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

轉機,帶你去日月池!

令主殿坐落在永不墜落的七殺峰之上,紅牆綠瓦,雕梁刻畫,竟有一種金碧輝煌,超然於外的味道。

這是日月派海拔最高之處,也是日月派所有弟子心目中的無上聖地。

夏晴下令把李陽關進寒獄三天,以示懲戒。

“進去吧。”

一名血衛麵無表情的推搡,關閉石門,李陽瞬間處於極度黑暗於寒冷之地。

“好冷!”

李陽的頭髮,身體表麵直接結冰,瑟瑟發抖,早就聽說日月派有一極寒之獄,溫度在零下五百度以上,應該就是這裡了,夏晴太狠了,難怪內門弟子都怕她!

來不及多想,趕緊就是盤膝坐下,運功禦寒,在若耽擱,他就會被活活凍死,凍成冰人!

前仁後督,氣行滾滾,督為諸陽之海,任為諸陰之海。

龜尾升氣,丹田練神,氣與下海,光聚天心。

氣調而均,勁鬆而緊,先吸後入,先提後下。

內有丹田,一升一伏,一出一入,氣之歸宿。

李陽雙手掌心虛下,舌頂上顎而不頂實,口似合似開,呼吸若有若無,兩肋開張,引氣上行,驀的四周溫度陡然間升高,他的的身體呈現一片赤紅之色。

純陽功雖是天下至剛至陽的內功,但李陽此刻內功淺薄,根本發揮不出應有的威力,隻能勉強禦寒,不被凍死,身子依舊瑟瑟,牙關緊顫。

“令主,李陽畢竟是掌門真傳,這寒獄可是要出人命的。”貼身婢女秋香小心翼翼的說道。

“我隻關他三天,三天若是都扛不住,他也不配做掌門真傳,再便是死了就死了,難道那方天罡敢來找我不成?”夏晴麵漏不屑,不置可否。

李陽先是沾花惹草,欺負女生,再是煽動人心,聚眾鬨事,這如果都不嚴懲,她這令主以後還怎麼服眾?

另外李陽跟她來的路上,不喊師姑,不套近乎,也不道歉求饒,這讓她覺得威嚴受到了極大的挑釁。

三日後,開啟日月池的前一天晚上。

夏晴外出歸來後,終然想起李陽來,吩咐道:“去寒獄看看李陽那小子死了冇有,有口氣就帶出來見我,冇氣了就直接埋了!”

話音落下,轉身進屋了。

此刻李陽已經凍的全身都是薄薄的冰渣了,不僅四肢僵硬,意識也是不太清楚,是被血衛背出來的,弄到房間涼水沐浴,這才慢慢緩了過來。

人在被凍後,是不能立即給予取暖的,涼水侵泡的處置最為妥當。

李陽剛換好衣服,秋香便是走了進來。

“李大人,我現在領您去見令主,您小心點,令主性子外冷內熱,喜歡聽好聽的。”秋香好心提醒道。

“謝謝姑姑點撥。”李陽抱拳施禮。

這秋香和掌門身邊的王忠一樣,都是門派高層身邊的人,若是倨傲無禮,那跟找死都差不多。

秋香把李陽領到了夏晴的房前,便是離開了。

李陽穩了穩心緒,敲門,在得到迴應後,推門而入。

今天夏晴身著一身白色的長裙,身材緊緻,仙氣十足,甚至都有絲不食人間煙火般純潔氣息。

人美如花,美豔逼人!

而李陽確不敢直視,隻是躬身施禮:“弟子參見令主!”

夏晴揹著雙手,神情似笑非笑:“怎麼樣,在寒獄裡的這三日,可還舒適?”

李陽苦著臉回道:“令主,您就彆調侃我了,寒獄冰冷刺骨,我能站在您麵前,實屬命大!”

夏晴瞥瞥他:“知道錯了嗎?”

李陽也知認錯比較明智,但還是氣不過的小聲道:“我冇錯,宗門不公,還不許下麵提意見了?”

夏晴俏臉冷下了下來:“嗯?”

李陽不由膽氣一弱,把頭低下,冇辦法,夏晴的氣場太強了,他實在抵擋不住。

“出去,自己主動到寒獄裡再待三日,哦不,七日,立刻馬上!”夏晴美眸圓瞪,“我還不信,我管不好你了!”

李陽滿心的苦澀,一臉的無奈。

正當他要退出去的時候,忽然夏晴緊緊捂住肚子,一臉的痛楚,這痛經又犯了,以前是每月隻有那幾天會疼,現在例假不規律,一個月要疼兩次了。

都是被李陽這臭小子給氣的!

“令主,您冇事吧?”

李陽見她捂著小腹,嬌軀顫抖,絕美的臉龐滿是痛楚與細汗,便是忍不住的問道。

這令主是咋了?

看著好像是痛經犯了,李陽精通醫理,隻是一眼便有了判斷。

“不需要你管,快些出去!”夏晴不悅的打發道。

“令主,您這痛經太嚴重了,還是讓弟子幫您治療一下吧。”李陽瞧她都疼到這份上了,實在不忍心一走了之,不給予醫治。

“你……怎麼知道?”夏晴詫異的盯住李陽。

腹疼很多疾病都可以導致,絕對不是痛經的專屬,她痛經的毛病,除了女醫師,誰也不知道,很多人都當她得了疑難雜症,經常會鬨肚子疼。

“弟子略通醫術,中醫有望聞問切的理論……我在當奴仆期間,也曾經給柳冰煙治療好過痛經。”李陽據實說道。

夏晴聞言,忽然間想起那日在練武堂,女醫師層對她提起過,外院奴仆裡有擅長治療她這種疾病的醫術高人了,李陽以前就在外院當差,說的應該就是李陽了。

隻是她還對李陽不抱有任何期待,她這毛病很多年了,遍請名醫,皆然素手無策,李陽小小年輕,怎麼可能治的好,本想拒絕,把李陽轟走,但肚子實在太疼了,就有了死馬當活馬醫試一試的心理。

“就讓你治療!”夏晴一副施捨的口吻。

“哦,哦……”李陽嘴角抽了抽,就女人裝筆本事一流啊,都這份上了,還不忘裝呢。

不過讓治就好,治好她,她想必也不好意思再關自己了。

李陽指了指大床:“令主,您過去躺下?”

夏晴狐疑道:“躺下?”

李陽解釋:“我要給你推拿,您放心,絕對有效。”

夏晴將信將疑,最終還是配合的走到床前躺下,躺下後的夏晴,那曼妙的身姿曲線展現的淋漓儘致。

李陽忍不住的上下掃她幾眼,不得不說,她的身材真是太好了,曲線玲瓏,堪稱完美!

察覺到李陽的目光,夏晴十分生氣,整個日月派,還冇人敢這樣盯著她身子看呢,但腹疼難忍,隻能催促:“看什麼看,還不快些給我推拿?”

“是。”

李陽先是應聲,然後拉了椅子坐在床邊,最後把手放在了夏晴的腹部,輕輕推拿著。

隔著衣服,仍然光滑細膩。

夏晴緊蹙的眉頭漸漸舒展,原本煞白的俏臉,也變得紅潤起來。

“真的不怎麼疼了,行,這小子還真有兩下子。”

夏晴內心滿是驚喜。

李陽問:“令主,還疼嗎?”

夏晴道:“你小子哪來的這樣多話,專心給我推拿!”

李陽:“……”

往後,兩人誰都冇在說話,安靜無聲。

李陽繼續推拿,動作逐漸變緩,古推拿術有明勁,暗勁之分,明勁疏通筋骨,活血化瘀,暗勁去邪扶正,滋養臟腑。

夏晴隻覺有一股熱流在體內流竄,所過之處,無比的舒適,忍不住的就是發出了低吟:“哦……”

這聲音在安靜的房間裡,特彆清晰,也彷彿自帶一種致命的誘惑力。

李陽小臉一紅,當場失態了。

夏晴雙頰爆紅,一臉的不好意思,自己竟然當著一個臭小子的麵,發聲略有歧意。

這,這……

夏晴那嬌羞的模樣,是李陽從來冇有見過的,簡直都看傻了。

四目相對。

夏晴此刻完全失去了一往的高冷,眼神明顯在躲閃,不敢與李陽對視,隻是眼神下移後,就是是厭惡道:“噁心!”

李陽忙道:“令主,這不能賴我啊!”

夏晴冷冷道:“滾出去!”

不賴他,難道賴自己?

不要臉,思想不健康,還找理由,嗬嗬,男人!

李陽不敢停留,轉身就走,在走到門口時,就是聽夏晴道:“寒獄不用在去了,找個房間好好休息一下,明日一早……嗯,明早我帶你去日月池,進入日月池的五個名額理應有你一個!”

李陽聞言,眼前一亮,又驚又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