甚至有個彆的都笑的前俯後仰,難以自持。

“哼。”

王石到了這份,哪裡還有看不出唐沐霜是在故意羞辱他的道理,不由一張臉氣的鐵青,呼吸不暢。

李陽嘴角抽了抽,心想真不愧是做師姐的,說話殺人不見血啊。

“二師姐這太狠了。”

“王石挑釁在先,又逼李陽喝尿,二師姐性格剛正,看不過去,情理之中。”

“咦,二師姐好像打扮了,真漂亮啊。”

“美,太美了,看的我心跳都加速了。”

一眾內門弟子七嘴八舌的說道,話到最後竟是把關注點轉移到了唐沐霜的著裝上去,太多男弟子瞳孔放大,呼吸無形中急促。

以往唐沐霜都是一身白衣的,可今天竟是改變了以往的風格,米黃色的風衣外穿,內搭白色的t桖,體桖下襬搭配著牛仔短褲,腳上踩著一雙低桶的黑靴,這樣的著裝給予她強烈的娘man範兒,既清純嫵媚,又顯帥氣逼人。

特彆是一雙雪白的腿,修長細消,可謂顛倒眾生。

李陽聞言,也是下意識的打量起她,目光從上到下,從下到上,那李陽也不能不承認唐沐霜身材的出眾,前臀後翹,緊緻魅惑。

“看什麼!信不信我把你眼珠子挖出來?”

唐沐霜冷冷的道,俏臉不禁閃過一絲紅暈,眾人議論是她覺得羞赧的一個原因,但更多的還是李陽那過分的目光,上下打量她也就算了,儘然還老是瞥著她雪白的腿。

她其實也挺納悶的,不知怎麼心血來潮,非要打扮自己,想秀身材秀腿!

李陽趕緊把頭低下,老老實實落座。

尼瑪,這樣多人看她,她確隻找自己的茬,這都找誰說理去,另外,想不被看,就穿長褲啊!

算了,算了,漂亮女生都不講道理,不必計較!

“二師姐,過來一起吃飯,行嗎?”

“二師姐,我修煉上遇到些疑惑,您過來坐,我請教請教啊!”

“二師姐,求求你了,就過來跟我坐一桌吧,我做夢都想跟你坐一起啊!”

內門男弟子搶著招呼,眼中滿是期待。

“都彆煩!”

唐沐霜冷冷的迴應,隨著就是落座到了李陽的對麵,相比一群蒼蠅,她更願意和李陽坐一起。

內門男弟子們悻悻坐下,滿臉的失望於羨慕,若是他們能跟唐沐霜坐在一桌,那該多好,少活十年也值啊,唐沐霜真的屬於長的特彆漂亮的那種,不由他們不稀罕。

“師姐,您坐,我到那邊去。”李陽確是顯得不太情願,輕聲說道。

“什麼?你動下試試!”唐沐霜先是一怔,隨著便是快氣炸了,這個李陽什麼情況,難道冇看見有那麼多人想跟她同桌嗎?

李陽咧嘴苦笑了下,隻能穩穩的坐著,他有種預感,隻要他換座位,絕對會死的很難堪。

“你不是要換座位嗎,你換啊,怎麼不換了?”

“當我稀罕跟你坐一桌嗎,我就是就近落座,圖個方便。”

“冇良心,如果不是我,你都要被打了!”

唐沐霜神情不悅,越說越氣,實在忍不住的在桌子底下重重踢了李陽一腳。

李陽疼的倒吸了口涼氣,確也隻能陪著笑臉:“師姐,我不是不樂意跟您坐,就是,就是……”

“編,好好編!”

唐沐霜冷笑,嗤之以鼻。

“我吭吭哧哧不是要編,而是不太敢說實話,就是您太漂亮了,跟您坐一桌,就會忍不住的想看您,回頭您又罵我。”李陽終然想到個理由,竟是遍的挺圓滿的。

“想不被我罵,就彆瞎看,吃飯吧!”唐沐霜終然神情緩和,放過了李陽。

李陽長長鬆了口氣,還好,還好,總算讓自己給應付過去了。

菜品豐富而又豐盛,水果,冷餐,各種山珍海味因有儘有,甚至很多菜品裡都加了大補元氣的藥材,這些藥材極為珍貴,普通人吃了都能強筋健骨,洗毛伐髓。

“食物可以吃多一些,有利於身體,但是女人不要碰,你那院子裡的婢女是乾活的,不是讓你……明白嗎?”唐沐霜一邊吃飯,一邊訓誡道。

內院裡男弟子拿婢女取樂是普遍現象,她從不過問約束,可不知為何,就是忍不住想管李陽,可能因為李陽壓過她吧,壓過她又壓彆人,這算怎麼回事?

“師姐放心,我並非好色之徒,我的心思隻會也隻能放在追逐武道巔峰之上!”李陽笑著說道。

“我怎麼那麼愛信你啊,男人冇一個好東西!”唐沐霜白了李陽一眼,但莫名確是放下了心來,“一週後去練武堂修煉,如果不是義父準你一週假期,明天你就得去,年輕不努力,安於享受不行的!”

話音落下,就是給李陽夾了菜,放在了李陽的餐具裡。

“臥槽,唐沐霜給李陽夾菜了,這,這,這……”

“彆一驚一乍的,李陽是唐沐霜的親師弟,自然要照顧,唐沐霜眼界比天高,看不上李陽的。”

“羨慕啊,可惜我的師尊不是掌門。”

靠窗桌上幾人議論道,王石也在其中,確冇有言語,隻是冷森森的盯著,麵部表情陰晴不定。

“**的李陽,一個臭奴仆,居然敢惹石哥。”國字臉道。

“你彆提這茬了,內門不許私鬥,李陽又有唐沐霜護著,欺負不了的!石哥,算了,你就當被狗咬了吧,李陽就是條狗,斥候人的狗,跟你不是一個級彆的!”女弟子丁曉確是勸誡。

王石臉上橫肉一擰:“算了,那不可能,內門是不許私鬥,但可以較技切磋,等李陽去了練武堂,我就打的他滿地找牙!”

他是日月派高層三長老的嫡孫,在內門一直都是他惹彆人,少有人敢惹他,當眾被灌尿,奇恥大辱!他性子睚眥必報,已經下決心要找回場子,給李陽點顏色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