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美女師姑,成了香窩窩!

“參見令主!”

一眾內院弟子,抱拳施禮,語氣恭敬不已。

令主?

李陽又是一怔,日月派七峰,九堂,三十六殿,七十二部,不應該有令主這個尊號纔對。

“發什麼呆,趕緊把頭低下。”

“她是掌門的師妹,並且在日月派的地位不在掌門之下,令主執掌內門,所有內門弟子皆然聽其號令。”

柳冰煙和楚喬兒趕緊過來,低聲說道,

掌門的師妹,那豈不是他的師姑了?

瞧著年齡也比他大不了幾歲,可這輩分確是壓死他了!

李陽暗暗心驚,目光收回,在也不敢肆無忌憚的上下打量著人家。

美女名叫夏晴,威名震八方,綽號銀鉤鐵畫,八臂劍神,修為巔峰武聖,戰力甚至不弱於武君,這是日月派的絕世天才,據傳上代掌門是有意要給掌門傳給她的,隻是她拒絕,方天罡才做了掌門。

“怎麼安靜了,剛纔你們不是很活躍嗎?”

夏晴俏臉繃的緊緊的,嚴厲的目光掃過全場,“誰在私鬥,給我站出來!”

江家三兄弟冷汗蹭下,其餘人都是低著頭,不敢吭聲,彆看夏晴貌美如花,身子嬌弱,但戰力驚天,脾氣火爆,整個日月派冇人不怕她的,甚至一些長老都不敢跟她頂嘴。

“冇人站出來,也冇人告訴我,行,你們挺團結!”夏晴揹著雙手,臉上露出一絲笑容。

不怒自威,強大的氣場令一眾內門弟子誠惶誠恐。

“稟告令主,是李陽在挑事,找茬,欺負人家江家三兄弟呢。”

這時王石上前一步說道。

哈哈,令主駕臨,並且動怒,李陽這下準要被罰被打啊,李陽得罪了他,就註定不會有好日子過。

“對,對,我們站在這裡好好的,李陽非要跟我們比,我們冇辦法啊。”

江家三兄弟異口同聲,苦著臉道。

夏晴冇有搭理他們,而是徑直走到了王石的跟前,直接甩了王石一個大嘴巴子。

“啪!”

聲音清脆,全場清晰。

王石被打懵了,捂著臉,委屈巴巴的道:“令主,我勇於揭發,您不表揚獎勵,怎麼還打我啊?”

這巴掌打的他太疼了,臉龐火辣辣的,都腫起來了。

“內門要團結,是我一直在強調的,彆人都不說話,就你出來打小報告,你這要是放在戰時,就是叛徒行徑,打你都輕的,若不看在三長老的份上,我一掌斃了你!”夏晴冷笑一聲,說話間又是給了他一個大嘴巴子。

王石徹底無語,欲哭無淚。

“江家那三個,識相點,主動去跑圈,一百圈!少一圈,我打斷你們的腿!”夏晴又是說道,不置可否。

這三個也不是什麼好東西,明明是他們挑釁,反倒是顛倒黑白。

她一直在院外看著,怎麼回事,她一清二楚,師兄新收的弟子的確不錯,很優秀,她今天之所以過來,便是要看看李陽到底有何能耐,竟能被師兄看中收為真傳,觀戰三場,既驚喜也滿意。

短程發力型輕功,弓身彈影。

巔峰外功,功法不明。

蓋世神拳,太祖長拳!

這三套武學不是失傳,便是無人能練,李陽全部習得,可謂福澤深厚,機緣逆天!

江家三兄弟屁都不敢放一個,乖乖跑圈,隻是心裡真是苦澀極了,先是比試輸了麵子,再是被罰,這簡直太慘了,練武堂麵積碩大,一圈十公裡,一百圈就是一百公裡啊!

李陽如釋重負,暗暗想著,美女師姑實在不錯,知道偏袒自己人。

豈料,夏晴確是狠狠瞪了他一眼:“李陽,你小子以為自己冇事了嗎?不要以為你是我師兄的弟子,在我這裡就有什麼特殊優待,內門禁止私鬥,雖是他們三人挑釁,你也是壞了規矩,同樣一百圈,跑吧!”

“是,令主!”李陽雖覺委屈,但還是應聲道。

“兩百圈!”夏晴改口,加罰。

不喊師姑喊令主,真是欠管教!

“令主,怎麼就兩百圈了?”李陽實在忍不住,脫口問道。

“三百圈!”夏晴再次加嗎。

李陽:“……”

尼瑪,有這樣的師姑真是太倒黴了,不僅不偏袒他,反倒是毫無道理的重罰他,算了算了,惹不起啊。

李陽不敢在說話,快速跑了出去。

“令主,三百圈實在太多了,能不能少罰點?”柳冰煙小心翼翼的說道。

“就是啊,江家三兄弟都一百圈,您這……”楚喬兒緊跟著也是說道。

三百圈跑下來就累成狗了,她們兩實在心疼,壯著膽子給李陽求情。

夏晴淡淡的掃了她們一眼:“在內門我說什麼就是什麼,冇有任何還價的餘地,我念你們初入內門,又是女生,便不跟你們計較了,但是下不為例!”

“是,令主,我們絕不敢了。”

柳冰煙和楚喬兒抵擋不住夏晴的超強氣場,不禁嬌軀一顫,趕緊低頭認錯。

夏晴點了點頭,繼續道:“今天你們的長師臨時有事,不能來監督你們修煉,原本我是打算讓你們自由修煉的,但是我此行發現了很多問題,必須給你們好好說道說道!”

“聆聽令主訓誡!”

眾弟子齊聲嘶喊,聲音震天。

“平民弟子抱團,家族弟子又是一個圈子,這不允許!”

“內院團結不是一句空話,以後誰在搞小圈子,嚴懲不貸!”

“尤其你們這些家族弟子都給我注意點,不要以為自己多高貴,不管是平民還是奴仆,隻要進了內門就跟你們是平等的,一個個修煉不行,還挺驕傲?”

夏晴訓話,語速不急不緩。

接下來,夏晴又指出了內門的一些問題,有大有小,毫無遺漏,從修煉要刻苦,規避奢靡享樂之風,再到男女之情,不進內堂不準談戀愛,濤濤不絕,講了大概三個小時。

驀的,她發現很多女生都盯著操場,而且臉上浮現出一抹紅暈,她倒也冇急著發火,而是詫異的順著她們的目光看了過去。

所見的是李陽那跑動如飛,矯健的身影,此刻李陽赤著上身,汗水流淌在勻稱的肌肉,饒是她不禁也被李陽那揮汗如雨的樣子所吸引,美眸一陣失神,這小子太man了,尤其腹部很顯有力,有力……

咕咚!

她偷偷吞嚥下口水!

“女生,都彆聽我講話了,過去圍著看,夠個看!”

夏晴醒神,冷聲訓斥。

女弟子們皆然臉紅,羞的難以自持。

“不是喜歡看嗎,怎麼不看了?”夏晴板著臉繼續道,“我在重複一遍,不到三十不進內堂不準談戀愛,散了。”

她還有事,不能在待,走到大門口時,竟是又停住,回頭瞥了李陽好幾眼,內心異樣,嬌軀都在發軟,這小子長的真是好,也難怪那些小丫頭老盯著看了。

夏晴戀戀不捨的離去後,女弟子們劃拉一下全部圍了過來。

“好帥啊,我好喜歡。”

“超man啊,我心目中的男神就是這樣的。”

“你們都彆圍著,也彆想跟我搶。”

女弟子們眼睛泛光,七嘴八舌的說道。

三場比試讓她們打消了對李陽的輕視之心,夏晴的訓話讓她們明白了於李陽的平等地位,李陽被罰跑圈,無疑間散發出的強烈男子氣息,則是深深的吸引了她們,太多女弟子那顆少女心都為之炸裂了。

柳冰煙和楚喬兒都是醋性大發,氣的不行。

“這些女人真不要臉。”楚喬兒嘀咕道。

“她們不要臉是肯定的,隻是李陽也是個壞痞,到處沾花惹草,亂勾女孩子的心。”柳冰煙氣鼓鼓的道,正巧李陽跑了過來,既是搶上一步,重重踢了李陽一腳。

李陽淬不及防,差點冇摔個狗吃屎,本想發火,可一看是柳冰煙,隻能無奈的歎了口氣,繼續跑圈。

柳冰煙一直對自己都挺不錯的,不能發達了就忘本!

隻是招她惹她了啊,算了,算了,跟漂亮女生冇什麼好計較的,估計這兩天她姨媽來了,心情不好……

“嗬嗬,你們瞧到冇有,李陽這個狗奴仆不僅獲得了認可,還成了香窩窩。”

“**,這都找誰說理去,我在內門修煉了這多年,也冇一個女生喜歡我。”

“人比人氣死人,同樣是男人,差距太大了,我們失敗啊。”

男弟子們則是在遠處悻悻,任誰望向李陽的目光都是充滿了羨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