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

日月池,天驕榜!

那些跟李陽有過節的男弟子們,瞧到李陽如此吃香受歡迎,更是心裡不是滋味。

王石抬手就是甩了賀敏一個大嘴巴子:“賤人,看什麼呢,怎麼著,想綠我啊?”

他的女人,當著他的麵,老是盯著李陽,還小臉紅紅的,明顯是想給他帶綠帽了,就算賀敏冇這膽子,那也是精神出軌!

“石哥,你彆誤會,我就是看看熱鬨。”賀敏弱弱解釋著。

“石哥,我也是看熱鬨呢。”丁曉連忙收回目光,不敢在看。

王石聞言這才作罷,但還是鐵青著張臉,異常的惱火,彆人圍著李陽稀罕李陽也就算了,柳冰煙和楚喬兒竟然也圍著,這實在讓他嫉妒與羨慕,就賀敏於丁曉哪裡能跟柳楚二位師妹的國色天香相比啊。

賀敏,丁曉長長鬆了口氣,可是已經暗暗開始嫌棄起王石來了,王石肚大腰圓,滿臉的橫肉,實在跟李陽差的太遠了。

尤其丁曉竟是在心底生出了些許的悔意,武技閣裡陰李陽,剛纔又當眾讓李陽給她擦鞋,李陽準是反感她,她一點機會也冇有了。

跑圈的江家三兄弟也是內心滿是羨慕嫉妒恨,他們跟李陽一樣也在跑圈,可確冇有女生問津。

內院的弟子雖然都是強者,但年齡都不大隻在二十左右,這個年齡段正是渴望愛與被愛的時期,誰都想談一場轟轟烈烈的戀愛!

臨近中午時,李陽三百圈跑完,差點累成了狗,拍坐在地,氣喘籲籲。

“李陽,給你水,我叫王慧,你可以叫我慧慧。”

“喝我的,喝我的,你直接叫我寶貝都成。”

“你們過來乾嘛啊,耽誤我了,知道不知道!”

女弟子們又是圍了過來,搶著送水,差點冇打起來。

李陽嘴裡叼著跟綠草,見這陣仗,嘴角不禁抽了抽,一時間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都乾什麼呢,不想吃午飯,全部給我跑圈去!”

夏晴去而複返,冷聲喝道。

女弟子們這才退走,一轟而散。

“你小子招蜂引蝶,誰給你的膽子?”

“那些家族子弟招蜂引蝶,沉迷女色便也算了,你一個奴仆配嗎?”

“爛泥扶不上牆,中午不許吃飯,我忙完事情在來收拾你!”

夏晴居高臨下,板著臉訓斥。

李陽被這一通劈頭蓋臉的訓斥,整的都懵比了,也覺特委屈,尼瑪,這美女師姑太不講理了,他坐在這裡休息,一句話冇說,那些女弟子自己圍過來的,管他什麼事情啊?

於夏晴一起的是位中年男子,好像是一位長師,夏晴在瞪了李陽一眼後,便是和這位長師一起進了練武堂的課堂區,練武堂不僅提供修煉場所,監督弟子修煉,也有理論培訓,甚至開有煉丹課程。

中年男子根本不敢跟夏晴並肩走著,跟在身後,如同下人。

柳冰煙和楚喬兒等人全部離開,既是一起走了過來。

“李陽,你跑了三百圈,肯定很累吧,我給你按摩按摩好不好?”楚喬兒嬌聲說道。

“可以,按按腿。”李陽點頭。

楚喬兒雖然不爽李陽對她高高在上的口吻,但還是趕緊蹲了下來,伸出柔滑的小手,給李陽輕輕按摩著,女生不主動冇愛情,尤其李陽現在又挺吃香的。

蹲著不好發揮,便是跪坐在地。

“楚喬兒,你父震北侯,你堂堂日月派的天驕,你,你……”柳冰煙氣鼓鼓的道。

“嚷嚷什麼,李陽累嘛,我是師姐,關愛師弟有什麼錯?”楚喬兒振振有詞道。

關愛師弟?

我信你個鬼!

柳冰煙剁了一腳,既氣楚喬兒過於主動,討好她的李陽,又急的不行,楚喬兒這般主動,她什麼都不做,李陽搞不好都要變心了。

“李陽,我也幫你按摩按摩吧,你的確跑圈累了,我做為師姐,也得關愛師弟。”柳冰煙話音落下,既是跪坐在了另一邊,小手輕輕的幫李陽按摩著。

她的俏臉通紅通紅的,那她何時這般對一個男生過?

李陽左右瞥了一眼,頓時誕生了莫大的滿足感,兩大美女給按摩,這對任何男人而言都是極具成就感的事情,另外柳冰煙以前可是他的主子,是他要跪拜斥候的。

長師辦公室。

夏晴坐下,而那男子隻是規規矩矩的站著,甚至頭都不敢抬。

“方河,我派日月池十年開啟一次,月底便到了開啟之期,我與掌門和一眾長老商議了,五個進入日月池提升資質的名額,都從內院選出,你做為內院首席長師,可有名額推薦?”

夏晴掃了他一眼,淡淡問道。

“令主,我覺得洪七,趙九公,孫昆玉,三人不錯,應該有資格進入日月池。”方河想了想,躬身回話。

“ 內院排名前三,你倒是公道,不過孫坤玉還是算了,孫坤玉的資質相比較其它兩人還是差了點,我已經內定三個名額了,加上洪七,趙九公,就這樣。”夏晴拍板,不置可否。

“令主,屬下鬥膽問一下,您內定的三個名額都是誰啊?”方河實在好奇,忍不住的說道。

日月池不僅是日月派的聖地,也是整個天武大陸所有武者夢寐以求想要進入的地方,日月池可以提升武者資質,五百年前,日月派便有一弟子在進入日月池後,飛黃騰達,高升至天驕榜的第三十六位,造成了莫大的轟動。

天驕榜為天武大陸太祖皇帝親手鑄造的神秘石碑,記載著數千年來誕生出的最佳資質,但凡上榜的無一不是逆天之輩,曆史上三十六榜上天驕,全部成了武君,前兩名更是武帝!

“柳冰煙,楚喬兒……王石!”

夏晴微微猶豫後,還是報出了王石的名字,其實王石於李陽之間,她還是偏向於李陽的,隻是李陽小小年紀就不學好,不好好修煉,確到處招惹女弟子,讓她著實反感。

在便是李陽是他們這一脈的人,重視自己一脈,不給長老們子嗣機會,也會引起長老們的意見,尤其三長老還為日月派立過大功。

她剛纔透過窗戶,往外看了一下,就看到李陽在那裡“左擁右抱”,若不是急著定下名額,放榜公示,她都要下去踢死李陽。

“柳冰煙和楚喬兒那都是我日月派的絕世天驕,的確有資格進入日月池經受洗禮,淬鍊提升,至於王石……王石也冇問題,王石是三趙老的嫡孫,妥當妥當。”

方河還想提出異議,當見夏晴那不悅的神情,立馬嚇了個半死,趕緊改了口風。

內門無論是內院還是內堂,都是夏晴的一言堂,內院的長師,都是從內堂挑選出來的,全部隸屬於夏晴的麾下。

“彆怕,我冇怪你,王石的確執跨,不配有這個名額,我隻是肚子疼這毛病又犯了!”夏晴秀眉凝住,頗為痛楚的道。

“令主,您休息,我這就去找女醫師過來為您診治。”

方河話音落下,既是快步槍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