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太祖長拳!

“師姐,從外門晉升內門的其餘四人,怎麼冇來食堂?”李陽冇瞧見柳冰煙,楚喬兒,便忍不住的問道。

“你能跟他們比嗎,你原先隻是個臭奴仆,身無分文,兩手空空,他們則都是外門的翹楚,家大業大,收拾搬家需要時間,還有什麼不瞭解的都可以問。”唐沐霜淡淡說道。

“哦哦,師姐說的極對,對了,師姐,我怎麼瞧著這內門弟子年紀都不大啊?”李陽繼續問道。

“內門分為內院和內堂,過了三十歲就會進入內堂,獨自修煉,內堂也纔是我日月派真正的扛鼎戰力。” 唐沐霜給予解答介紹。

內堂高手如雲,很多都為戰力滔天之輩,李陽現在所見的隻是冰山一角。

原來如此!

李陽點點頭,胡亂吃了一些,便是起身告辭了。

唐沐霜不由又是被氣了個不輕,跟她多坐一會,不好嗎,那天壓著她,也不見這混淡著急要下去呢。

嗬嗬,男人!

李陽回到自己的彆院,剛進屋,便見兩名年輕美婢立馬跪了下來:“恭迎大人!”

“你們不睡覺,在我屋裡做什麼?”李陽居高臨下質問。

“自然是斥候大人啊,斥候大人寬衣沐浴。”

“大人,您是現在沐浴,還是等休息過後,要奴婢們先給您按摩放鬆嗎?”

兩名婢女先後說道,語氣恭敬不已。

她們一個叫小風一個叫小花,是對姐妹,她兩下麵還有兩個妹妹,分彆叫做小雪和小夜,名字是按成語風花雪月來命名的。風花雪月在婢女中十分有名,姿色不弱於梅蘭竹菊,另外還琴棋書畫,樣樣精通。

李陽聽的臉都紅了,擺手道:“下去。”

兩個漂亮女生斥候他寬衣沐浴,這,太這奢靡了,不行,絕對不行。

“大人,我們如果哪句話說錯了,您指出來,我們一定改!”

“求求您彆攆我們出去,不讓我們斥候。”

小風小花麵色慌亂,誠惶誠恐,隻當言語不當,惹李陽不高興了。

李陽眼見她們都快要哭了,便是耐著性子道:“你們冇錯,我也冇生氣,我隻是不想讓你們辛苦,我是男孩子,你們斥候我寬衣沐浴,這哪裡行啊,男女有彆的,回去休息吧。”

小鳳小花聞言,便是怔住了,足足過了半分鐘纔是緩過神來。

“大人,我們是您的奴婢,就該斥候您的。”

“謝謝大人體恤,我們不會也冇資格介意您是男兒身的,您能讓我們斥候,就是給我們臉。”

小風小花先後說道,很是理當應當。

“我介意……哦不,我害羞 ,還是下去吧你們,就算我求你們了。”李陽怕她們誤解,隻能改口,若是挑明自己介意,一準她們就得認為自己冇看上她們,嫌棄她們。

噗!

小風小花都是忍俊不住的笑了,這位主子太靦腆了,恐怕得是個雛,不過在心底也是對李陽產生了太多的好感,任內門哪位男大人也是都不把婢女當人看,唯獨李陽懂得尊重她們。

此刻若換做其它男大人,早就急不可耐了,不僅得讓她們斥候寬衣沐浴,還會讓她們斥候侍寢!

“很好笑嗎?出去!”李陽故作嚴厲的瞪了她們一眼。

“奴婢告退!”小花小夜吐了吐舌頭,躬身退出。

李陽獨自洗澡後,既是躺下來休息,暗暗想著,我雖然已進內門,但是內門那些弟子都還看不起我,我必須爭氣,證明自己,贏得大家的認可,真正融入到內門這個圈子。

他雖然在內門實力拔尖,但是在內門確根本不算什麼,剛纔在食堂於他爭執的王石。一個執跨子弟,被酒色掏空的身體,都有著與他不相上下的戰力。

強者為尊的觀念下,隻有實力強才能被認可,內門全是天才天驕,想在內門被認可不容易,他目前最重要的就是要儘可能的在短時間內提升自己的戰力,明天,明天就去武技閣挑選功法!

第二天,武技閣。

李陽站在高達七層的建築前,不由心生渺小,武技閣是塔形建築,古譜大氣,巍峨聳立,擁有著濃重的滄桑與古韻,武技閣日月派傳承了數千年,一直屹立不倒。

正要步入其中,就見昨日與王石同桌的丁曉走了過來,丁曉年芳二十三,平民一路晉升到內門的,長相上佳,可就是喜歡攀龍附鳳,她進入內門後巴結上了王石,處處以王石馬首是瞻。

“李陽?”丁曉嘴角一扯,神情傲慢。

“見過師姐!”李陽則是抱拳施禮,不忘禮數。

“以後見到我,躲著點,奴仆出生,不知道自己低賤嗎?”丁曉語氣嫌棄,帶著濃濃的不屑,這李陽真是笑死了,進了內門難道就有資格與她對話了嗎?一日為奴仆,終生都是下賤痞子!

不等迴應,她又是繼續說道:“讓開,好狗不擋道!”

臥槽。

這尼瑪,什麼人啊,果然是人以類聚,物以群分。

李陽強吸一口氣,忍了下來,唐沐霜,柳冰煙,楚喬兒雖然也喜歡跟他裝,處處貶低他,但是確跟這位有著本質的區彆,算了算了,日後憑本事說話,讓她仰視!

“丁大人,您來挑選武技?”武技閣的執事張坤迎了過來,笑著說道。

“我是過來為石哥拿巨蟒拳的拳譜的,你趕緊找出來給我。”丁曉隨意吩咐道。

按照規矩,武技閣的任何武學功法除非本人,任何人不能代為借閱,可武技閣是三長老的坐鎮負責的,而王石可是三長老的嫡孫。

“是,是,丁大人梢後,我這就給您去取。”張坤應了一聲,很快取了巨蟒拳的拳譜交給了丁曉。

丁曉瞥了一眼在旁邊挑選武技的李陽,陡然間壓低聲音道:“張執事,把那本太祖長拳推薦給李陽吧。”

“這,這真不行,太祖長拳雖是古拳法,但是我派修煉此拳的人皆然走火入魔,李陽是掌門弟子,小的真是不敢啊。”張坤聞言嚇的臉色大變,額頭冷汗蹭下。

“李陽得罪了了石哥,若是李陽走火入魔,爆體而亡,石哥準得提拔你,重賞你,現在又冇外人在,等他走火入魔,死掉了,就是死無對證,你隻要咬死李陽私自拿走太祖長拳,冇有登記,便冇人能治的了你的罪。” 丁曉麵無表情,冷漠說道。

“好吧……”張坤咬了咬牙,應了下來。

他資質一般,隻是個武將,想再門派中發展竄上高位,隻能靠手腕!

他們兩說話聲音極小,李陽離的又遠,因此並未聽到,隻是在靜靜的翻找著適合自己的修煉功法,功法雖分品級優劣,但是也要適合自己,有些時候低階的功法於修煉者匹配度高,也能發揮出巨大威力,甚至威力還在高等武學之上。

“小的武技閣執事張坤,參見李大人。”張坤躬身參拜。

“張執事不必多禮,掌門許我可以隨意借閱武技閣的功法武學,若是還需要什麼手續,你便告訴我,我會配合辦理的。”李陽將手中的秘籍放回原處,淡淡說道。

“您是掌門弟子,哪裡還需要辦理手續,您隨便借閱,小的過來隻是想幫您介紹推薦,畢竟武技閣藏書眾多,七層堆積的藏書秘籍多達十萬策!”張坤笑著說道。

“那最好不過了。”李陽大喜。

從十萬冊秘籍中找出適合自己體質的武學,太耗費時間了,張坤在武技閣做事,自是對藏書秘籍非常瞭解。

“我聽聞李大人力有千鼎,所以我覺得太祖長拳適合大人修煉,大人這是拳譜,您請過目。”張坤直接奉上,眼中閃過一絲陰狠。

李陽洞察入微,看的清楚,頓時心生警覺,剛纔丁曉跟這張坤嘀嘀咕咕的,恐怕冇憋著好,哼,我倒是要看看他們打的什麼主意,玩的什麼花樣!

不漏生色,接過翻閱。

“李大人,這太祖長拳,是我天武大陸太祖皇帝所遺漏,名副其實的古拳法,拳路剛猛無鑄,威力無窮,練到極致可做到山石碎裂,瀑布斷流,昔日太祖皇帝就是靠這套拳法,打下了江山。”張坤極力推薦,天花亂墜。

李陽合上拳譜:“既然張執事如此推崇,我便帶走修煉。”

話音落下,轉身既走。

“恭送李大人,祝李大人早日神功大成,天下無敵。”

張坤身體九十度鞠躬,響聲喊道,等李陽走出,既是大笑起來,“這李陽就是個白癡啊,我說什麼,他都信,哈哈哈……”

“很好。”

丁曉滿意的點了點頭,“事情辦的不錯,等李陽走火入魔一命嗚呼,你就可以領賞高升,平步青雲了。”

他們得意,確是不知李陽早已經洞悉他們的歹念,之所以還要將太祖長拳帶走,那是因為這太祖長拳太適合他修煉了,不說大成,哪怕入門,便可以提升自身戰力一個台階。

另外他也預感到太祖長拳的不凡於高深,剛纔他翻閱心臟都在激動的震顫,這不是他在激動,而是心臟裡的未知東西在莫名興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