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一百二十七章

開啟日月池!

“要不,你換個擅長的於跟比吧?”李陽好心勸道。

王石的箭術他曾經在狩獵場領教過,的確不錯,但也僅僅隻是不錯罷了,真要跟自己比,那就是關公麵前耍大刀,自取其辱。

九轉金身為上古外門功夫的巔峰之技,最注重實戰,不僅匹配有拳腳,輕功,箭術也是有的。

劍未出鞘血封喉,弓箭在古代一直是遠程兵器之王,擁有著超強的實戰性於實用性!

“老子就要比這個,怎麼著,你也知道箭術比不過我啊,哈哈!”王石張狂的大笑,好似已經穩操勝券。

“那行吧。”李陽聳聳肩膀,懶得再跟他廢話。

“王石雖然執跨,但箭術放眼整個內門,還真是佼佼者!”

“李陽一瞧就冇底氣了,這還是不公平啊,日月池是提升資質之地,哪有比箭術的道理?”

“已經不錯了,如果不是令主態度強硬,長老們連這比試的機會都不會給李陽。”

圍觀人群先後說道,竊竊私語。

“箭術比試的方法很簡單,現在正值秋季,天空白鷺鳥成群,我跟李陽那個渣渣每人射八箭,誰射下的白鷺鳥多誰便贏。”

王石傲然道:“我自幼習練箭術,百步穿楊,百發百中,弦無虛發,今日我就趁著這機會,給大家漏上一手。”

隨著他便是取下箭矢,故意耍帥,跪地滑行起來,不斷搭箭朝天而射,八支箭矢連續射出,咻咻的破空聲陣陣,天空白鷺鳥哀鳴連連,不斷墜下了足足七隻白鷺鳥!

鳥類飛翔在空中,並非靜止,要射中的難度是非常大的,八箭中七已經非常好了。

“石哥好帥,好帥啊。”

“厲害,太厲害了,不愧是我的石哥哥!”

丁曉,賀敏嬌聲奉承,拍掌不停。

其餘人也是看的也是頻頻點頭,不得不承認王石在箭術方麵著不凡的成就,唐沐霜,柳冰煙,楚喬兒這三位美女也是不例外。

王石擺手道:“大家彆誇,這不算什麼,我往常都是挽弓射殺大雕的,大雕飛行高度可在海拔五千米以上。”

美女們對他刮目相看,這讓他美的都快飄起來了。

嘿嘿,裝比成功!

既保住了名額,又踩了李陽,同時又贏得了美女們的注視,哈哈,爽,太爽了!

“冰煙,李陽會射箭嗎?”楚喬兒滿是擔心的道。

“他會個屁。”柳冰煙不屑迴應。

“那就冇辦法了,名額還得是王石的。”唐沐霜最後出聲,心頭無奈。

李陽看著王石的得意,再聽著三女的議論,忍俊不住的笑出了聲來。

“笑什麼,傻子嗎?”

夏晴狠狠瞪了他一眼,板著臉道,“趕緊上場比試!”

她也不覺李陽能在箭術上勝過王石,畢竟人的精力是有限的,正所謂行業有先後,術業有專攻,李陽力量大,輕功佳,拳法精湛,外功強悍,已是非常難得了,基本不可能還在箭術上擁有很高的造詣。

但是不管怎樣,隻要李陽輸了,就活該不能進日月池。

機會她幫著爭取了,自己不爭氣,怪的了誰?

“是,令主。”

李陽隨便從一名血衛身上取下重弓,邁步上前。

“給你冰魄弓!”唐沐霜怕李陽在弓上吃虧,嬌聲喊道。

冰魄弓也是日月派的鎮派神弓,排名猶在王石的落日弓之上。

上次她去李陽的彆院,誤以為李陽在房間於婢女廝混,近幾日才查明李陽是在給婢女治療骨傷,如果不是誤會解除,她見到李陽都不會搭理的,多日不見,李陽好像比以前更帥了。

“謝謝師姐,不過不必了。”李陽拒絕。

“你!”

唐沐霜重重剁了一腳,她好心贈弓相助,這混淡確不領情,人渣一個,等著輸吧!

李陽先是掂了掂手中弓的分量,覺得分量還行後,既是左腳踏出,擰腰轉身,朝天挽弓搭箭,弓滿圓。

“咦。”

夏晴不禁發聲,其餘長老也都收起了輕視之心,定睛觀看。

李陽姿態之威武,氣度之豪邁,實為他們生平僅見。

“咻!”

箭矢劃破長空,風馳電掣。

天空正有十八隻白鷺鳥飛過,頭鳥被射中後。箭矢瞬間透過頭鳥的身體,射入下一隻白鷺鳥,一隻接著一隻,天空不斷跌下白鷺鳥,由於箭的速度特彆快,幾乎十八隻白鷺鳥同時砸落在地。

一箭十八白鷺!

昔日某大俠在草原一箭雙鵰,便成就了千古的威名,可較之李陽的今日,實在遜色太多太多。

人群盯著滿地的白鷺鳥,皆然膛目結舌,宛若被石化,足足過了半分鐘纔是醒神,發出了振聾發聵般的叫好聲。

“李陽好樣的,神了。”

“佩服,佩服啊,這箭術都稱的上天下第一弓箭手了吧?”

“可笑那王石還一副吃定李陽樣子,坐井觀天,夜郎自大啊。”

人群都在誇讚李陽,而王石確是鐵青著臉,心裡宛若吃了蒼蠅一般難受,尼瑪,李陽這個狗奴仆就是邪門,啥都會,還強的離譜,見鬼活見鬼啊。

一眾長老也是把李陽驚為了天人,眼中流露出欣賞與讚許。

“三哥,這下你總該無話可說了吧?”蔣天豪攤手道。

“這……我覺得比應該再比一場。”王耀輝回話。

進入日月池的名額,太重要了,他必須拉下老臉嚷嚷著要再比!

“三哥,過了吧?”蔣天豪臉色一沉,不悅道。

“就依三長老的,三長老要比那就再比一場好了,三長老為宗門付出半生,宗門不能寒他老人家的心。”夏晴確是無所謂,笑著道,“三長老,你問問你孫子王石,接下來再比什麼?”

並非夏晴脾氣好,一味容忍王耀輝,而是夏晴清楚王石那貨的斤兩,箭術比不過李陽,王石根本冇有可以再拿出手的了。

“謝謝令主,我聽令主的。”王耀輝應聲,隨後衝王石問道:“接下來的一場,你要比什麼?”

“容我想想……” 王石抓耳撓腮,思量頗久,隨著道,“爺爺,這場我跟李陽比禦女之術,當場比過,我絕對贏啊!”

哈哈。

男弟子們全然爆笑,女弟子則是紛紛臉紅。

“什麼,你要比什麼?”王耀輝咬牙問道。

“禦女之術啊,嘿嘿,爺爺你放心,我最擅長此道了。”王石嘿嘿笑道。

“啪!”

王耀輝一巴掌扇了過去,把他牙都打飛了兩顆,就這都不解氣,又是一腳踹了過去,“不成器的東西,我的臉都被你丟儘了,你給我滾,滾遠點!”

王石捂著臉,逃也似的跑到了最後。

“諸位長老,對不住,讓你們看笑話了。”王耀輝先是歎了一口氣,然後道,“令主,老朽錯了,王石的確冇資格進入日月池,名額讓給李陽,我心服口服。”

“好,那我這便開啟日月池!”

夏晴一人高喊,聲音震天,隨著手中的令牌擲了出去,令牌穩穩鑲嵌在山體,轟的一身,瀑布中斷,瀑布後藏有山洞,山洞裡躺著一池清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