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

唐沐霜的誤會!

李陽第一次嘗試衝穴,便是成功,而且是一舉衝破了頭部的八處穴位。

這……

繞是他自己也被驚到了,因為當年的天武大陸太祖皇帝,太祖長拳的締造者,第一次衝穴也不過沖開了四處穴位而已。

應該和我修煉九轉金身決肉身強悍有關,或許心臟裡位置東西的存在也有助力。

“六天苦修收穫頗豐,太祖長拳入門,衝開八處穴位,力增兩百鼎,反應能力,耳目能力也有提升,眼光六路,耳聽八方,以我現在的實力,已經不用懼怕內院絕多數弟子的挑釁了,明日可以安心去練武堂!”李陽喃喃說道。

隨著便是從練功場走了出來,芳華還在外麵站著,一臉的擔憂。

“大人,您還好吧?”芳華見李陽出來了,趕緊問詢。

“不好,已經走火入魔了。”李陽笑嗬嗬的說道。

“大人!”

芳華心裡生氣,確不敢表達,她擔心李陽的安危,都快急死了,而李陽了確還在調侃她。

笑的那麼壞,走火入魔個屁啊?

“跟我進來。”李陽不置可否道。

苦修多日,腰痠腿疼,必須找個漂亮女生,給按摩下才行!

“是。”

芳華應聲,緊緊跟著,形影不離。

臥室整潔,一塵不染。

李陽掃了眼四周後,既是把目光投向了芳華,目光從上到下,從下到上,不得不說,她長的還真是好看,齊肩短髮,白襯衫,牛仔褲,跟個高三的清純女學生似的,渾身洋溢著青春的氣息。

芳華不禁後退了一步:“大……大人,您叫奴婢進來,有什麼要吩咐的嗎?”

這李陽突然如此盯著她想乾嗎?

貼身婢女除了照顧主子的日常生活起居,通常也是要侍寢的,這一點她在奴管受訓的時候,是反覆被告之的!服從主子,不準反抗!

可她才十九歲,從未經過人事,越想越怕,嬌軀微顫。

李陽瞧著她緊張的樣子,忍不住的笑了:“你好像很怕我?”

芳華小心翼翼的回覆:“我,我冇有,您是主子,奴婢對主子就應該持有敬畏。”

李陽點了點頭,在床沿落座:“過來,給我按按腿。”

“好的,大人。”

芳華快步走了過去,雙膝彎曲,跪在地上,伸手給李陽輕輕按摩著。

她的小手滑滑的,力道不輕不重,李陽覺得身體特彆舒適,心裡也有哧溜溜般的爽往外冒著,漂亮女生跪在麵前給按摩,這對任何男人來說,都是一件極具成就感的事情。

“蹲著就好,何必跪著。”李陽違心道。

“還是跪著吧,您喜歡。”芳華回話,她自幼就在日月派,一直生活在最底層,早已經學會察言觀色,哪能看不出李陽的得意?

李陽嘴角抽了抽,訕訕一笑:“芳華,我問你點事情,我每個月都有什麼福利?”

芳華抬起頭仰視:“大人每個月的福利丹藥這塊,有中等丹藥二十枚,上等丹藥十枚,極品丹藥一枚,另外還有每月十萬錢票的津貼,以及各類頂級食材,”

“這月的津貼等發了,給你。”李陽淡淡道。

什麼?

芳華不由愣了下,正在給李陽按摩的手都是為之一頓:“大人,您不必賞我的,奴婢斥候您就是應當的,內門也冇有賞賜奴婢的慣例。”

內院的奴婢都是有有薪資可以領的,但很微薄,哪怕她是管事,一月也不過兩百,隻能從宗門處換來一些低劣的生活用品,好看的衣服,她這輩子都不敢奢望了。

“規矩我知道,但我就是想對你好,給你就拿著。”李陽淡淡說道,語氣不置可否。

“謝謝大人!”

芳華心頭暖動,但確又很忐忑,天下冇有白吃的午餐,李陽給她這樣多錢,想對她做什麼昭然若揭啊,冇辦法了,今天隻能侍寢了。

她還算命好的,李陽年輕帥氣,對她也算和氣,侍寢就侍寢吧,這本就是她們這些長相好看婢女的宿命,彆說李陽給她錢,對她和氣,就是不給錢,終日打她罵她,她不也得乖乖斥候著?

“讓你蹲著,你非要跪著,算了,我去洗澡,你到我床上躺會等我吧。”李陽說著,便是站起,朝浴室走去。

芳華跪在地上望著李陽的背影,不由俏臉佈滿了紅暈。

果然,李陽是要對她做些什麼了,等李陽洗完澡出來,就有她受的了!

大約二十分鐘的樣子,李陽洗完澡從浴室裡出來,芳華坐在床邊看見後,緊張的不行,低著頭都不敢看李陽,兩隻小手也是緊緊攥著衣角。

“不是讓你躺著等我嗎,怎麼還坐著?”李陽便走邊說,語氣頗為不滿。

“奴婢不敢,也不好意思。”芳華咬著嘴唇,生若細紋的道。

她一個女孩子躺在床上,等男生洗澡出來,會顯得很不矜持的,另外便是她臉皮薄,實在做不到那這般的主動與熱情。

李陽先是無奈的搖了搖頭,然後挨著她坐下,頓時淡淡的馨香傳來,十分的好聞,胳膊挨著胳膊,無比的光滑細膩!

“你這肘關節受過傷?”李陽下意識的瞥了一眼,皺著眉頭道。

“對啊,在奴管所時,被打脫臼過。”芳華據實回話。

“躺下,快點!”

李陽語氣霸道,不容拒絕,她的肘部關節脫臼後,並未被完全接好,必須抓緊處理,否則會影響她手臂的正常功能。

芳華不敢不聽,蹬掉運動鞋,乖乖的躺好,白色的襯衫由於緊張,似在呼吸,高低起伏儘不平。

“大人,您輕點!”

外麵風花雪月四婢聽到動靜,都是羞紅了臉,大人跟芳華姐實在太激烈了,大人身體真好!

“芳華姐長的好看,大人看上了。”

“我們走吧,今晚不用我們照顧大人了。”

小風,小花先後說道。

“你們幾個嘀咕什麼?”

這時,唐沐霜從院外走了過來,輕聲問道,“你家大人呢?”

冇等她們迴應,唐沐霜便也聽到了屋裡的動靜,不由氣的難受,冷哼一聲,轉身便走,李陽這個混淡說一套做一套,男人果然冇一個是好東西!

她今日過來是要提醒李陽,明日去練武堂裡會有人向其挑釁,可現在真是懶得在管李陽死活了,就這種渣男被打死纔好呢!

屋裡。

“芳華,咱能不喊了嘛,你這關節的毛病很多年了,我不用力怎麼給你複原?你這樣喊,被外人聽到都該誤會了?”李陽商量道。

“疼嘛,哦……”芳華眼睛紅紅的,都快要哭了。

“好吧。”李陽徹底無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