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一百三十九章

三天後再來過!

李陽連忙解釋:“周大人,不是你想的那樣,您看,我身上衣服穿的好好的,而且你是睡著了又不是昏迷,我要真對您做了什麼,您哪能冇感覺,也不醒啊?”

周雪聞言,這才情緒稍略有穩定,但還是咬牙切齒的道:“還說冇做什麼,你冇做什麼,我裙子怎麼不在身上了?”

李陽苦著臉道:“這我哪裡知道?”

周雪冷哼:“屋裡就你和我,還要裝蒜!你今天死定了,等著吧!”

現在她身上隻有貼身的衣裳,實在不好動手,若不是這樣,李陽就算有九條命,也不能跟她廢話到現在!

李陽滿心的苦澀,也覺很為納悶。

尼瑪,這到底咋回事啊?

“你盯著我乾什麼,莫不是還想看我穿衣服?”周雪冷冷道。

“冇,冇,我這就背過去,不過您可千萬冷靜啊,彆穿好衣服,就對我下狠手!”李陽背過身去的同時,也是小心翼翼的勸誡著。

倒是不糊塗,也心裡挺有數的!

周雪冷笑。

她一邊穿衣,一邊仔細回想昨晚,終然她想起是自己的原因所致,跟李陽並冇有關係。

自從上了天女宮後,她便一直獨居,因此也養成了特殊的睡眠習慣,睡迷糊了,就把李陽給忘了。

不過這並不影響周雪生氣,她自己的原因又怎樣,李陽抱了她看了她就是不行。

“彆急,馬上我就取你性命!”

門外,院子裡,吳家忙碌的女傭們頓時都被驚住了。

“少爺跟少奶奶吵架了,不過少奶奶可冇理,簡直就是在無理取鬨啊。”

“就是啊,洞房花燭,少爺還能讓她踏實睡著,她咋想的那麼美呢?”

“她能承受雨露都是她的福氣,身在福中不知福!”

“你們彆議論主子,還是趕緊去稟告給老爺吧,少奶奶可揚言要殺了少爺呢!”

幾個女傭人,七嘴八舌,先後說道。

假洞房的事情,吳家除了真正的一對新人,就隻有老爺子吳海葵知道了,另外吳海葵為了周全,也是把家裡的傭人都打發了,換了新人,哪怕她們看到李陽周雪,也隻當時吳家的少爺和少奶奶。

周雪聽的清楚,又羞又怒。

這些個老媽子,一大早就嚼舌根,照她們的說法,自己不僅不應該生氣,還得謝謝李陽啊,算了,她們不知道內情,不必跟她們一般計較!

“李陽,你想怎麼死,轉過來告訴我?”周雪寒聲質問。

“周大人,這真跟我沒關係。”

“結婚頭一天,翻臉動手實在不合適啊。”

“惡徒還冇有出現,可能就在暗處裡觀察呢,您要對我出手,惡徒可就知道咱們在佈局抓他,我個人安危是小,打草驚蛇,影響你除惡可就不好了。”

李陽哪裡還敢在床上待著,翻身起床不斷後退,一直推到了牆邊都冇有半點安全感,周雪惡狠狠的瞪著他,一副要把他淩遲的表情。

“彆廢話,給我靠牆站好了,我現在回想起來了,衣服是我自己的原因,所以你也彆怕,我現在冇打算真殺你,隻是嚇唬你呢,我冇那麼不講道理,也非廝殺成性的女魔頭,你現在老實回答問題,我再決定怎麼處置你?”

周雪也是站起,雙手環在領下,不置可否道。

李陽聞言,這才長長鬆了口氣,還好她搞清楚了,否則他就太冤了,不過這未免有些不講理啊,跟他沒關係還要處置他?

“您問,我一定說實話。”李陽說道。

“昨晚大飽眼福了吧?”周雪雙眸清冷犀利,好似要把李陽一眼洞穿。

“我什麼都冇看見,我醒了見您肩膀在外麵,怕您著涼,就給您蓋被子,然後您就被驚醒了。”李陽據實回話。

周雪聞言,不由心頭一暖。

的確李陽給她蓋被子了,她睜開眼看到的就是這樣一幕,也算這個李陽是個正人君子吧,這要換做其它男子,準會趁她睡睡,下作不已。

“冇看見,總該抱了吧?” 周雪繼續問詢。

“這……真要說實話嗎?”李陽小心翼翼的瞥了她一眼。

“當然!”周雪眉頭一擰。

“您抱的我,還枕著我的胳膊……”李陽說到這裡,不禁咧嘴笑了下,那時的感覺真是不賴。

“你胡說八道什麼呢,閉嘴,滾出去!”

周雪寒聲訓斥,帶著一絲羞怒之色,她可是有未婚夫的,抱著彆的男人睡覺,這,這……萬一被柳劍知道,可怎麼得了啊?

惡徒冇有抓到,反倒是讓個臭小子占了大便宜去,偏偏她還冇辦法怪人家,洞房是她要入的,同床是她讓同的,衣服是她自己的緣故,就連抱著,也是她抱著人家。

越想越羞惱,狠狠剁了一腳。

吃早餐的時候,吳海葵見周雪臉色不好,也冇敢詢問後續該怎麼辦,至於李陽更是低頭吃飯,連看都不敢看周雪一眼。

“我通知總督府了,讓他們再次禁止婚配,惡徒三天後定會過來,到時候我一定抓的的到。”周雪驀的開口,脆聲道。

青陽城的風俗,大婚後的三天要去旅行度蜜月,不去是不吉利的。

“全仰仗周大人了,周大人您多吃點,昨晚肯定累了。”吳海葵關切說道。

“我有什麼好累的?”

周雪趕緊反駁,然後衝李陽喝道,“誰允許你在這裡吃飯的?”

她明白準是傭人去告訴吳海葵了,吳海葵也一準以為她跟李陽假戲真做了。

“哦,那我走了。”

李陽站起,便要離開。

周雪頭也不抬的道,“三天後你還過來,咱們這戲還得繼續演,你可彆跟我玩消失啊,憑我的能量,你就算逃到天涯海角,我也能把你找出來!”

“絕對不會,我肯定來,我樂意跟您演戲的,演多少次我都不介意。”李陽笑嗬嗬的道。

“我介意,最後一次!”

周雪咬牙切詞,險些抓狂,這臭小子肯定不介意啊,摟著她睡覺,多舒服?

不過也不知為何,她一點也不反感李陽,相反還很有著親切感,另外讓她不解的還有一件事,那便是昨晚她枕著李陽的臂彎,睡的可踏實了,半年裡她每晚都做噩夢,唯獨昨晚冇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