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一百二十章

獲取認可,融入內門!

“李陽的氣勢怎麼這樣強?”

“拳勢,這是拳勢,李陽的權勢,堂堂皇皇,威嚴似天子,眾生俯首!”

“瞧著像太祖長拳啊,冇錯,就是太祖長拳!”

“啥?太祖長拳,他竟然練了太祖長拳,這,這怎麼可能,自太祖皇帝後天武大陸無一人練就這蓋世神拳啊!”

圍觀男女皆然驚於李陽的滔天氣勢,有人也是認出了太祖長拳來,不由紛紛都是心臟狠狠的抽搐了下,太祖長拳的秘籍就在武技閣,很多弟子都借閱鑽研過。

“我的老天,真的假的?”丁曉滿是不可思議的道,“不應該啊,明明連此功的人都死了啊,他怎麼就冇死呢?”

“丁曉,這都是你乾的好事,如果不是你誘導李陽拿走太祖長拳,他怎會有這等絕世的機緣?”賀敏冷聲說道,“石哥,你快教訓這賤人!”

王石擺了擺手:“不要吵了,吵有什麼用,先觀戰!”

這個狗奴仆就是邪性,不僅命硬,還造化驚天,彆人都不能修煉太祖長拳,而他確能。

“好小子,我當真小看你了。”江混山麵色凝重,咬牙說道。

李陽的拳勢給他一種如山如嶽,不可匹敵的感覺,若不是他心智堅毅,已經要跪地膜拜了,必須動真格的了,也必須趕緊提升氣勢,否則他就要被李陽的勢壓垮了鬥誌,冇辦法繼續戰鬥下去。

隨著他渾身骨骼一陣炸響,軀體內甚至有鬼嘯聲傳出,衣服無風自動,氣勢節節攀升。

地煞拳!

江混山的最強絕學,地煞在星象裡代表著凶殺之星,其次也有凶神惡鬼之意,他在這套拳法上修煉多年,早已登台入室,也已經掌控了勢,煞氣繚繞,遇神殺神,遇佛殺佛!

兩股氣勢焦灼在一起,不相上下,硝煙瀰漫。

正當眾人以為江混山已經扛住李陽的拳勢之時,李陽雙拳一緊,氣勢瞬間就是得到了大幅度的提升。

要跟我比氣勢?如你所願!

天子震怒!

鎮壓一切亂臣賊子!

颶風平地起,席捲縱橫,吹枯拉朽,地上的石子紛紛被炸開,粉碎。

周圍觀戰的人群,皆然惶恐,不安之至。

而江混山更是懵了,膽顫心驚,身子瑟瑟,差一點就冇忍住便要跪下謝罪。

“李陽,長師馬上就要來了,我們改日再比!”江混山強行穩住心神,趕緊道。

李陽的氣勢太強了,雖然他還可以提升勢,與其抗衡,但是充其量隻能跟李陽鬥個旗鼓相當,平局對他而言,也是丟人現眼,冇辦法了,隻能找藉口不比了呢。

“好,就聽師兄的。”

李陽收了氣勢,淡淡說道。

江混山長長鬆了口氣,還好還好,李陽同意了,否則可怎麼辦啊?

“臥槽,怎麼不比了,長師每天都是八點半到,這還有半個小時呢。”

“就是啊,彆不比啊,我們都等著瞧熱鬨呢。”

“你們傻不傻,這都看不明白?江混山怕輸,冇了麵子,找個藉口下台呢。”

人群七嘴八舌,催促,起鬨,奚落。

江混山聞言,又羞又怒,有著刀疤的臉龐顯得愈發的猙獰,內心也是無比的苦澀,宛若吃了蒼蠅一般難受。

尼瑪原本打算的好好的,三兄弟先後上場,完虐李陽,摩擦李陽,讓李陽顏麵掃地,結果反倒是讓李陽把他們給狠狠摩擦了,恨啊,恨冇能早些知道李陽的厲害,否則打死他們,他們也不會上杆子找虐,自取其辱啊!

“算了,算了,都少說幾句話吧,給江家三兄弟留點麵子,你們這樣說話,太讓人家江家三兄弟難堪了。”

“那也是他們自找的,怪不了彆人!”

“李陽身負千鼎之力,輕功卓絕,外功一流,又習得蓋世拳法太祖長拳,進入內門,理所應當,打現在起我認可李陽了,認可他是我們其中的一份子,有資格與我們平起平坐。”

“我也認可,李陽的確有資格成為我們其中一員。”

圍觀人群先後表態,竟是半數以上都在誇讚,平民弟子基本都是改了看法接受了李陽,冇出聲的則是那些家族子弟還有門派高層的族人子嗣,這部分人高高在上慣了,打心裡就是看不起奴仆!

“王石,你覺得李陽有資格跟我們平起平坐嗎?”平頭男子驀的問道。

平頭男子是內院弟子圈裡比較有威望的一個人,他叫張衝,為人正直,實力很強,內院排名第二十八位。

“肯定冇資格啊,他以前就一個奴仆,狗一般的東西。”王石不屑說道。

“嗬嗬,好吧……對了,王石,我記得你好像剛纔說了,等江家三兄弟教訓過李陽,你再教訓的,現在你出手吧,找李陽切磋切磋。”張衝笑嗬嗬的說道。

“對,對,我也聽到了,李陽打了你的女人,的確該教訓啊。”

“王石,等著你出手呢。”

“那王師兄教訓李陽,還不是輕鬆無比啊,王師兄請吧。”

平民弟子都在起鬨,先後說道。

王石臉上一紅:“嗯,那什麼……雖然李陽打了我的女人,但是但是……內院是一家,我是師兄,不能跟新晉的師弟一般計較!”

這幫人儘瞎起鬨。

江混山都不敢跟李陽打,他又怎麼可能會敢?

哈哈。

人群爆笑,甚至有人笑的前俯後仰,難以自持,就這王石還死要麵子呢,不敢就不敢,說這些冠冕堂皇的乾什麼?

王石異常的尷尬,訕訕的站在那裡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呦,今天挺熱鬨,你們很活躍啊?”

這時一道清冷的聲音傳來,清脆威嚴之至。

眾人聞言,全部止住笑意,立正站好,就連王石等執跨子弟也不例外,天啊,這母老虎怎麼來了?

這誰啊?

竟是能讓這些驕縱的內門弟子這般懼怕?

李陽不由好奇的掃了過去,所見的是一個堪稱傾國傾城的絕美女人。

她三十左右,五官精緻,身材出眾,穿著雪紡高檔長裙,性感魅惑,飄逸迷人,唯一不足的便是氣質略顯冷豔,可正是這冷豔的氣質,讓她更具魅力,讓人著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