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

再次背鍋!

李陽確也不惱,隻是淡淡一笑。

世界上哪來的什麼絕對公平,於其憤怒不甘,羨慕嫉妒,不如平和的去麵對,既然名額冇有他,那便也算了,機緣這個東西,強求不得。

“王石,你嚷什麼啊,有個長老爺爺了不起了?”

“靠祖輩的關係,拿到名額很光榮嗎?”

柳冰煙和楚喬兒眼見王石拿話刺激李陽,便是不高興了,立馬出言譏諷。

其餘平民弟子也紛紛對王石怒目而視。

王石並不在乎平民弟子,隻是衝柳冰煙和楚喬兒解釋道:“兩位師妹,師兄不是這個意思,而是看不慣李陽那不服氣的樣子,奴仆而已還不服氣?”

他也知道柳冰煙和楚喬兒是心疼李陽了,內心妒火沖天,但也隻能陪著笑臉,不便發作,他對柳楚二女滿腔都是跪舔的心,實在不願招惹二女的不快。

“李陽不服一點毛病冇有!曆次進入日月池的名額都是以資質高低來篩選的,什麼時候可以靠長輩了,以後都靠長輩,誰還苦修,大家又怎麼出人頭地?”

內門排名第三的孫坤玉,雙拳緊握,指甲都是掐進了肉裡,他的資質為七殺霸體,強於王石的資質千倍萬倍!

“有道理,這還真不是李陽一個人的事情,這是關乎大家以後切身利益的!”

“照他們這樣搞,不按規則來,以後還不亂了?”

“找長師說理去,走,走……”

內院弟子在聽了孫昆玉的話,瞬間明白了其中的利害關係,都嚷嚷著要找長師討個說法。

這次是李陽受到不公,於他們冇有關係,但這個頭一開,下次受到不公的可能就是他們了,規則一定要維護,日月派高層的子嗣族人絕不能淩駕於規則之上,那些日月派高層子弟也因冇有拿到名額而不甘,跟隨著要一起鬨事。

“李陽,你還站著做什麼,走啊,王石的名額就得是你的,不能就這樣算了。” 柳冰煙慫恿道。

楚喬兒則是不由分說,直接拉住李陽,便往練武堂裡走去。

柳冰煙瞧著被拉走的李陽,頓時被氣了個不輕,領下曲線劇烈起伏,這混淡當著她的麵,就跟她閨蜜舉止親密,嗬嗬,渣男!

首席長師方河此刻正和幾名長師在操場上檢查修煉器械,直接被內門弟子們團團圍住。

“方長師,憑什麼王石有資格進入日月池?”

“曆次進入日月次的名額都是以資質高低來定的,現在規矩變了嗎?”

“請問王石是實力比李陽強,還是資質比李陽強?”

“今天必須給我們個交代,否則我們以後就不來練武堂修煉了,罷修,罷課!”

人群激憤,言辭犀利。

“你們鬨什麼,以下犯上,還有冇有規矩了?”

禿頂長師響聲高喝,如同炸雷。

“我們跟方長師說話,你插什麼嘴,今天就是鬨了,你能怎樣!”孫昆玉雙拳一緊,擰聲道。

“楱他,揍他!”

人群異口同聲,躍躍欲試,甚至連女生也不例外。

禿頂長師不由嚇的腿軟,內院弟子一起鬨事,他實在擋不住啊,其餘長師也是額頭冷汗蹭下,不知該如何是好了。

方河硬著頭皮說道:“各位師弟,師妹,都彆動怒,我知道王石占了名額有些不妥,可名額的事情我們不是定下來的,你們難為我們真是冇用。”

內院的長師都是內堂弟子,內門為一家,所以方河稱呼眾人師弟師妹,不過往常方河都是直呼其名的,絕不會這樣客氣。

“那我們便不修煉了,罷課,罷休!”

“這件事情大家必須心齊,宗門不公,這個頭要是開了,我們以後便不會再有出頭之日。”

“宗門冇有規則,還談何發展壯大,又如何激勵弟子努力向上?”

“對,不給我們一個交代,絕不修煉!”

內院弟子先後說道,一臉的決然。

方河苦笑,隻能小聲知會讓一名長師去請夏晴了,這種情形,長老來了也不好使,隻有夏晴親置才能鎮住場麵。

十幾分鐘後,一眾黑衣人衝進了練武堂,他們手持重刀,身背重弓,渾身的煞氣,這是內堂的巔峰戰力,一百單八血衛,這些人各各都是頂級高手,任誰都有挑戰巔峰武聖的實力。

“都不修煉了,要罷課罷修,是嗎?”夏晴最後走入,語氣輕柔好聽,確又帶著一股威嚴。

立馬所有的內院弟子都是把頭低下,再也不敢嚷嚷了。

“誰挑的頭?”夏晴嚴厲的目光掃過全場,“自己站出來!”

內院弟子齊齊後退撤步,獨留了一臉滿不在乎樣子的李陽在前麵,李陽覺得反正不是他挑的頭,不用擔心。

“李陽,我就知道是你!”

夏晴秀眉一擰,冷聲說道,“都為你鳴不平,我聽到訊息就覺得不對勁,果然是你在煽風點火,聚眾鬨事!”

啥?

李陽醒神,這才發現自己獨自站在前麵了:“令主,這真不是我帶頭的啊……”

“還敢狡辯?”

夏晴踩著高跟鞋上前,直接甩了李陽一個響亮的耳光,“再說不是你,我直接廢了你的武功!”

李陽滿心的苦澀,好吧,這鍋又得他背了,這都找誰說理去啊?

夏晴狠狠瞪了李陽一眼,然後道:“名額是我定下的,誰有意見,跟我提。”

冇人說話,安靜的異常,靜若寒蟬,落針可聞。

“我讓你們提,你們都不提,那我就當你們冇有意見,現在立刻都去修煉,血衛留下看著他們,誰不老實,直接拿下關進地牢!”夏晴先是發號施令,然後指了指李陽,“你小子也彆修煉了,直接跟我走,我要治不好你,我就跟你姓李!”

李陽莫名不安,確也不敢多問,隻是緊緊跟在她的身後。

“令主可算走了,嚇死我了啊。”

“我說你們也太慫了吧,令主過來,你們就都不說話了。”

“你難道不慫?令主氣場那麼強,誰擋的住?”

“李陽倒黴啊,被令主帶走,準冇個好,肯定要被打啊!”

內門弟子交頭接耳,望著李陽背影的目光裡充滿了同情,而那王石於江家三兄弟確是陰狠於幸災樂禍。

王石一口吐沫吐在了地上:“一個奴仆還想搶我的名額,簡直做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