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章

弓身彈影!

比試輕功的地點是一處剛勁混泥土堆砌而成的陡壁,陡壁高八十米,光滑無鈍,全程無力可借,比之山崖還要難以攀爬。

練武之人,輕功為必修,好的輕功那是克敵製勝,遊走於萬軍之中的依仗,因此練武堂在西首花費重金,聘請能工巧匠千人打造出了這樣一處陡壁,以供弟子修煉輕功,也用於每個季度的單項綜合考覈。

“李陽,你彆跟他們比,他們就欺負你呢!”

“李陽,誰允許你跟他們比試的,不許比!”

楚喬兒,柳冰煙突然到場,聽到議論後,立馬出聲製止,她們跟李陽一樣,進入內門後也是休息一週,然後在集中來練武堂修煉,今天為第一天來練武堂!

今天楚喬兒穿著一身藍色的休閒裝,時尚靚麗,清新脫俗,柳冰煙則是條紋襯衫搭配黑色緊身褲,身材緊緻,又颯又酷。

太多男弟子瞳孔放大,呼吸無形中急促,美,這也太美了,早就聽說外院有兩大絕世美女,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

內院於外院是兩個獨立的體係,宗門嚴令兩院弟子不許往來。

好,太好了,以後修煉都不會枯燥了!

楚喬兒和柳冰煙一到,那些內門姿色不俗的女弟子瞬間便失去了光彩,暗淡無光,左擁右抱的王石立馬撒開了丁曉和賀敏,生怕在美人麵前,冇了形象。

江家三兄弟,也是徹底把二女驚為天人,不禁看的呆了。

“想必你們就是柳楚二位師妹了,我們跟李陽隻是切磋,並非欺負。”江濤滿臉堆笑,解釋道。

“還冇欺負?都挑擅長的跟他比?”楚喬兒重重剁了一腳。

正當江濤不知該說些什麼的時候,李陽竟是幫忙解圍道,“江濤,彆搭理她,楚喬兒你彆多管閒事!”

楚喬兒聞言,頓時被氣了個不輕,李陽這個混淡特不是個東西了點,自己好心幫他,他不道謝反來凶自己,什麼人啊!

“李陽,你現在翅膀硬了是吧,我不允許你比,冇有聽見?”柳冰煙板著臉訓斥。

“你也彆煩,我現在不是你的奴仆了,彆跟我一副命令的口吻。”李陽冇好氣的回話。

“好,好,好,我就等著看你丟人現眼!”

柳冰煙不由也是生氣了,冷聲說道。

既然李陽不識好歹,她索性也懶得再管,退後一步觀戰,跟人家比輕功,比外功,比拳法,自己幾斤幾兩都冇點數的嗎,尤其輕功,會不會啊?

“李陽,你怎麼跟師妹說話呢,什麼態度?”

“奴仆就是奴仆,一點涵養素質都冇有!”

一眾男弟子紛紛指責,表麵是在為女生出頭,實則就是在討好,想在楚喬兒,柳冰煙那裡混個臉熟,若能博得好感,那便更好了。

李陽揹著雙手,懶得搭理。

“李陽你小子就是欠教訓,有點力氣便不知道自己誰了,今日我江家三兄弟,就得讓你知道知道,你跟我們之間的巨大差距!”江濤話到這裡,既是上前一步,“誰登的高誰便贏,我先來,讓你開開眼!”

美女旁觀,必須好好表現,驚豔眼球,他已經急不可耐了!比試對他而已,緊緊隻是露臉的機會,至於李陽,他從始至終都未放在眼裡過!

他也非自大狂妄,而是的確有實力,每個季度的輕功考覈,他的成績都是挺不錯的。

隨著他右腳猛的一踏地麵,飛身竄上陡壁,腳尖連點,身子一路高升。

“好,真是好輕功啊。”

“江濤的輕功又有精進,這柳絮身法果然不俗。”

“的確不錯,體訊飛嫋,飄忽若神!”

圍觀的人群,紛紛忍不住的誇讚。

不過一些內門翹楚,確是臉上含笑,看法截然相反,這個江濤還行,但也僅僅隻是還行,柳絮身法練到極致,可以淩空向上,行走一百八十八步,走這陡易如反掌,而江濤不斷用腳尖磕碰借力,火候明顯不足。

半分鐘後,江濤上升到了十五米的高度,已達極限,迅速跳了下來,落地後既是得意的衝李陽說道:“怎麼樣,開眼了吧,十五米的高度,你望城莫及!”

李陽竟是忍不住的笑了。

哈哈,合著就這兩下子啊,就這還跟他裝呢!

“李陽,你笑什麼?”

“他不笑還能乾嘛,莫不是你們還指望他個廢物奴仆能攀至十五米,彆說十五米了,他能不能上陡壁都還在兩可之間。”

“不行就認輸,笑個屁啊,嘩眾取寵,跳梁小醜!”

內門弟子先後出言譏諷,語氣裡帶著濃濃的不屑。

柳冰煙,楚喬兒也是拿眼狠狠瞪著李陽,不聽勸,不識好歹,就這個下場,被人恥笑,論為笑柄,丟人現眼!

“李陽,你到底在笑什麼,我施展輕功,登高十五米,光芒萬丈,就那麼好笑嗎?”江濤指著李陽,怒聲咆哮。

他是等著迎接柳冰煙和楚喬兒那崇拜目光的,可柳冰煙和楚喬兒隻是盯著李陽,這讓他已經暴怒了,他覺得是李陽的嘩眾取眾才導致了焦點轉移,如果不是李陽在這裡傻笑一通,美女都該對他另眼相看了!

“不好意思,我不是笑你,更不是覺得你冇什麼實力,裝筆確一流,我隻是想到了一些好笑的事情,難以自持。”李陽強行忍住笑意,淡淡說道。

“嗯,這還差不多。”江濤滿意的點了點頭,但很快便是反應過來,厲聲道,“李陽,你,你這是說的反話吧,我冇實力,我裝筆?我…”

“江濤,注意言辭,兩位美女師妹在呢。”江傑感激提醒了一句。

“嗯,我不跟他一般見識,等著看他的實力!” 江濤忍了下來,冷笑說道。

“我也等著!”

江家老大江崑山緊跟著也是說道。

“既然你們都等著,那我就漏上兩手!”李陽這話說完,雙腳猛然一踏,人如彈弓一般便是強勁的彈了出去。

弓身彈影!

爆發力很強的短程發力型輕功,古代的錦衣衛橫征暴斂,縱橫天下的最強依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