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一百五十三章

煉丹

周雪開車把李陽送回,剛到家手機便是響了。

“雪雪,我聽說你遇到了凶獸,冇事吧?”姬無雙說道,“治安局的那些廢物,我一定要宰了他們。”

“感謝師尊關心,徒兒冇事,已經殺凶獸取靈草。”周雪回話勸誡,“師尊,算了吧,治安局的人都是低階武者,就連統領也不過高階武將,他們見到凶獸害怕逃走,也是情有可原?”

“你這孩子就是善良,那就依你的,我不難為他們了。”

姬無雙繼續道,“既然你冇事,那你現在立馬去我天女宮青陽城分舵,把星靈草交給舵主趙榮,再責令分舵八百裡加急,把星靈草帶回宗門。”

天女宮宮主姬無雙已經五十多了,但還跟少女模樣一般,平常也最注重美顏護膚,星靈草除了能淬滋潤筋骨,提升修為,還可美容養顏。

“是,師尊,弟子這就辦。”

周雪應聲。

李陽等她掛斷電話,既是詫異道:“你師尊姬無雙可是堂堂武君巔峰境的蓋世強者,怎麼如此在意這星靈草,星靈草可提升的修為對她而言,幾乎可以忽略不計了吧?”

周雪展顏一笑:“師尊看重星靈草,是它的美容養顏功效!”

李陽不滿嘀咕道: “那大年紀的老女人了,還美容什麼啊?”

那李陽覺得,這星靈草就應該拿來給周雪煉丹,讓周雪肌膚更加的細膩,嫩白,便宜姬無雙那老女人簡直冇一點道理。

“你說師尊是什麼?你這膽子太大了,這要傳到師尊耳裡,你有九個腦袋都不夠砍的!”

周雪先是瞪了李陽一眼,然後道,“我師尊很漂亮的,纔不是什麼老女人,天武大陸的宗門女子壽命都比普通人高,武帝的平均壽命都在一百二十歲,武君享壽三百歲,我今年二十九隻相當平民的十**歲,而師尊三百歲的壽命,剛五十多哪裡老了?”

“我失言了,你師傅不老,你也的確嫩。”李陽瞥了她一眼,由衷的道。

“嫩不嫩的跟你有關係嗎?”

周雪板著臉訓斥,實則內心確莫名的歡喜。

李陽訕訕一笑,隨著伸出手來,向周雪的領下探去。

這個動作可把周雪嚇住了,好不羞惱,正想給李陽這個膽大的色痞一個大嘴巴子,確見李陽隻是把手探進了她外套裡麵的口袋。

“我口袋冇錢,掏什麼掏?”周雪神情緩和,柔聲說道,“怎麼,冇錢了啊,要多少,我回頭給你錢票。”

“這麼好的嘛……你不會想包我吧?”李陽笑嘻嘻道,竟是趁周雪不備,折下星靈草的根莖。

“包你個頭!”

周雪紅著臉啐罵,再也懶得搭理,甩手走了,可出門後還是忍不住囑咐道,“你在家裡好好休息,不準亂跑,若是覺得身體不舒服,就趕緊給我打電話!”

這個混淡怎麼想的這樣美呢?

她纔不會給男人錢花,還讓男人睡她呢!

李陽等腳步聲遠去,展開手中的根莖看了一眼,既是去了廚房,開火熬製丹藥,星靈草藥力最強的恰恰是這根部!

熬成丹藥就給雪雪服用,既可以提升雪雪的修為,也可以養顏美容,一舉兩得。

星靈草對李陽而言,其實還是有一定效果的,但是周雪戰力太差,比他更需要提升修為,再便是星靈草的美容養顏的特性更適用於女人,讓周雪更加的嫵媚動人,日後受益的還得是他!

煉丹最好的器物是丹爐,冇有丹爐也可以,廚房灶具生火,砂罐熬製。

玄天典籍中就有多達百頁的丹方篇,在大夏時他也多次煉製丹藥,積累了深厚的經驗,廚房裡很多藥材,天武大陸人人尚武,有錢人都喜食藥膳強身健體。

李陽挑選分揀藥材,有序的投入砂罐,先大火煮沸,再小火慢燉。

等水乾成渣後,他便將砂罐取下,放於地麵,盤膝坐下,雙掌推出,注入內力。

灶火隻是最低級的火焰,並不足以成丹,天下煉丹師一般都會修煉至陽火屬性類的內功,而李陽的純陽功則是天下陽剛之最,用來煉丹最適合不過。

不知不覺間,天便黑了下來,夜幕降臨,李陽手上加了兩分內力,砰的一聲,沙鍋炸裂,養顏丹成品飄在半空。

“李陽,你個臭小子是要把家都給拆了嗎,你這樣咱們過不過日子了?”

門外傳來了周雪氣惱的聲音。

下一刻,門開了,邁進一截裹著肉色絲襪的修長美腿。

李樣從廚房走出,笑著道:“冇拆家,熬的湯被我搞忘記,沙鍋被煮炸了。”

“坐著看電視,我去做飯!”

周雪撂下話,便是脫掉外套,掛於衣架,捲起黑色t桖的袖子開始下廚。

“我記著你你出門的時候冇出絲襪啊?”

“纔買的嗎?”

“挺好看的,修長緊繃……”

李陽伴在人家周雪身邊,瞥著人家的美腿,簡直捨不得收回目光,色澤接近膚色很朦朧,絲襪的特性也很好的修飾了腿形,傲人的長腿足以顛倒眾生。

“不該問的不要問,不該看的不要看,你什麼身份,心裡冇點數的嗎?”周雪紅著臉啐道,“再瞎說瞎看,我就不給你做飯了,餓死你!”

“我不看,我跟你說說話,那什麼,謝謝老婆給我做飯。”李陽笑嗬嗬的道。

“誰是你老婆,不要臉,如果有下次,這跟大蔥就是你的下場!”周雪氣呼呼的掰斷了手中的大蔥。

“這不天黑了要演戲嘛?”李陽訕訕的道。

“你明白隻是演戲便好,千萬彆太入戲,想著一些不切實際的事情。”周雪一副高高在上,看不上李陽的樣子。

心裡確是十分心虛,她說這話就是在告誡自己呢,這些天她跟李陽同居,都有了小兩口過日子一般的甜蜜感覺,再便是今天李陽豁出性命的護她,也是讓她對李陽好感急劇攀升。

剛纔分舵訂了包廂要宴請她,她都拒絕了,隻是惦記著在家裡的李陽,怕李陽餓著,急匆匆趕回來做飯。-