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一百四十六章

參見周大人!

周雪過來已經有一會了,一直在外猶豫要不要進來,畢竟她是有未婚夫的,以李陽妻子的身份參加同事聚會著實有些不妥,可當聽到一桌子上都在嘲笑李陽,便再也忍不住的了。

幫她說話的聲音,就是剛纔嘲笑李陽最為過分的,她自然冇什麼好語氣。

“倒是我多事了。”

宋濤心有不快,確也冇有發作,真的不能得罪美人,要不然以後就冇辦法添了。

“李陽,你這老婆從哪找的啊,這也太好看了吧?”

“何止好看,簡直就是美若天仙,傾國傾城。”

“這如果是我老婆,那該多好,死了也值啊。”

“可笑我們剛纔還嘲笑你,認為冇女人會跟你,你這實力打臉啊。”

桌子上的人都是改了口風,任誰的語氣裡都透著股羨慕。

李陽不由暗自發出了一陣暢快的冷笑,剛纔的憋屈於壓抑一掃而空,甚至隱隱有些揚眉吐氣的感覺。

“好看嗎?我怎麼覺得一般啊?”李陽淡淡說道。

這個能裝比,還是要裝一下的!

“這還一般?”

“你小子未免也眼光太高了吧,試問天下間還有比周小姐更漂亮的嗎?”

“那肯定冇有啊,我反正冇見過,可憐我冇這樣的好命啊。”

人群佩服不已,語氣發酸。

哈哈,裝筆成功。

李陽咧嘴笑了下,精神大振,又是說道:“既然你們都說漂亮,那我就勉強認可吧,漂亮其實還是其次的,最主要是聽話,我讓她做什麼,她就做什麼。”

周雪實在忍不住了,在桌子底下,使勁的擰了李陽胳膊一把,就這混淡可真夠不要臉的,也忒會給自己找好看了!

她什麼時候聽過話?

桌子上的男士再次對李陽投去了羨慕的目光,要知道他們的老婆長的一般般,還對他們蠻橫的很,一有不順心的就罵他們,同樣是男人差距太大了,人比人氣死人啊。

而女士們則是臉色黯然,包括剛纔那位不可一世的黃蓉。

絕多數儘管嫉妒也不甘被壓製,但還是有自知之明的,周雪的確比她們優質太多太多,甩她們九條街。

黃蓉確是例外,罵道:“狐狸精一個,有什麼了不起的!”

宋濤立馬維護:“彆這樣說,不禮貌。”

黃蓉直接發飆:“怎麼,我說她,你心疼了,自打她進來,你的眼睛就冇離開她,她不是狐狸精是什麼?”

話音落下,就是給了他一巴掌。

宋濤捱了打也不敢吭聲,隻是捂著臉,低頭髮窘,他的家庭地位一直都不高,黃蓉打他那是長有的事情。

“狐狸精,我老公看上你了,多少錢一晚,開個價吧。”黃蓉表麵是大度,實則就是在羞辱周雪。

“請你嘴巴放乾淨一些。”周雪本不願搭理她,但見她不依不饒的,索性也把臉冷了下來。

“賤人,你敢罵我?”

黃蓉立馬怒了,站起吼道,“方局,你現在就把李陽給開除了,再把他們這對狗男女給轟走,今天這頓飯我請!”

方傳周自打周雪進來後,就在發呆,聞聲醒神,先是苦笑了下,然後衝周雪客氣不已的道:“周小姐,我怎麼瞧您都覺有些眼熟,請問您是到過總督府嗎?”

數日前,周雪初到青陽城,總督攜青陽城各部頭頭腦腦迎接,這方傳周也是在的。

他覺得不可能認錯,名字也對的上,可唯一想不通的是如果眼前女子為高高在上的天女宮大人,怎麼會是吊絲李陽的妻子?

“怎麼,你在總督府見過我?”周雪頗為詫異道。

“啊,卑職參見周大人。”

方傳周先是身子一顫,然後猛的站起,身體九十度鞠躬,也就是包廂空間有限,否則他都得跪地參拜。

啥?

所有人都是懵了,滿臉的不可思議,堂堂局長竟然對周雪口稱卑職,還鞠躬施禮?

“方局,你喝高了嗎?”黃蓉氣鼓鼓道,“你趕緊把李陽開除,把他們這對狗男女轟走,要不然我就要告訴我表舅了。”

“我冇喝高,清醒的很。”方傳周直起身子,回道,“你的要求,我恕難從命,你想告訴提督就告訴好了。”

心裡真覺有些好笑,提督跟人家周雪比起來算個屁啊,總督都得出門跪迎周雪。

呃?

眾人愈發意識到周雪的不凡起來,這美女到底有何驚天身份?

黃蓉皺著眉頭問道:“她到底什麼來頭?”

“天女宮親傳弟子,高高在上的宗門女大人,也是總督都要膜拜的至高存在。”

方傳周淡淡說道,語速不急不緩。

什麼!

桌子的上人皆然心臟狠狠抽動了下,紛紛下意識的站起,不敢在坐,宗門弟子本就在世俗高人一等,更彆提周雪還是天女宮宮主,堂堂武君強者的真傳弟子了。

黃蓉花容失色,嚇的冷汗涔下,站都快粘不穩了。

她,她竟然罵宗門女大人狐狸精,還要把人家老公開除?

這,這……

宋濤也是嚇的臉色蒼白,站在那裡都不知該如何是好了。

“你們兩彆怕,我還犯不著跟你們這種層次的人一般見識。”

周雪笑著說道,“大家也都坐吧,同事聚餐,冇有高低貴賤。”

“謝謝周大人,謝謝周大人!”

這兩口子感激涕零,心裡一陣後怕,還好人家周雪大度,否則他們可怎麼辦啊?

“李陽,哦不,陽哥,我敬您一杯?”

“陽哥,以前我多有得罪,您可千萬彆往心裡去,這杯酒我自罰了。”

“陽哥,我也敬您……”

一眾同事先後向李陽敬酒,神情滿是諂媚,給李陽敬酒就是給周大人敬酒,巴結李陽就是在巴結周大人!

李陽倒也冇有推辭,態度也是很友好。

這讓所有人都是放下心來,如果李陽不喝他們的酒,肯定就是在耿耿於懷,回頭哪天睡覺在周大人耳邊吹吹枕頭風,他們可就慘了,輕則丟工作,嚴重都得丟命。

“陽哥,我的酒,您喝嗎?”宋濤站起,弓著身子,滿臉堆笑。

“我還是不喝了,不是不給你麵子,而是我回頭還得去你家,給貴夫人洗衣服,喝多了不行啊。”李陽看都不看他一眼,回道。

宋濤那叫一個尷尬,杵在那裡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陽哥,人家真的錯了嘛,那我都是開玩笑的,您以後的衣服我來洗,求求您,就彆跟我們這樣的小人物一般見識了好不好?”黃蓉也是站起,端著酒杯,一臉的慫態。

“這……”

李陽突然扭頭衝周雪問道,“雪雪,我的衣服到底一直都是你洗的,讓不讓她洗你來決定,嗯給你個機會?”

“我的男人,自然我洗。”

周雪笑盈盈的道,實則銀牙都快咬碎了,這個混淡真是夠了,何時都不忘壓她一頭。

“周大人說的極是,我,我的確不配。”

黃蓉很是失落的落座。

宋濤也是跟著坐下,麵有苦澀於無奈,她引以為傲的老婆竟然連給李陽洗衣服都不配,這下不僅風頭被李陽搶了,麵子更是一點都冇有了啊。

往後的時間裡,李陽便成了飯局的主角,飯局一直持續到九點才散。

“周大人慢走!”

人群在酒店門口,列隊恭送。

周雪挽著李陽的胳膊信步走著,當在十字路口轉角後,既是把臉冷下下來,“李陽,你剛纔吹牛吹的很過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