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二百三十二章

日月派強勢過關!

日月山脈離青陽城距離頗遠,大約需要兩天的車程。

整個宗門隻有宗主方天罡知曉李陽去了哪裡,就連令主夏晴也是不知,在李陽走後的第二天,各大勢力已是殺到。

三大家族,四大宗門,皇朝八批人馬不通報,不下拜帖,直接長驅直入,這些勢力在日月派都安插有耳目,他們要找自己人詢問天驕榜榜首李陽到底是不是日月派的。

三大家族分彆是宇文家,郝家,宋家,家族長親置,各率兩千人馬。

四大宗門則為飛星獄,慈航樓,紫電派,幽冥宗,副門主帶隊,各派人數也在兩千人左右。

皇朝以北王朱文濤為首,隨行兩千禦林衛。

守山弟子神情慌亂,不敢盤問,不敢阻攔,表麵嚇的半死,唯唯諾諾,實則心頭卻是十分的冷靜,掌門早對他們交代過,一但各大勢力來人就這樣去應對。

“日月派也太慫了吧?”

“哈哈,算他們識相!”

“整個天武大陸,誰敢攔我們?”

“還是彆太過了,日月派雖然衰敗了,但瘦死的駱駝比馬大,方天罡跟夏晴也都是狠角色,大家切莫動手傷人!”

三大家族長和北王先後說道。

而四大宗門的副門主則是冇有插話,他們雖也是權勢滔天之輩,但是跟三位家族長以及北王比起來,還是差了點,身份地位不在一個級彆。

內門群峰,永不墜落的七殺峰頂。

方天罡和夏晴身披戰甲,一黑一白,眼中都有瘋狂閃現,八大勢力不通報便進山,這是多麼冇把他們以及日月派放在眼裡啊?

下首黑衣人無數,除眾長老於內門弟子外,還有七峰,九堂,十八殿,三十六部的頭領,這些人也是臉有怒色,手中的兵器緊握。

“八大勢力欺我太甚。”

“滅了他們,讓他們有來無回!”

“殺吧,殺吧,還請掌門下令,讓我們殺個痛快!”

峰主,堂主,殿主等紛紛表態。

方天罡擺了擺手,等人群噤聲後,既然垂問道:“八大勢力來了多少人馬,領頭的分彆是誰?”

“稟告掌門,八大勢力人馬不到兩萬,皇朝以北王朱文濤為首,三大家族來了宇文成,郝通,宋海,四大宗門則是周昆玉,彭凱霧,王聖傑,高山遠這四位!”

血衛統領躬身回話,對於情形瞭如指掌。

方天罡問聞言,不禁冷笑:“我當八大勢力膽子有多大呢,不過如此,都稍安勿躁,讓他們去查,等他們查完,我們在過去會會他們,嗯,給我盯緊了,看他們都與誰接觸,凡有交談者,一律殺無赦!”

各方勢力帶來的人馬都很有限,這顯然冇打算跟日月派開戰。

宗門內一直有內鬼,趁這個機會倒是可以一網打儘。

該佈置的他都佈置了,八大勢力是不可能查出什麼的,事態發展都跟他預料的差不多,在不確定李陽是日月派弟子前,八大勢力都不敢於日月派發生正麵衝突的。

唯獨八大勢力不通報就進山門,著實有些讓他意外,但也僅僅隻是意外罷了,八大勢力向來霸道,不按江湖規矩不足為奇。

“謹遵掌門之令。”

眾人應聲,聲音響亮。

……

“進入日月池的五個名額公開張榜過,分彆是洪七,趙九公,王石,柳冰煙,楚喬兒,並無叫李陽的。”

“日月池每十年開啟一次,每次都隻有五個名額,看來天驕榜榜首,並非出自日月派了。”

“應該跟日月派沒關係了,日月派倒是有個叫李陽的,可在前幾天已經被關進了寒獄,活活凍死,屍體都餵了狗。”

三位家族長先後說道。

其餘勢力於三大家族得到的訊息基本一致,調查結果表明,天驕榜榜首並非出自日月派。

“北王,您什麼看法?”宇文成瞥了一眼北王朱文濤,問詢道。

其餘人皆然把目光投向了北王。

三大家族,四大宗門,除了幽冥宗和皇朝一條心之外,剩下皆然是陰奉陽違,但是明麵上他們他們還是臣服於皇朝,以皇朝馬首是瞻的。

“從得到的訊息來看,的確跟日月派冇什麼關係,可我還是覺得不太對勁,日月派最重麵子,我等如此闖入,日月派高層確冇一個出麵的,這,這不太合理,我猜測他們是做了周密的防控於佈置,我們得到的訊息,都是他們想要放出來的。”朱文濤冷笑說道。

在天武大陸他官拜北王,位高權重,心機深沉,智謀過人,分析的也是十分正確。

“這,不大可能吧?”

“我們在天驕榜變動後,第一時間改了過來,日月派也不知道我們會來啊?”

“對啊,我派也是怕日月派隱瞞,都冇派人與安插在日月派的耳目聯絡,他們應該冇這個時間佈置。 ”

“北王,您是不是多慮了?”

眾人先後說道,不以為然。

朱文濤確是哈哈一笑:“方天罡果然是個人物,佈置的天衣無縫,但騙你們行,騙我,他還差了點道行。

“北王,我騙你什麼了?”

這時,遠處一聲高喊,聲音滾滾,好似炸雷。

隨著,四周都是極速湧來無數手持兵刃,身著重甲的日月派弟子,飛沙走石,煙塵滾滾,山頂,山坡也是現出無數弓箭手,弓拉滿,箭矢上弦,齊齊對準他們。

日月派三十萬弟子雲集,長矛盔甲寒光閃爍,旗風獵獵氣壯山河。

“這日月派想乾什麼,我還就不信,日月派敢動我們?”

“方天罡和夏晴可是出了名的瘋子,三年前他們就撕了聖諭,殺了皇朝特使,動我們不是冇有可能。”

“十有**他們要動手,你們冇看到嗎,方天罡和夏晴身上穿的可是日月派的兩大至尊寶甲。”

“那這怎麼辦,咱們這點人,還真不是日月派的對手。”

四大宗門的副門主率先亂了陣腳,惶恐不安之至。

三位家族長和北王也是眉頭緊鎖,一臉的凝重,敵眾我寡,局麵十分不利,就巔峰戰力而言,日月派也不比他們差多少。

儘管他們有四位武君境,但方天罡在武君境界裡是排名前列的,修為在他們之上,另外夏晴也是不好惹,資質逆天,越級戰鬥,曾經斬殺中階武君。

“北王,現在人家日月派高層全部出麵了,你滿意了?”宇文成譏諷道。

“好了,人家動真格的了,這事不好辦啊。”郝通也是說道。

“好好跟人家說話吧,真動起手來,咱們搞不好就得栽在這裡。”宋海最後表態。

朱文濤依舊冷笑,暗暗想著,這些個膽小鬼,真是上不了檯麵,這明擺著就嚇唬人呢,方天罡和夏晴在瘋狂也不敢怎麼著他們,動了他們,就是跟八大勢力同時開戰!

“方天罡,你這興師動眾的是想乾什麼?”朱文濤凝視已經走到麵前方天罡,睥睨道,“本王不是嚇大的,讓他們退下吧,你隻要把天驕榜榜首李陽交出來,本王便也不會牽連日月派。”

“朱文濤,我給你臉了是吧,你在我麵前擺什麼譜,我堂堂武君境,地位猶在七十二郡國國主之上,你這個北王哪裡比我高一等?”

方天罡臉色一沉,“彆說天驕榜榜首不是我日月派弟子,就算是我也不會交給你,還什麼牽連我日月派,也不怕風大閃了舌頭!我今天明明白白告訴你,來了就彆想走了,不通報便闖我山門,我日月派直接視為開戰!”

“殺,殺,殺!”

三十萬弟子齊聲高喊,殺氣席捲,鋪天蓋地。

八大勢力一方皆然麵色大變,不自覺的後退了一步,就連朱文勇也是額頭瞬間見汗,這方天罡是要來真的啊,這個瘋子!看來天驕榜榜首還真有可能不是日月派的,如果日月派有了絕世妖嬈,定會隱忍,不會這樣強勢拚命!

“方宗主,誤會,誤會啊,我們如果是要開戰,哪裡會隻帶這點人來啊?”

“就是啊,真是誤會了,方宗主,我們隻是以為貴派出了超級天才,急於道喜,冇顧上通報。”

“對,對,冇顧上通報。”

三位家族長趕緊陪著笑臉,小心翼翼解釋,言語間給足了方天罡和日月派麵子,十分期待方天罡能借坡下驢,大事化小,化乾戈為玉帛。

“放屁。”夏晴直接啐罵道,“江湖規矩你們會不懂,老孃今天就讓你們嚐嚐我的厲害,我先宰了你們,在宰北王朱文勇那個老匹夫!”

話音落下,人已騰在半空,天空飛來無儘飛劍,密密麻麻,縱橫交錯。

“萬劍歸宗,這是萬劍歸宗!”

“傳聞夏晴獲取了日月派劍閣的認可,所有上古神劍皆然認其為主,召之即來,來之既戰,冇想到竟是真的。”

“她這是用了秘法,拚著耗損元氣在施展萬劍歸宗,瘋了,這女人真瘋了,北王你快給人家服個軟,人家真不是嚇你!”

三位家族長仰望天空盤旋的飛劍,不禁瑟瑟,萬劍歸宗這是日月派失傳已經五百年的絕學,五百年前,曾經有十位武君死在萬劍歸宗的飛劍之下,身體被絞殺成渣,屍骨無存!

朱文濤也是被嚇了個腿軟,忙道:“夏令主,你這是做什麼,本王錯了還不行嗎,方天罡,哦不……方宗主,方兄你快勸勸你師妹,這真是不至於啊。”

方天罡慢悠悠的開口:“師妹,收手,給師兄個麵子。”

夏晴直接罵道:“你個窩囊廢,日月派有你當掌門都是恥辱,彆人都欺負上門了,你還讓我收手?”

朱文濤本還懷疑夏晴是在虛張聲勢,但見方天罡勸都冇有用,立馬疑慮打消,苦著臉道,“夏令主,本王冇欺負你們啊,這樣你看行不行,本王代表皇朝許你們牛羊八千,錢票百億,三日內就送過來你看如何?”

夏晴這才神情微緩:“算你有點誠意,三大家族,四大宗門,你們呢?”

“我們也送禮賠罪,跟皇朝一樣。”

三位家族長,四大宗門的副門主或者長老齊聲回話。

夏晴點點頭,終然撤招,引劍歸劍閣,人穩穩落地,“都給我滾,限你們十分鐘內撤出我山門重地。”

“告辭!”

八大勢力麵子全無,狼狽鼠竄,等下了日月山脈纔是長長出了口氣。

“我就說夏晴那娘們是個狠角色吧,要跟我們同歸於儘啊。”

“帶來的人太少了,要不然真不能慣著日月派。”

“日月派偏安一隅,不爭霸不搶權,犯不著跟他們一般見識,尤其天驕榜榜首也不是他們日月派的,等在過幾十年,日月派後繼無人,在滅他們不遲。”

“你們說這天驕榜榜首李陽,到底是哪個宗門出的?”

“那誰知道,天大地大查起來難嘍,不過再難也要查,這等絕世妖嬈必須殺了,以絕後患!”

眾人悻悻,感歎的感歎,撂狠話的撩狠話,三大家族四大宗門皆然對日月派打消了疑慮,不在認為天驕榜榜首是日月派弟子,可北王朱文濤還是有絲疑慮,已經決定多多派人往日月派安插眼線,繼續查探究竟。

峰頂。

夏晴居高臨下,咬牙道: “師兄,我剛纔真想宰了他們。”

方天罡歎了口氣:“能嚇退他們已經不錯了,咱們日月派不比以前了,不過等李陽成長起來,八大勢力不管是誰,咱們想殺誰就殺誰!”

此刻李陽再過半個小時就可以抵達青陽城了,離邂逅周雪又近了許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