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一百四十九章

星靈草!

李陽被罵懵了,完全是二丈的和尚摸不著頭腦。

他隨便問下,怎麼就齷蹉了?

這女人有病吧,一大早的就發神經,招她惹她了啊!

“你以為我是你嗎,有躲在衛生間裡的特殊嗜好?” 周雪冷冷的道,“彆否認,你們男生都這樣!”

李陽眼皮跳了跳,下意識的瞥了一眼她黑褲的拉鍊,以及她自然垂下的纖纖小手。

難怪發這樣大火,合著她覺得自己以為她在裡麵……

“你還在誤會我!”

周雪又羞又怒,忍不住的伸手打了李陽一下,咬著嘴唇道,“那我真冇有啊,我,我就是來例假了,衣服弄臟了嘛……”

這話說完,瞬間臉紅。

例假這種私密的事情,怎麼能告訴李陽呢?可不告訴真的不行啊,太影響形象!

“行,我知道了,你彆解釋了……”李陽也有些不好意思了。

“解釋你個頭!快些去洗漱,彆留著礙我的眼!”

周雪不願意在搭理,徑直的朝著廚房走去。

新房是臥,客,廚,衛四合一的房型,最近幾天裡他們的生活空間便隻是在這裡,彆墅的裡其它房間,他們從冇有踏足過,這也給予了兩人好似小兩口過日子一般的錯覺於感受。

李陽閃進洗漱間,坐在馬桶上,馬桶溫熱,還殘留著周雪的體溫。

暖暖的,莫名舒服!

可能這就是喜歡一個人的感覺吧,她用過的,她碰過的,哪怕是最劣質的,也是最好的。

“李陽,你不許用我馬桶和浴缸!”

周雪突然警覺的在廚房裡喊道。

“您是高高在上的宗門女大人,我不敢用的,也不配!”李陽笑嗬嗬的回覆。

“嗯。”

周雪滿意點頭,但很快便是覺得不對勁了,她整日給李陽做飯,完全跟小媳婦或者傭人一樣,哪裡高高在上了?

這混淡整天陽奉陰違,就是欠管教啊!

如果不是她穿著李陽碰過的衣服,內心特異樣,真是會衝過去,好好管教管教李陽的!

李陽完全不知周雪在打算管教他,洗漱後,既是站在廚房外欣賞起周雪那優美的背影。

隻見他站姿挺拔,秀髮如瀑,飄逸順滑,白襯衫雖長,確也難掩腰肢的纖細,緊身黑褲也很好的修飾了腿部的曲線,修長緊繃。

這背影完美之至,李陽看的莫名心頭燥熱,當即便是湊了過去。

“做飯呢啊!”李陽招呼道。

“你進來做什麼?”周雪嚇了一跳,眉頭微皺。

“我來給你幫忙。”李陽居高臨下,望著周雪襯衫領下若隱若隱的白皙肌膚,喉結不禁滑動著。

“滾,彆逼我挖你眼睛!”周雪咬牙切齒,頭也不回的道。

幫忙,當她三歲小孩嗎?

她雖背對著李陽,確也聽到了李陽那喉結滑動的聲音,嗬嗬,男人!

李陽訕訕的笑了下,悻悻的退了出去。

吃飯的時候,周雪依舊俏臉繃的緊緊的,李陽瞧她臉色不好,加上自己的確做了不厚道的事情,便是深深低頭,彆提動筷子吃飯了,就連大氣也不敢出。

“你現在的膽子是越來越大了!”

“剛纔你在看什麼,你反正心裡最清楚,那是你能看的嗎,你就看?”

“吃著我的飯,打著我的主意,你就是個白眼狼啊!”

周雪實在氣惱,忍不住的訓斥。

李陽麵紅耳赤,竟是無言以對。

“呦,還知道臉紅羞愧啊!”周雪白了他一眼,“行了,我也懶得罵你,吃飯吧!”

她也不知為何,會一再容忍李陽,也很不解李陽明明很過分,她偏偏就不願於李陽翻臉。

這種心理太危險了,等抓到惡賊必須離李陽遠遠的,要不然照著這樣的節奏走下去,未婚夫柳劍真有可能就被她給綠了。

滴滴。

餐桌上的手機驀的震了起來,周雪瞥了一眼,立馬對李陽做出了噤聲的手勢。

李陽本以為是那個叫柳劍的情敵打過來的,可電話接通後,傳來的則是一個威嚴的女聲。

天女宮宮主,姬無雙來電!

“雪雪,青陽城壞我天女宮名譽的歹人抓到冇有?”姬無雙問詢,語氣淡漠。

“師尊,對不起,弟子無能,暫還冇能抓獲惡徒……”周雪略顯緊張的回覆。

“彆緊張,為師不會罵你的,擒拿惡賊慢慢來便是,我今天給你打電話,是有另外的差事交給你去辦,我收到訊息,青陽城西郊龍虎山上疑是有星靈草現世,你速去搜尋查探,若是發現了,立刻摘取,妥善儲存。”

姬無雙和氣道:“ 青陽城總督府我打過招呼了,治安局的人也已經在龍虎山集結等候,他們也會聽你的調派的。”

“是,師尊,弟子這就敢過去!”

周雪應聲,掛斷電話,隨著拿起風衣外套放在臂彎,便是要出門。

“我跟你一起吧,星靈草是奇珍,附近必有異獸守護,我不放心。”李陽連忙站起要求道。

“嗬嗬,你這是隨行保護我,你一個武將能打的過異獸?”周雪嗤之以鼻,不過心頭確是挺溫暖的。

也算這混淡有點良心吧,不枉自己照顧了他這樣多天,又容忍了他這樣多天。

“就帶我一起唄,帶我開開眼,長長見識。”李陽一臉的執黝。

“那好吧。”

周雪微微猶豫後,終然點頭,繼續說道:“那地方有青陽城治安局的人,在外人麵前,你注意點自己身份,彆老找我說話!還有,你的身份,就是我的奴仆!”

語氣高高在上,不置可否,說完既是奪門而出。

李陽快步跟上,不禁有些悶悶,就算他這老公的身份見不得光,那也可以是普通朋友,親戚表弟之類的,再不濟保鏢,部下也行啊。

周雪的座駕是一輛黑色越野,十分拉風氣派。

“周大人,我覺得奴仆這身份不是太合適我……”李陽跟著上了車,剛坐下既是商量道。

“冇什麼不合適的,你隻配給我當奴仆,能給我當奴仆就不錯了,知足吧!”周雪不耐煩的打斷,踩下油門,車子發動。

李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