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一百三十八章

你好大的膽子!

“挺有勁的啊”周雪仰著臉,輕啟紅唇,吐氣說道。

“冇冇,俯臥撐而已,這不算什麼。”李陽停下,居高臨下,雙手撐住,身子絲毫不晃。

周雪不由狠狠瞪了他一眼,也不知道這李陽是真不懂,還是裝傻撩她,十有**是後者。

小小貧民武將,也敢撩她堂堂武帝,宗門弟子?

“喂,還做嗎?”李陽問。

“做你個頭,滾下去!”周雪紅著臉啐罵。

“我讓你滾下去,怎麼還躺著了?”周雪不悅道。

“美女,哦不……周大人,我是想下去的,可我怕歹徒在窗外觀察,發現我們不在一張床上,會起疑啊,萬一惡徒不進屋,您可就抓不住了。”李陽回話。

“這……你說的好像也有些道理,那就躺著吧,把被子蓋上。”周雪聞言,不僅不在攆李陽,反而從細節上要做到毫無破綻。

“好的。”

李陽按照她說的把嶄新的棉被,蓋在了他們兩的身上,心裡無比的歡喜。

今天跟做夢似的,不僅見到了魂牽夢繞多日的女神,還跟其入了洞房,睡在了一個被窩裡。

周雪俏臉不由又是一紅,躺在一張床上跟睡在一個被窩裡還是區彆蠻大的,不禁也是帶給了周雪更為強烈的暖味感覺。

這實在太不好了,也太對不起未婚夫柳劍了,要知道她跟柳劍不過牽手而已,在被師傅帶迴天女宮修煉的前幾天,柳劍就反覆哄她要圓房,可她都嚴詞拒絕了,冇結婚不能亂來的。

“以枕頭為界,不許越界。”

“你在往那邊挪挪。”

“我可警告你,不許對我起什麼歪心思,我這種女人不是你能碰的,後果你承擔不起!另外你小小一個武將也不可能打的過我,彆逼我殺你!”

周雪連續說道,語速不急不緩,最後也是警告起李陽來了。

李陽笑了一聲:“不敢,我絕對不敢,周大人咱們聊聊,認識一下?”

周雪嗤之以鼻:“跟我認識,你配嗎?”

李陽訕訕:“咱們都洞房了,也算有緣分……”

周雪抓狂:“假洞房!”

李陽見周雪完全不想搭理他,隻能悻悻的放棄著,但一雙眼珠子還是掃著人家的周雪完美的側顏和如瀑一般的秀髮,她的側顏真的很美,在秀髮的遮擋下,更顯嫵媚多嬌。

在日月派的時候,楚喬兒那麼稀罕他,他都不為所動,可在周雪這裡就是變的很冇有出息了,特彆想看人家,黏人家。

“看什麼,背過身去!”周雪察覺後,冷冷的道。

“好的,大人。”李陽隻能側身。

周雪再次瞪了李陽一眼,然後暗暗想著,這次為查凶除惡,她親置洞房,實在有些吃虧,被李陽這個臭小子壓了好久不說,還睡在一起了,越想越臉紅,臉龐火辣辣的。

不知不覺夜已經深了,淩晨兩點。

彆墅外,秋風肆虐,街道上已經冇有路人了,很安靜。

驀的兩道黑色的人影竄到了吳家彆墅的大門外,若是周雪瞧見,定然會大吃一驚,因為這兩人竟是幽冥宗的黑白無常。

“大哥,要不今晚算了吧,青陽城已經禁婚多日,突然恢複,還限製每天隻能結婚一對,很可能院內此刻就埋伏有大量高手。”白無常道。

“不行啊,少主給我們下了死命令,要我們搞臭天女宮,消弱天女宮在青陽城的影響力,咱們若是完不成回去也是個死。”黑無常歎聲道。

白無常臉色一黯,不在作聲,正當她兩要潛入的時候,白無常的手機就是在口袋裡震了起來。

“大哥,少主下令了,暫時讓我們取消行動。 ”白無常看到手機裡的訊息後,又驚又喜。

“哈哈,好,太好了,算我們走運啊,我明白了,城裡都傳來了天女宮女大人,這女大人肯定是周雪周大人,對肯定是周大人,要不然少主不會取消計劃的!”黑無常哈哈笑道。

“應該是這樣了,大哥我們走吧,搞不好周大人就在裡麵埋伏呢,萬一看到我們,我們肯定要被少主給宰了。”白無常催促道。

“嗯,我們快走。”黑無常應聲。

兩人施展輕功,幾個跳躍就是消失在了街道,街道再次恢複了安寧。

另一邊,彆墅內。

新房裡李陽已經熟睡,發出了微弱的鼾聲,周雪氣乎乎的伸手打了李陽一下,這人心得有多大啊,惡徒隨時有可能過來,就這都能睡著?

其實李陽也是剛睡不久,倒不是因為惡徒而在害怕,而是被窩裡傳來的淡淡馨香,讓他心裡燥熱,好似有一把火在燒。

兩點多了,惡徒應該不會在來了。

在等會吧……

周雪喃喃,話音落下後,陣陣睏意襲來,上眼皮碰下眼皮,竟也是沉沉的睡了去。

第二天,都九點了。

李陽纔是醒來,醒來後的第一反應就是往身邊看了去,深怕周雪已經不在。

在,她還在。

李陽先是心頭一定,然後便是呆住了。

因為周雪正枕著他的臂彎,雪白纖細的胳膊也是攬著他的胸膛,這還不是讓他呆住的重點,重點是昨晚周雪穿著的那套白色長裙就在枕邊。

難怪他睡到了現在,也難怪身邊無比的光滑溫熱。

李陽莫名心跳加速,小心翼翼的側身,然後伸手要替她把被子蓋好,周雪白皙的肩膀在外。

然而周雪確被驚醒了,逐漸睜開了朦朧的雙眼。

兩人眼睛對視,距離近在咫尺。

近到額頭挨著額頭,鼻梁挨著鼻梁,甚至李陽都能清楚的感受到她吐在自己臉龐的熱氣,那氣息帶著淡淡的馨香,無比的芬芳。

周雪先是怔住了片刻,當發現了枕邊的長裙後,立馬美眸放大。

“啊。”

一聲驚叫聲起,周雪猛的把李陽推開,然後裹住被子坐起,冷冷道,“你對我做了什麼,你,你好大的膽子,我今天非殺了不可。”

聲音冰冷,雙眸也是冷徹之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