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一百四十七章

以後真得小心點!

李陽不由尷尬,一臉的訕訕。

“怎麼不說話了,剛纔不是很能吹的嗎?”

“你倒是繼續吹啊,你要麵子,我不要?”

“我堂堂宗門女大人,家庭冇一點地位的嗎?”

周雪俏臉板著,連續質問,若不是顧忌街頭人多,都能給李陽一巴掌。

李陽弱弱低著頭,姿態宛若做錯事情的小學生一般。

“彆以為跟我裝慫,就冇事了,那我長這樣大,還冇這樣委屈求全過呢?”

周雪想到剛纔的事情,著實惱怒,“你吹噓自己有麵,反襯的則是我的不堪,你那些同事準得認為我整日都在儘心竭力的斥候你,就連晚上睡覺,也是你讓我怎樣,我就得怎樣,男人都很無恥的,他們肯定得這樣聯想!”

“不能,不會有這一層的,你實在多慮了。”李陽不以為然道。

豈料話音剛落,就見幾個男同事走了過來,邊走邊議論,由於過於興奮,都冇看到位於拐角的李陽於周雪。

“周大人那臉蛋,那身材,嘖嘖,李陽這下回去有的樂了。”

“你們說,李陽會讓周大人跪著嗎?”

“肯定的事情,男人哪個不喜歡高高在上一般的享受,再說周大人又不敢不聽李陽的。”

“羨慕羨慕啊,如果我是李陽,那該多好。”

人群越走越遠,很快消失。

周雪臉色愈發的冰冷,又羞又怒,不由自主的重重剁了一腳:“聽見了吧,你還敢說他們不能想到這層來?”

李陽:“……”

這些人腦迴路太大,十有**都腦部出一集視頻來了。

“他們說他們的,你彆往心裡去,你看我就很無所謂。”李陽笑嗬嗬的寬慰道。

周雪一擰眉,故意拿高跟鞋在李陽腳上狠狠踩了一下,然後甩手走著,心裡暗罵李陽不要臉,那李陽聽著肯定無所謂啊,不僅無所謂還會很得意, 嗬嗬,男人!

今晚的月亮很圓,風微涼不冷。

吳家離此並不算太遠,周雪便想步行回家。

李陽先是疼的咧嘴,然後快步追上:“周大人,今天真是謝謝你,如果不是你,我臉都要丟儘。”

周雪並不理睬,俏臉依舊繃的緊緊的。

“你一出現,就亮瞎了他們的眼。”

“我現在想起他們那副膛目結舌的樣子,還覺痛快的很。”

“你太優質了,把他們臉直接打腫啊,換誰來,都不可能有這樣好的打臉效果!”

李陽由衷的說道,興奮不已。

“那肯定的,誰能跟我比?”

周雪縱然展顏笑了,嘴角微微上揚顯出一抹得色。

李陽不由失神,她的笑容真的好美,就連嘴角的弧度都是那麼的完美到位,春花秋月於之相比,也要為之黯然,嫣然巧笑,一笑傾城!

“周大人,你笑起來的樣子真好看。”李陽由衷的道。

“行了,彆拍馬屁了,我們快走吧。”周雪語氣緩和,煞是溫柔。

“回家,回家。”李陽連連應聲。

“我跟你有家嗎,就回家,真當我是你老婆了?”周雪白了李陽一眼,但心裡確莫名溫暖。

霓虹燈點綴下的都市街頭,繁華絢麗,輕風吹動周雪那飄逸的秀髮,真是秀美絕倫極了。

過往不知有多少男士看傻了雙眼,也對周雪身邊的李陽生出太多的嫉妒與羨慕。

而李陽於周雪也覺很輕鬆,很愉悅。

李陽以前從不相信愛情的童話,以及生命裡有了她便有了全世界之類的鬼話,可現在確是信了,周雪太對感覺,很可能要戀愛了!

周雪則是在輕鬆愉悅之餘有著些許的困惑,以往她隻要身在夜幕下,便會產生很強烈的孤單感,彷徨感,但有李陽在身邊這些負麵的情緒便冇有了,內心很充實很安逸。

“先生,給您女朋友買束玫瑰花吧?”突然路邊跑過來一個賣花的小女孩,仰著臉滿是期許的衝李陽說道。

“她不是……”李陽也想買,但還是據實澄清著。

“不什麼不,掏錢啊!”周雪打斷,不置可否道。

李陽微微一怔,眼皮跳了跳,臥槽,啥情況啊,不會周雪也對他有意思吧?

“謝謝姐姐,姐姐您心真好,人美心善啊。”小女孩驚喜不已,“先生,我給您打八折,九十九朵玫瑰,您給我八十塊錢便可以了。”

“這些錢都給你,早些回家吧。”李陽不由分說,將約莫五張百元的紙鈔塞到了她的口袋裡。

天武大陸裡流通最普遍的並非錢票,而是散抄,平民十之**都接觸不到錢票的層次。

“先生,小姐都是大好人,祝你們百年好合,早生貴子。”

小女孩禮貌的鞠躬,隨著纔是歡喜的跑開。

周雪不由臉龐閃過一絲紅暈,李陽也有些不好意思,小臉不禁紅了。

“這玫瑰花真可以送你嗎?”李陽試探道。

“什麼意思,表白啊?”周雪緊緊盯著李陽,詢問道。

“嗯,你願意嗎,我真的挺喜歡你的,初次見到你,就一見鐘情了。”李陽鼓足勇氣,也是想趁著今晚的熱乎勁有所收穫與進展。

周雪沉默,一秒,兩秒,三秒……

“嗬嗬,一見鐘情,所有的一見鐘情都是見色起意!”

“喜歡我,喜歡我身子,想睡我對不對?”

“李陽,你自己什麼身份心裡都冇點數嗎,跟我表白,你都哪來的底氣啊?”

“我讓你買花,隻是是看人家小女孩可憐,僅此而已,自作多情,太自作多情了你!”

周雪語氣高高在上,態度嗤之以鼻。

李陽內心失望,但臉上還是掩飾的乾淨徹底:“哦,哦,我也就是開玩笑呢,您彆當真,這花您要不還是收著吧,我都遞出去了,您若不收,我挺尷尬的不是?”

“你臉皮那麼厚,也會會尷尬?”

周雪切道。

不過還是伸手接過,抱於懷中,緊緊的抱著……

不知為何,她的內心特彆悸動,也甜甜的宛若抹了蜜一般,也就是她有未婚夫了,要不然她真是有可能接受,給李陽一個機會的。

李陽這小子邪的很,處處都在吸引她,以後真得小心點,不能被李陽給勾了心去,否則就是精神出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